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語:練習「不多話」 (199) / 林世儒



我們渴望心靈成長,期盼自己能夠從睜著眼睛睡覺中的狀態中醒過來,看清自己與世界的實相。但光是渴望之外還必需做些什麼才有可能實現,我們購買大量書籍看不完,訂購一堆微課聽不盡,參加無數的工作坊,但我們卻很少持續「觀察自己與工作自己」。

只要觀察自己一小段時間,就會發現自己的「注意力」非常有限,參加「記得喝水」的朋友們必然很有感受,我們沒有改變日常生活的做息,也不調整姿勢與動作,更不要求信這信那,買東買西,只要在喝水的時候帶著「注意力」去觀察,去感覺如此而已,就這麼簡單,執行起來卻發現那是極為困難的。從知道到做到,那真是千重山萬重嶺那麼遙遠。

葛吉夫大師說有七種障礙使人不能清醒過來,分別是:認同、內在顧慮、想像、說謊、表達負面情感、多話、肌肉緊張。只要帶著「注意力」去觀察自己,很快就可以發現這些毛病,只是因為我們注意力都一直朝外,所以對這些內在的障礙視而不見已經習以為常了。在「易學按摩」和「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中去看到與超越這些障礙是主要的目的之一。而最容易觀察到的是肌肉緊張,因為任何一種障礙都會引發它,必需時時提醒自己放鬆不用力,這是比「記得喝水」更困難,因此在工作坊中會安排許多環節幫助我們看到與做到。

「多話」是很難理解的毛病,人那有不說話的,什麼是「多話」?只要是和你的目的無關的言語都是多餘的。但有時三五好友難免八卦一下,這是人之常情,也需避免成長到不通人情。我們的要求不高,只要「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就行,沒事不要說話就行。只要觀察就會發現,在旁聽人聊天或談論某件事情時,我們常會迫不及待的提出自己的意見,希望得到大家的認同與讚許,或藉此彰揚自己的意志,證明自己的觀點獨特與優異,這都是內在「諸我」提升他自己的重要性的把戲之一。

在長期鍛練自己「不用力」去除「肌肉緊張」之餘,能否加上減少「多話」的這個毛病,更深入的觀察自己想說話的衝動,問問自己我為何要說?我要的是什麼?我是為自己還是為別人?這事與我有關嗎?如果無關可以不説嗎?工作坊中我們做過「停止」的練習,停下身體的慣性動作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看看能不能「停止」沒必要的話語,不再「多話」,這將會是一大成長。

2019.02.26 08:20:58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