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餘:被忽略的動力和聲音 (216) / 林世儒


在太極圖的黑白兩條陰陽魚中,各有一個反色的魚眼睛,這兩個被稱為「有餘」的黑白小點很容易被忽略,實際上它們極為重要,象徵了需多意義,直接影響到我們的生活與面對生命的態度。比如年菜必需「有魚」,而且必需剩下一些不可完全吃完要「有餘」。所以做人要留人餘地,不可趕盡殺絕。天子打獵必需網開一面,讓獵物有逃跑的機會。早期朝代更迭都會找到前朝帝王的子孫,重建國家再續煙火,比如周朝滅了商朝之後所封的宋國就是殷人之後。

這「陰餘」與「陽餘」也標示著陰極則陽生,陽極則陰生,物極必反生生不息的道理,更暗示燎原的星星之火,不起眼卻是關鍵。只是這兩點太小了,它的存在常常會被忽略,因沒看到或沒聽到而錯失改變的契機。

比如心靈成長,每個人的內心都有這樣的聲音:「我是誰?」「我為甚麼來這裡的?」「我要往哪裡去?」亙古以來東西方的聖哲聽到內心的聲音,而窮一生之力去尋找答案以安心,並活出自己璀璨的生命。同樣的我們至少也自問過數次,第一次大約在幼兒園時期。白雲西的兒子有一天回家就追問說:「爸爸,我是從哪裡來的?」他苦思了好長的一段時間後,終於想出比較簡單易懂的方式說:「當年我認識你媽,互相都很喜歡⋯⋯然後就生下了你」。他兒子說「你講那麼多都沒說到重點,我同學說他是南部來的。」這問題真的不複雜,但是要真誠聽,直心答。

第二次大約是在青春期,第三次大約是在就業前,第四次可能是婚前或轉業,每次生命中的大變化,我們才會去注意到,才會去聆聽內心那微弱的聲音。只要去聽他我們就會擁有力量,只要看到他我就會找到方向,但工作太忙、世俗太煩、欲望太多、頭腦太強,讓我們看不到聽不著它,甚至忘了它的存在。所以人生缺乏方向與目標,只是活著拖著身體走向死亡,生命不具任何意義。心靈成長就是看他聽他並且積極的回應他。

在我們的身體裡同樣有兩股力量,我們知道的是日常移動所用的力氣,但是如果頭腦的控制與干擾的聲音小一些,我們就很容易身體自己本身就有一個動能,只要能發現他、跟隨他、配合他去動起來,輕鬆省力又恰到好處,這在做動態的「靜心」練習,或是跳「律動/神聖舞蹈」時最為明顯,只要聯結上內在那如「有餘」的能量,做同樣的動作,卻會產生極高的質量和意義。我常提醒同學,舞蹈、靜心、動作、覺知⋯⋯都是被動的,都是被內在核心的能量所驅動,而不是自己的頭腦知道要怎麼做,所以那樣做。

頭腦的雜音太大又太多,始終綿綿不絕,所以讓我們看不到「陰陽有餘」的動力源頭和契機,聽不到他殷切呼喚的聲音,錯失活出自己璀璨生命的指引。所以自古以來各修行宗派發展出,「靜坐、唸咒、祈禱、冥想、whirling、zikr⋯⋯」方法,讓喧鬧的腦袋逐漸安靜下來,聽到內在的聲音,和自己的存在(本質being)連結,而活出自己成為自己。任何時候我們都可以停下繁忙的生活屏除頭腦喧鬧的聲音,去聆聽內在的訊息,如果你不知如何停如何聽,那麼試試不用特別找時間練習的「記得喝水」,或更精進的「易學正坐」,亦或更快速有效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和「養生主靈性按摩」。願每個人都能聽到內在的呼喚,完成此生的命運,開出獨特燦爛又芬芳的花朵。

2019.03.15 09:21:32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