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性的錯誤 /黃詩君 (台北)


如果我在修行上犯了一個「根本性的錯誤」,那是我修行最大的障礙與根源,那會是什麼?

這是2022年神聖舞蹈年會中我問自己的。即使是此刻,我依然不知道答案,但我想等我寫完了這篇文章,也許答案自然會浮現出來。

最近這一年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裡,我都把注意力放在更多動作細節的精微調整。我很享受觀察我的身體。這一兩年開始與身體中心連結後,我與身體更加親密了,這才發現這個每天24小時跟我在一起的親密愛人,我卻一點都不了解她。

神聖舞蹈的教學一開始,大家都不太願意站在第一排。因為第一排沒有其他人可以參考動作,需要更高的注意力。我已經習慣讓自己面對這樣的壓力,這是我對自己的鍛鍊與期待。我喜歡給自己高強度的挑戰。

沒想到一開始的彎腰動作我就做錯了。世儒老師請我到台前當錯誤示範。面對二十來個陌生人,即時跳了神聖舞蹈將近8年,這樣子被請上台,我還是隱約可以感覺到一點羞愧,但時間很短暫,並沒有影響到我當下的學習。這是世儒老師與金美老師送的大禮。以前的我,這種羞愧感可能會持續好幾天,而影響到心情和學習。經老師指導,我開始可以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我的背上,試著讓我的背不是拱起成弧形,而是保持在水平的狀態。

下午的課程重新跳Wonen’s Dance這支舞時,雖然因為時間的關係,老師並沒有特別要求細節,但我對自己仍會特別要求一些細節。除了背部保持水平之外,我要求自己要用最小的力氣做出動作,試著調整抬跨的姿勢,讓自己做得更輕鬆不費力。

奇怪的是,每次我做彎腰後再起身的動作時,就會發現別人早就已經站立,我的速度總是比隔壁的兩位夥伴慢。於是我努力的讓自己起身的動作再快一些,可是不管我怎麼加快速度,他們卻都早就站好了。我想不通這麼快的動作,他們是如何做到的?我試圖用過去成功的經驗,運用更小的力氣,希望能夠更輕鬆並且更快速的到位。

跳完一輪後,世儒老師看著我說:「你的意識都不在,你知道嗎?」我不同意這個觀點,甚至有點生氣。因為我是如此專注在我的每個動作,並努力地做好每一個細節,頭腦裡並沒有任何其他的念頭。我的意識怎麼會不在呢?

老師說:「你的動作做錯了,你知道嗎?你沒發現你隔壁的兩位同學早就站好了嗎?」我說:「我知道啊!我總覺得我的動作沒有他們快,所以我很認真的一直加快動作。」這時我的心裡覺得好委屈喔!覺得自己完全被誤解,我這麼專注,這麼認真,卻還被老師認為沒有意識。

我真不懂,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

世儒老師耐著性子回答我:「從頭到尾彎腰只有四拍,然後站立四拍,你只專注在自己的動作上,卻沒有把注意力擴展到周遭,你很努力,你很專注,但是卻缺乏意識」。原來我從頭到尾都把四拍的彎腰做成了八拍。難怪我始終覺得為什麼我起身時,大家早就站好了。我一直以為是我動作太慢,殊不知從頭到尾是我把動作的節拍記錯了。

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當頭棒喝。

我就算再怎麼調整我的動作,再怎麼加快,因為原始的錯誤,我不可能跟大家有一致性的結果,而這起源於我對自己的記憶太過信任,再加上我整個專注力都在自己身上,完全未注意到身邊的人早已起身。

我的心中只有自己,沒有團體。

我看見我執與傲慢,一直覆蓋著我的本質。

當方向錯誤時,我再怎麼認真努力,永遠都達不到我要去的地方。

所謂的方向錯誤,我認為這就是一種「根本性的錯誤」。因為從一開始就錯了,之後再怎麼努力通常是枉然的。這就是世儒老師常說我的:「用力用錯方向」。

但只有這樣嗎?是不是還有什麼是被我忽略的、沒有覺察到的?

什麼是執著?什麼是堅持?什麼時候我知道這樣的堅持是對的?什麼時候我應該調整自己的執著?生命從來都沒有標準答案。進入所謂的修行,就是要試著區分執著與堅持的差別吧~

這幾年「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教會我的,就是我比較不怕犯錯了,所以我敢站在第一排。這一次的神舞經驗,又想教會我什麼呢?

錯誤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我這兩天一直陷入「我的根本性錯誤」這件事的思考,我一直在想這跟我的修行與生活有什麼關係。

寫到這裡,我好像隱約看見內在的曙光。

當我犯錯時,我思考錯誤為我的生命帶來的意義,而不是聚焦在犯錯時的情緒帶來的挫折。我正在學習堅持,堅持對真理的探尋。

當我接連著兩天,開始覺得我的修行可能陷入一個「根本性的錯誤」時,我陷入了執著。

也許從來沒有「根本性的錯誤」這件事,因為一切都是過程,一切都是學習。當我在思考這件事情時,我帶自己走進了死胡同,我限制了我自己,背後隱藏的其實是一種自我批判。

同時,這也反映了我想要盡快達到完美,想要找出是不是有一個「根本性的錯誤」,可以讓我立即修正,修行有成,於是我陷入了執著。因為這樣的想法,其實帶有強烈的目標導向,與修行的活在當下的本意是違背的。

此刻我重新整理自己這兩天的學習,試著不給出答案,只是對自己提出問題,然後順著思緒,讓文字自然湧出,透過書寫重新整理自己,連結內在的智慧時,我彷彿知道這個因為錯誤所引發的經驗要帶給我的意義了。

執著與堅持,在能量本質上是不同的,體感也是。當我執著著想要找出答案時,我有一個外在目標,進入解決問題的模式。我的理智中心是緊縮的,連眉頭都擠在一起,一股腦兒的想往問題裡面鑽。情感中心會有一種糾結的狀態,覺得自己的生命卡在某處了。連帶著身體中心都是緊繃的。

堅持則完全不同。我的內在有一股穩定的力量,我是歸於中心的。我的注意力不在外在的目標上,而是向內的自我觀察。我的理智中心是敞開的,想要探索各種可能性。於是我的情感中心能保持在平靜安穩的狀態,身體相對是放鬆的。

於是,這個「根本性的錯誤」,又成了一種我對「認識自己」的堅持。我只是單純的成為一個問題的好奇者,探索者與經驗者,重新閱讀自己這本神聖的書。

在神聖舞蹈的浸潤下,我紮紮實實的體會了執著與堅持的狀態。

「根本性的錯誤」,原來是一份覺察大禮。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8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