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事實無煩惱 / 林世儒 (2007-11-12)


「依般若波羅蜜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心經

2007年8月25日應邀到世界宗教博物館,生命教育半年刊第二期:「編織自殺防護網」新刊發表會上演講,排在我前面的是徐福前教授。當天我特別提早到會場,因而有幸聽到他全部的演講內容。其中他提到:「調適悲傷的七階段,第一個是震驚與否認。然後歷經解組、不安定的反應、罪惡感、失落與寂寞、解脫感到最後的重新建設」。對照這些年的經驗,我發現只要接受事實就無煩惱,直接從第一階段跳到最後從新建設的第七階段,無須痛苦掙扎。

輪到我時,特別再引述徐教授的演講重點,並以1994年我父親過世當日情景為例:清早五點多時當醫生說病危必須氣切時,我們第一個是感覺到震驚,但立刻就接受了這個事實,當下和兄姊們商量,因父親年事已高,經不起這樣折騰,而且接下來只能躺在病床上,接上各種管子和儀器苟延殘喘,直到身體不堪負荷而離世。這樣沒有尊嚴與沒有意義的生活,只是徒增肉體與心靈的痛苦,無論是父親自己(當時已在昏迷狀態),或是家人們都是極不願意的。所以很快的我們就決定不做氣切手術馬上出院回家,家人們一起陪著父親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

當時雖然悲傷,但很快的我們就就接受事實,並沒有沈浸在悲傷的情緒太久。回家後安頓好父親躺在他熟悉的床上,放上讓人情緒穩定寧靜的靜心音樂,我請家人圍在父親旁邊,不哭出聲,不說話只是默默地陪伴著,然後分別用手輕觸他身上我所指定的幾個特定部位,促進能量的平衡與流動以及帶來放鬆舒適與安全感。我則坐在頭部,用「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衍生的一些技巧,讓父親仿佛回到母親安全舒服的子宮裡,接著開始引導父親的呼吸,讓他從急促回到緩和平順,一兩個小時後我累了,兄姊們要我先去休息一下,沒多久他們又急著把我叫回去,因為我一離開沒多久,父親又急喘了起來,很快的我又用手法與引導,幫父親把呼吸調到正常平穩……,最後他在安寧與祥和中平靜離世。

父親停止呼吸後不久,幫忙處理後事的人員很快的就到了,帶頭的資深專家沒打招呼,他只是先看了我們家屬一眼後,就立刻動手翻了一下父親的眼瞼,然後以非常訝異的神情和與語氣對他的助手們說:「做了幾十年,頭一次看到走得著麼平順的」。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斷的,但這讓我相信,我們做對了也做到了,真的幫助到父親以最佳的方式,平順地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生離死別是真實的痛苦,但也僅在事件發生時的那一波衝擊,接下來的痛苦往往都只是我們的想像而已。只要能活在當下,停止想象,就能接受事實,不再被煩惱與痛苦所羈絆了。這樣我們就能依當下情況,做出最佳的選擇和行動。

七月初教完「神聖舞蹈/易學律動」,早上五點多從北京返台,只因喝了杯星巴克咖啡,晚了10小秒鐘,閘口剛關上接駁車正要離站,地勤人員不讓我和Misherr上接駁車,只能目送車子離去。當下未與航空公司的地勤爭辯,沒有情緒,只是接受事實:「搭不上飛機了」。當下問清楚各種當天回台的可能與手續,我們立即辦理注銷關防的手續,出海關到航空公司櫃台,重新購買了一張從香港轉機的機票回台,這樣多花了兩萬多元,和十幾個小時。但過程中我們沒有埋怨、責備、懊悔等情緒,一切如常心情平靜。下機後我們提著行李立刻趕到台北班晚上班授課。最後我們慶幸有這個事件的發生,剛好檢驗了我們多年工作自己的成果,證明我們真的做到了我們所教的,這反倒成了我們此行最大的收獲。

在「神聖舞蹈/易學律動」的教學當中,我們不斷的經驗到,無論對錯好壞,只將注意力放在當下正在進行的事情上。就是這麽簡單,無論是父親的過世或是搭不上飛機,只是接受事實,做對當下最有益的事,這樣就沒有煩惱無須悲傷,讓一切照事物本然的樣子進行,內在自然一片安靜與祥和。如其所是,一切如是。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52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