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動:愚蠢的體操出智慧 (283) / 林世儒


前天在成都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結束前的團體分享時,有位在近五年來參加過國內外講師數十場次各類工作坊的同學分享說,她會把「易學律動」的成效與體驗排在前三名之一。這讓我受寵若驚,因為我總是覺得工作坊只是和朋友相聚,大家以三五天的時間聚在一起,然後透過一種有趣的方式,各自探索自己與了解自己,就像一群孩童玩家家酒的遊戲,而我也和每一個人一樣,只是遊戲團體中的一員,大家開心的在遊戲中學習與成長。

另一位同學說:「在『易學律動』課裡沒有多少理論與知識的成份,三天中老師講的話很少,全部加起來不到三小時,但是每個人各自的收獲卻非常大,這非常的特別,不像以前參加過的課程那樣,大家學到相同的理論與技巧,以及類似的經驗或療癒。大家雖然是在跳著相同的動作,老師也從沒說過什麽是對,什麽是錯,只是每隔一段時間讓我們加上或減少一個手或腳的舞蹈動作而已。」

「除了過程中要求要帶著注意力跳舞之外,老師也不在意大家跳得好不好,動作組合得快不快,只是鼓勵我們持續做這看起來很『愚蠢的體操』,無論對錯完全沒有讚賞也沒有責備,而奇怪的是有人就開始痛哭流涕,原來他們碰觸到自己平日未知的慣性與習氣,每一次的糾結與混亂就是看見自己的盲點,而每一次的穿越緊張焦慮自責等內在反應,就解除一些影響自己的習氣與慣性,然後動作就能組合出來。隨著動作越來越覆雜與困難,對自己實相的了解就越深入。我開始明白我不是在學『神聖舞蹈』,而是正在進行一個自我發現、自我療愈與自我發展的過程。難怪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大豐收,從中獲得自信、自由與智慧,並期待下次的學習。」

同學們的分享幫助我更加看清這個「工作」的價值,直接透過身體的動作去體驗,理論和知識才不會只停留在頭腦層面,而是能真正的落實在生命裡,「成為自己」的一部份沒有落差。再者讓我更確信人真的是具有自我要求與自我改善的意願與動力,不需要被指導與要求。只要團體夠真實、能接納,並對別人困難挫折糾結的處境感同深受,那麽「安全的環境」就會被建立起來,然後團體成員也就會「自己朝著正向發展」。

我始終認為我不像是個老師,缺乏權威與豐富的知識與成套的嚴謹理論,比較像一個導遊和朋友,一起旅遊一起經驗,至於體會與收獲那就因人而異。還好每個人的內在風光都是那麽美,生命歷程是那般的壯麗,透過這「工作」去發現與彼此分享,我也從中獲得了很棒的學習與成長,豐富了我對人性的了解與讚嘆。課上我雖被稱為老師,實際上我也是學生,在團體中與大家一起學習。李李元松先生稱跟著他學習的同修為學長,真是太有道理了。感謝在工作坊中相遇的每一個人,你的分享與你的生命體驗都在滋養著我,請允許我成為你的朋友。

2019.05.21 08:34:03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3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