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內心只剩下信任 / 允秋 (台中)


從詩君推薦世儒和金美老師,要來好願帶神聖舞蹈課程,我就陷入一種超級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狀態。因為好願大場地的設定開課,其中之一就是神聖舞蹈,這是我一直很期待的。但之前曾參加過,卻全場手腳不協調到最後一刻平躺在地上的挫敗經驗深刻的烙印著~這幾乎是我唯一沒有穿越過而且不想再繼續嘗試的課程。

林老師的開課會不一樣嗎?究竟對學員會有什麼幫助呢?

在籌備開課的過程中和兩位老師有一些訊息上的往來,現在想來,從那時開始,就讓我慢慢重新進入神聖舞蹈的課程~我在和老師們的對話中,感受到他們穩定清晰的品質。

對於第一天上課,我真的是做足了心理準備,就是預備好來丟臉的~真的上課的時候老師就提到的「厚臉皮」!

對啊,不用怕,人生中誰沒有犯錯的呢?想想,為了保持那個對,我多花了多少的時間和注意力去對抗那個錯呢?生命中不必要的害怕犯錯和內疚,消耗掉我一生中太多可貴的平靜自在,為了隱藏那些錯誤和內疚感,大大的造做了各種招數,還有可能傷害到別人。

第一天進入課程,手的部分是很順利的,對用手我非常擅長,但是進入腳的部分,我就清晰的感受到上次未穿越的恐懼還停留在腳裏,整個腿部有一種麻和漲的感覺。舞蹈繼續,我帶著觀察前行!因為我知道,最難的部分還沒到來~

在下午即將結束的時候老師就讓我們做了一次組合,我的緊張感開始升高,果然我陷入了整合的焦慮,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夠做到。但一次一次的,我看著老師並不急著指正動作,他們提醒的是關於慣性,覺察。覺察出自己的慣性,並且鼓勵我們要有信心去打破慣性,穿越神聖舞蹈特有的設計關卡~「反慣性!」

由於右腳踝曾因車禍開刀,不論是身體或頭腦,對我而言都認為右邊不可能做到完美的動作~而這個認為,今天我看到,自己一直都不是接受;而是沮喪和不滿。所以我一直對我的做不到感到生氣,無形中我創造出了可接受的自己和不願接受的自己的鴻溝~理想的我和實際的我在對立啊!

深深吸了一口氣,在這個時間,我心裏很清楚的知道,做錯了沒有人評判我的現在~在這麼難得的一個現在,我就接受自己的沒辦法接受吧!

只有我自己可以做到!

我知道我沮喪,我知道我不滿!OK,反正我做不到,我就接受我做不到,「你就做到能做的就好」我跟自己說。我保持數拍、放下那只想做對的企圖,其他交出來給身體的那一瞬間,我回到自己的內心,所有的懷疑、擔心、害怕都沒有了,我只剩下信任。是信任在做,是信任在經歷,也許是錯的動作也許是對的動作,每一趟都是一個完整的經驗,而不是高低的成績。

我終於了解,那事實上那只是一個經驗,並沒有對錯,當下我只是往一致的方向去走,去整合。這讓我大大的放下了,情緒上的害怕犯錯,一旦我不再害怕犯錯,我的頭腦也放輕鬆了,身體也開始流動靈活。我超級開心,因為最後一刻,二支舞我都輕鬆完成了,以最小的耗能整合了我自己的思想、情緒和行動,我穿越了,感覺自己像一顆沐浴在風和陽光中的大樹,穩定而自在,好美~

老師教學的珍貴形式,其實提供了一個難以言喻的安全的守護埸域。我在動作完成靜坐之後睜開眼睛聽著老師的聲音,領受到在團體的前面和團體的後面分別工作的世儒老師和金美老師,彷彿把整個團隊包裹在一個安全寧靜的空間中。這是因著他們本身生命的完全接受和對於學生的允許及守護,以那樣的一份內在寧靜所形成的守護場,非常滋養。體驗到這樣的能量,我的內心非常感動。

幸運的好願空間。
是了,就是這二位老師!
感恩相遇,在神聖舞蹈的世界。期待未來的繼續合作,能讓神聖舞蹈扎根在台灣的中南部,為人們內在的和平和寧靜,提供一個古老而優美的修行法門。


Meiying Wu:覺得老師的課會讓人這樣有受益,是因為,老師不是像一般的「老師」在傳達知識(知識概念會讓人有安全感),不會説答案或妄下定義結論。而且能讓人信服,那是因為老師本人身口意也在示現給我們看,佛法說的「證量」。

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人說的頭頭是道,但因為那個說的人本身做不到,反而不能讓人信服,對方説的時候,反而像是指責我一樣,要求我做到,或像是在說我沒辦法做到一樣。

我想這就是為什麼同樣是舞蹈,不同人教,卻有不同的反應,這應該不只是因為那些知識。

有時候覺得過程中,即使經過無數的錯誤,反而才能徹底了解錯誤本身是什麼。這更是內化在個人本身的探索,無法依循任何人的結論。感謝兩位老師🙏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