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秘:神乎其技不可恃 (305) / 林世儒


每年十二月我都會去吉隆坡開課,教「易學按摩」(養生主按摩)與「易學律動」(神聖舞蹈),每次一下飛機前往住宿點的途中,友人必然會帶我去吃蝦面和喝印度拉茶。二十多年前到印度學習心靈成長之道時喜歡上了印度奶茶,回到台灣後每天煮來當早餐的飲料,而拉茶是在印度奶茶的基礎上,不斷的在兩個杯子間不斷的來回倒進倒出,讓茶水和空氣完全混合,喝起來口感滑細,在炎熱的馬來西亞喝起來特別爽口與對胃,而欣賞拉茶的過程更是另一種享受與佩服,神乎其技啊!。

宋真宗咸平三年(西元1000年)的狀元陳堯咨文武雙全(這家人厲害了,大哥陳堯叟是宋太宗時的狀元,二哥陳堯佐是進士),歐陽修在他的私人筆記《歸田錄》中記載了一段陳堯咨的故事轉譯於下。康肅公陳堯咨善於射箭,世上沒有第二個人能跟他相媲美,他也就憑著這種本領而自誇。有一次,他在家裡的射箭場射箭,有個路過的賣油老翁放下擔子,站在那裡斜著眼睛看著他,很久都沒有離開。賣油的老頭看他射十箭中了靶心九箭,但也只是微微點點頭而已。

陳堯咨問賣油翁:「你也懂得射箭嗎?我的箭法不是很高明嗎?」賣油的老翁說:「這沒有什麽法不起的,只不過是手法熟練罷了。」陳堯咨聽後氣憤地說:「你怎麽敢輕視我射箭的本領!」老翁說:「憑我倒油的經驗就可以懂得這個道理。」於是拿出一個葫蘆放在地上,把一枚銅錢蓋在葫蘆口上,慢慢地用油杓舀油注入葫蘆裡,油從錢孔注入而錢卻沒沾上一滴油。賣油翁說:「我這也本領沒有什麼了不起,只不過是手法熟練罷了。」陳堯咨笑著將他送走了。這與莊子所講的庖丁解牛、輪扁斫輪的故事有什麽區別呢?

的確是熟能生巧啊!只是我們往往在還沒熟練之前就停止練習了,賣油翁是這樣,陳堯咨的箭術是這樣,拉茶也是這樣,每一項專業何嘗不是這樣?所以我從來不認為自己在「易學按摩」或是「易學律動」在技巧與手法上,有什麽特別厲害的本領,因爲這一切只不過是熟練而已。

歐陽修在筆記中留下一個問題,但是在國文課本中以及各種的改編故事裡,都遺漏了最後一段話,已是最重要的一段話:「此與莊生所謂解牛斫輪者何異?」我認為這句話才是整篇最重要的主旨,真正的差別之所在為何?你看得出來了嗎?這正是凡夫與禪師間的差距之所在啊!

2019.06.12 11:17:54

(共 5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