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辨:「隨緣」還是「隨業」 (228) / 林世儒


上週在杭州時很想去京杭大運河走走,親歷這南北交流的大動脈。「若無水殿龍舟事,共論禹功不更多」,隋煬帝雖然荒淫無道,貪圖喜樂,但建河此事卻造福了千年來的華夏子孫。書法臨帖時發現歐陽詢寫「隋」朝時寫成了「隨」,原以為是筆誤,後來讀了幾篇典故文章之後才知道是刻意的。

陽堅稱帝統一天下定國號前原為「隨國公」,現在穩坐龍椅金鑾殿,依慣例要稱「隨朝」,但隨有走的意思,恐有不祥之兆,為表明不走了並定了下來,所以把「隨」的走字邊給去了成了「隋」。唐朝把隋朝滅了,在唐朝的文書當中都寫「隋」為「隨」,刻意把腳裝回去,你還是老實的走吧!走得遠遠的,不用再回來。

易經裡在上回提到的豫卦(雷地豫)之後就是隨卦(澤雷隨),隨卦提醒我們,凡事以順其自然,清靜無為為宜。若是造作虛假,或是努力作為,則反而會讓事情變味走調。另外,若把「隨時」(順其自然)當隨便與放任,事情則將敗壞,所以「隨卦」之後為「蠱卦」,也就是「隨」便久了事情將敗壞。

在傳統的修行或現在的心靈成長的領域中,常會聽到「隨緣」之說,換成心靈成長圈的高大上說法,那竟成了「順著流走」「漂浮」「臣服」「信任存在」等等,來勸解自己或別人的不做為。有一回我和白雲西同行南下高雄,因交通堵塞錯過了末班機,年輕的我就滿口心靈成長的語言說,「存在不讓我們成行,那就隨緣吧!順著流走咱就不去了。」

他先看了我一眼,然後淡淡的說了聲:「你這是『隨緣』還是『隨業』啊?」這一問讓我愣住了,可從沒聽過「隨業」這個說法。「盡了人事與努力之後,完全接納事情的結果叫『隨緣』。只是跟隨別人的意見,或委屈自己接受現實時,因害怕麻煩避免衝突等原因,不願思考解決方案而放棄努力叫『隨業』。我們因為堵車沒趕上班機因而到不了高雄,這是『隨緣』還是『隨業』啊?現在我們去車站改搭高鐵南下,今晚還是會抵達高雄,你說這是『隨緣』還是『隨業』啊?」

後來有一次我報名參加一個三天的斷食禪修,因為嚮往已久雖然是排後補,我特別提早半天就到達寺廟,並找到主辦單位的工作人員說明來意,他們看我意志堅定又提早三小時到,因此讓我排後補第一名,只要有人缺席,我就可以遞補,這種數百人的活動十來人因故沒來是常有的,我篤定的認為一定可以補上。等了三小時後一位工作人員跑來跟我說,有人確定來不了,恭喜你可以參加禪修營了,半小時後開始報到,歡迎你來參加!

幾分鐘後我接到Misherr的電話,她臨時從外地回到台北,因為患了重感冒人很虛弱,希望我能照顧陪伴一下她。一邊是我渴望已久的禪修營,心靈成長的初體驗,帶著極高的興致與憧憬。一邊是我靈魂的伴侶心愛的女友。這狀況該如何決定?什麼是「隨緣」?什麼叫「隨業」?

我立刻就做了決定,打包回台北,我向工作人員說有急事必需離開,無法參加禪修營了,他們覺得我花了幾小時的等待,已經確定後補上了,卻又放棄實在是太可惜太遺憾了。而我心意堅定的放下禪修,一心只想趕快回到台北。我終於明白「隨緣」和「隨業」的差別,隨緣有我主動的決定,我願意承擔必然的結果,是我有意識的選擇,沒有後悔更無埋怨,反而有「千萬人吾往矣」的篤定與自信,感到自己內在充滿力量。

從此我發現自己「隨業」流轉多於「隨緣」應變,口說漂流、臣服、順著流走等高大上的詞語,大都只是為了自己減少挫折和無力感的美妙藉口。明確決定、勇於承擔、接受結果、無怨無悔才是「隨緣」啊!如果還有委屈之感,仍有不滿之心,時不時還要說上兩句,當時如果⋯⋯,凡事後只要有不得已,不我已的想法,希望透過解釋說明來獲得認同,證明自己以減少挫敗而感到舒服,那肯定是「隨業」沒錯。

心靈成長就是從「隨業」走向「隨緣」,從「逃離」走向「面對」,從「排拒」走向「承擔」,不是「累積知識」而是「積極行動」,不是成天坐談研究「理論」而是時時鍛鍊深化「功夫」。有「意識」的決定,再加上有「意志」的執行與無悔的承擔,這樣才能算是「隨緣」啊!這才是修行,這才是心靈成長。

2019.03.27 12:38:25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1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