決心跨過濁水溪 / 林世儒


1991年因緣際會接觸到了葛吉夫神聖舞蹈 Sacred Dance,當時的感受是「一見鍾情、愛到不行」,決心要把這優美的修行法門學通,並在台灣落地生根。後來多次到印度、土耳其、希臘等地和不同的老師學習,2007年起開始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大陸的十七個城市,以及馬來西亞的吉隆坡教學,轉眼間已經十多年了。如今希望能夠把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結合他的理論「第四道」,用華人熟悉的《易經》《大學》《道德經》等典籍中的經文來闡述,讓學習的過程更加容易,成效更加深入,讓神聖舞蹈在東方長出具華夏文明特色與內涵的新面貌來。

我雖渴望能在台灣把神聖舞蹈發揚光大,但因為這途徑超級冷門,門檻又高,再加上個人能力有限,尤其這十多年來每個周末都在大陸授課,台灣只有周二台北、桃園與新竹等三地、共四個班的老學員一直持續著,無暇開拓在其他城市開拓新班。新竹班的班長小仙女,這二十年來一直笑我說跨不過濁水溪,想想還果真是如此。這兩年多來因為疫情,一直待在台灣家中,哪裡都不想去,享受著悠閒的半退休歲月倒也十分愜意。

上週六(7/9)在Camille的邀約之下,在台北的「Path」開了為期三個月每個月一個周六全天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新班。另外在詩君的熱心推薦,台中的允秋也將在7/16與7/17在「好願空間」舉辦「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兩日營。而我個人也充滿了能量,帶著熱情與興奮開啟新的篇章,開始把神聖舞蹈帶到更多的地方,相信不久的將來就可以跨過濁水溪來到南部,與更多的朋友一起透過這優美速效的實相之舞、密傳數千年的直觀法門來鍛練自己。

上週六的新班,除了一位有十多年經驗的老學員,兩位無經驗的小白,來有幾位不足一年經驗的新同學,雖然程度與經驗差距很大,但完全不影響學習成效。比如在LINE的學員群裡文明說:「操練了一天,在不知不覺中,理智、情感、以及運動中心受到多次的刺激,被強迫重整了一番。一整天的操練,像被充了電,有足夠且穩定的電力可以讓注意力運作正常一點….」

桂春分享說:「今天早上感謝兒子孫子一起幫我複習了,老師講解昨天《大學》經文中的定、靜、安、慮、得,如何應用在神聖舞蹈的學習上。兒子因家事被我唸一下,情緖上來,一會兒,他用個事件,情緖轉發6歲孫子身上。我坐了一些處置後跟兒子聊(也有想教他的心機啦!)剛才我看到了他情緖轉發,所以請他先「止」,先停止暫停後,身體的衝動行為才能跟著鎮「定」不燥進,腦袋的雜亂思緖想法才跟隨平「靜」,接著心理感覺較「安」寧,才能覺察更好的思「慮」,想出恰當的回應方式,最後從中「得」到學習成長,感謝來到眼前的任何發生恩典。所以「止」非常重要,唯有能止,後續的定靜安慮得才有機會發生」

Emma則說:「我看見自己內心深處的糾結還有不服輸的石頭。關於放下,一向是自己很大的功課。昨天,我最大的學習是,事有終始,物有本末。我的人生,從來都沒有太明確的目標。希望自己能重新定義與看見,自己的目標與物之本末。」

學員們的反應讓我十分開心,才一天的密集「工作」,尚未詳細講解「自我觀察」的六步驟與層次,就已經有如此豐碩的成果,證實透過「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確可以讓人快速「回歸中心」,並觀察到自己的實相,同時也鍛練出更深入、更擴展、更持續的注意力,而且也越來越不受外界影響,擁有意志力與實踐力。

所以第二天的週日新竹班下課之後,我滿懷信心的對小仙女說:這次我會把「易學律動/神聖舞蹈」這優美速效的特殊法門,跨過濁水溪帶到台灣南部,讓全台熱愛身心靈成長的朋友們有機會把它用來鍛鍊自己,並成為長期修行的方法。獲得「記得自己(活在當下與不受影響)」以及「轉化痛苦(昇華負面情感)」的能力,而成為自己身心靈的主人,從容優游的面對生活挑戰,達到「從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


詩君:我相信在諸神的護佑下,兩位老師不但順利跨過濁水溪,更讓神聖舞蹈的智慧之流同步滋養全台灣。

Meiying:那我就可以提早退休,回台南練神聖舞蹈。哈哈!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