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鬆是一種難得的能力 / 雷婷(上海)


我對張菁說,我現在比較喜歡身體的工作,而不是頭腦的工作。她說:你這是上道了。張菁是一位瑜伽教練,我們也一起考心理咨詢師。

距離參加林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 」(2020年請更名為易學按摩)工作坊已經有三個星期的時間了,期間幾乎沒有再做過任何練習,但那些動作都清晰地刻在了腦子裡,似乎隨時都可以拿出來用。金星逆行期間,我的確花了許多現在看來似乎不該花的錢,買了一些難看的衣服,但這一筆一點也不冤枉。所以,金星帶來的美感,似乎屬於規則層面,金星逆行,會讓人暫時從規則中逃離出來,小小的放縱一下。放縱,有時候是墮落,有時候卻是勇氣。占星學家們的警告固然可以讓人保有某種安全的位置,卻也讓人錯過了一次認識自己的機會。

我不曉得,多麽敏銳的心靈才能設計出這樣一套動作,同樣,也只有敏銳的心靈才能體會到它的不同凡響。或者,其實任何一個人都能從這套按摩中體會到某種良好的感受,只是他們不願意相信自己的感受,所以有的體驗者會說:舒服是舒服,但能治病嗎。人們都習慣了粗暴地彼此對待,已經不相信溫柔和放鬆是最好的藥了。

我是這樣跟我的朋友解釋的:大多數人的身體都是緊張的,即使在睡眠的時候,也有許多肌肉沒有得到放鬆,這就好比家用電器的待電狀態,你以為這費不了多少電,其實長期下來,耗電量極大,這種狀態會損害我們的免疫系統,於是我們就生病了。謝天謝地,那個關於家用電器待機耗電的科學研究除了能用於環保宣傳,還能被我用來解釋這套按摩。

沒辦法,那些邏輯的頭腦,只願意相信別人,不願意相信自己。所以,這套按摩可以幫助被按摩者最大限度地放鬆。它絕不同於一般的按摩,通過刺激你身體的穴位,讓你感到疼痛,激活你的免疫系統來治療你,它是幫助你休息的,就好像回到媽媽的肚子裡一樣。如果遇到了一位合格的按摩師,那這套按摩的確有可能讓你有一種煥然一新的感覺。

怎樣才能成為一位合格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師呢,這實在是太簡單了,又實在是太難了。簡單是因為,三天你就可以學會所有動作,也沒有什麽覆雜的穴位要去記憶。難是因為,即使你學會了整套動作,並且能準確無誤地使用它,你也未必會是一個好的按摩師。

因為,作為一位按摩師,如果你要幫助你的按摩對象放鬆,你首先就必須是放鬆的,觸摸是一種語言,如果你是焦慮的,被按摩者也會感到焦慮。所以老師說,這可以是個遊戲,你必須認真,又不能太認真。手法是有用的,但你最終的「注意力」還是在被按摩者身上。

作為初學者,我和我的同學們互相練習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因為不熟練,大家的「注意力」還只能停留在動作上,這樣的話,即使我們的身體在接觸,但其實更深的溝通並沒有發生。不過,僅憑手法,我們也能取得一些效果了,有些同學被按摩過後就呼呼大睡起來,但也能很快喚醒。

那我們怎麽才能做到放鬆呢,這只能靠自我覺察。在這套按摩裡,所有的力量都來自於身體的重量,通過移動重心來調節在被按摩者身上使用的力度,手掌與手指幾乎是不需用力的,一旦你用力了,就代表你緊張了。而我們大多數人的手是習慣用力的,這也是為什麽普通的按摩師會得手的職業病的原因。比如在放鬆的狀態下,老師的手指可以是完全伸直的,而我們的手指只能是蜷曲的,要伸直只能用力。這就是因為,我們習慣了去抓取和控制我們的生活,不能全然地放下。

所以這套按摩最重要的功能不是治療,而是幫助按摩師自己靜心和放鬆。這套方法特別適合我,因為若非如此,我的頭腦似乎一刻也停不下來。而只有頭腦停下來,我們才能接近那個更有智慧的本體,我們也才能真正感到幸福。

「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有許多精心設計的細節,這些細節就能反映按摩者對被按摩者的那份十足的關愛,在此不詳述了。我還想說的是老師帶領我們做的那套昆達利尼靜心。隨時隨地地自我覺察並放下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的,昆達利尼靜心是另一種幫助我們放鬆的方式。通過這次靜心,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身體自己的能量,它完全獨立於頭腦,卻如此和諧有力。

起初我感到好笑,我不知道我的身體竟然可以這樣運作,左右搖擺、甩手、搖頭……,簡直都是一些滑稽的動作,是我的頭腦絕不可能要求它做的動作,在一些不明就裡的人看來也許還是走火入魔。可我自己知道,我的意識非常清楚,我隨時可以要求它停下來,可我享受這個過程。

我的身體會隨著音樂的強弱自己調整運動的幅度,甚至可以預見到音樂何時停止,而提前休息。整個靜心結束的時候,我出了很多汗,卻一點也不覺得累,這跟做有氧運動累得半死不活的感覺可完全不同。老師說,這個靜心可以治療我們的身體,如果你能放心地全然投入,那麽身體的能量就會運作到你需要治療的那個部位,那個部位就會運動得最明顯。

這是一種動態的靜心,身體隨著音樂起舞,但這種舞蹈是身體放鬆、頭腦放下時的舞蹈,和我們看到的大多數需要力量和控制的舞蹈都不同,所以那種美感也是不同的。前者更像是巫師之舞。由於我們是個唯物主義國家,提到巫師,都容易聯想到「邪惡、迷信、黑暗」等等概念,顯然,我們的神經已經形成了某種自動化思維,這就是我們的頭腦有太多東西不值得相信的原因。

我知道,一定有些人會覺得我說的這些不可理喻。可是,也許我必須分享,不然為什麽隔了3個星期,我還是有分享它的欲望呢。所以,也一定有人,像我一樣,開始了解。

本文轉載自雷婷在新浪的博客「Apple派」 2009-05-17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按摩示範與訪談影片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8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