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靜合一____易學按摩課後記 / 王玲如(台中)


從「養生主靈性按摩工作坊」(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回來好幾天了,因為能量釋放,下腹偶有疼痛,懶懶地不想動。直到這幾天,持續做了幾個課堂學來的靜心動作,我又漸漸恢覆活力。心裡有很多的覺察,意念流動的速度遠遠快於我的動作速度,便自然任其消逝。這才又發現,我的身體比我所知道到的更為笨重。

記得小時後,不論怎麽跑、怎麽跳、怎麽爬,總是帶著一種輕盈的感覺,有時還會產生自己能飛的錯覺。曾幾何時,身體漸漸變得笨重了,行動開始猶豫、遲緩,好像攤在椅子上當宅女宅媽才是最舒服的生活方式。
起心動念。

第一次在網絡上看到「系統排列」大師海寧格爺爺對「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的看法:「這對於很多尋求解除身體與靈魂痛苦的人而言,將會是一大祝福。」我的心被打動了,身體與靈魂同時受到祝福耶,如果這個課程有開,我好想上啊!不過才一個月,開課訊息就出現了,既然心想事成,也就順勢報了名。

「身體是睡著的,意識是清醒的。」

在冷鋒籠罩的台北盆地,即便室內開了暖氣,仍然感到寒意逼人。就在練習「貓爬」的暖身動作裡,我才恍然平日里我們是如何對待我們的身體,而我們的每一個動作、姿勢又如何反映了我們應對生活的態度。

操練基本功就是去認識、感受和啟發身體的潛能,說實在的,這個部分漫長且無聊。不過,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簡單的身體律動練習,就是讓我們去看到自己。只要一分神,簡單的幾個動作就出現了差錯,這使我不得不歸於當下去體察自己的狀態,真的發現了,每個分分秒秒做著相同動作的自己,分分秒秒都不一樣。體驗到生命的過程就是變為的過程,那怕是如此細微的狀態,都帶著無限轉換的契機。

我還發現自己的頸椎和右肩一向很用力很緊繃,齒顎關節也常常不由自主地在我做事的時候咬合得很緊。現在每當我察覺身體處在這樣的狀態,我就有意識地放鬆自己。而那不自覺升起的焦躁情緒,就被釋放了。

三天裡,主要學習的內容雖然是按摩,但是老師穿插了一些很棒的靜心活動,讓我們的身體和心靈感應合而為一。整個課程的設計,由淺入深,連靜心的程度也漸次增強,經過世儒改良的版本,身體的負擔減輕了,能量震動一波波源源不絕,一方面覺得很過癮,一方面又覺得意猶未盡,哎。

「提高效率的方法,就是放掉五成的努力,增加五成的敏銳度。」

對於按摩這回事,我的了解和體驗一向很有限,所以在學習當中,受到最多限制的就是「手法」這一項。

每當我的腦袋很努力在步驟和手法里徘徊時,那種「靜」、「定」的品質就消失了,這是很不舒服的,為了克服這種慌亂,我終於學習放掉那個要求完美卻帶來緊張的意識。因為施者的狀態會在無意識中傳達給受者,躺著的人,比較在意的是達到真正的鬆弛,能夠沈浸在其中得到身心的飽足。

原來按摩可以這樣的,雙方透過身體的使用和接觸,讓施者與受者達到能量融合,一起來到合一平等的境界。所以我說啊,這套按摩方式在研發時,一定是處心積慮、精心設計而來。每個位置的移動,每個動作的轉換,每根神經的連結呵護,都那麽精簡、優雅、流暢,尤其是它的完整性——起手式與每次終止的連結,像是講究的文章,起承轉合,首尾呼應都照顧到了,讓施與受雙方產生滿足感,絲毫不因其間局部的施作疏失而有斷層的影響。這讓按摩手法最弱的我,得以放掉腦袋裡用力的記憶,保持節奏流暢和對方的能量交流。

最神奇體驗的是,不論是在工作者的位置、或者被施作者的位置,我都有清晰而特別的內在畫面出現。記得有一回和春香的背部合作,閉著眼享受的我,看到好幾雙灰色的泥手在雕塑一個人的顏面,而那顏面隨著拿捏變化無窮,而後淡出結束。

在最後全身脈輪的連結時,也每每能感應到對方的內在,好幾回浮現出神聖的畫面,尤其和有妹配合來到終點時,金身菩薩同步合十幻化在眼前。怪的是我非佛陀信徒,而有妹信仰基督。

我也學到「尊重」和「無為」。不止觀照自己,也要注意對方的需要,何時該施力,何處該交還給對方,在跟阿伯的搭檔裡,他教會了我真正的觀察、溝通。

記得+感恩

仿佛在清醒的夢裡,許許多多的細節不覆記憶,感覺卻清清楚楚。連續三天的密集工作,從陰雨綿綿到艷陽高照,陽台上彌漫溫馨笑語的下午茶,印象居然是最鮮明的。第一次加入這個團體的我,受到世儒老師、金美和同學們如家人般親切的對待,很快就能享受互動間帶來的輕鬆。一次又一次的感覺、身體練習、靜心、實地操作,我的感覺也從稀疏漸漸來到飽滿溫暖。

  這三天,我記得了,記得我是佛,你們也是佛,每個人都是佛。
  這三天,謝謝大我生命將我引領到這裡,謝謝你們和我在一起。

王玲如(台中) 2010-03-01


6/30 【再加開】一場「易學按摩」Zoom 線上示範免費網課,歡迎報名參加。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0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