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省:沒有適時應用等於零 (237) / 林世儒

「寧靜的藝術」工作坊,身體碾壓安摩。

這幾天都在整理教室,把所有的物品清潔打包準備運走,然後將教室恢復原狀還給房東。十多年下來累積了不少物品,平常放在櫃子裡沒啥感覺,取出後卻佈滿教室,還好有六天的時間可以從容處理。昨天工作量較大,而且有較長時間的重體力活,帶給我一個特殊的經驗,讓我對於人的「四個中心」的機能,有個新的發現,成了意外的收獲。

除了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堂上會特別解釋人的四大機能,理智、情感、運動、和本能「四大中心」之外,其實我們所做的所有練習如「記得喝水、易學正坐」等都是為了讓這「四個中心」有意識的和諧一起工作,因此在肌力上也有一定的鍛鍊。

昨天有許多彎腰與蹲立的動作,還有搬運重物連續多次上下五層樓(沒電梯)的體力活,當時不覺疲倦,到了晚上回到家盥洗後就寢時,酸痛開始釋放出來了,讓我久久無法入眠。比較意外的是最吃力的腿部和腰部只有稍微酸痛的感覺,這是大量使用後的必然反應不足為奇,到是一雙手臂的所有肌肉其酸無比,過去也曾經做過大量的體力活,但酸痛的位置主要在腿和腰及肩膀,這是第一次完全集中在手臂。

這強烈的酸痛讓我無法入眠,疲倦的身軀渴望入睡,而手臂強烈的酸痛感覺又把我喚醒,從我的睡眠偵測紀錄器上看到前後反復掙扎了一個多小時後才睡著,夜間又酸醒數次,即使已經經過一晚的休息,現在寫這篇文章,雙手的肌肉仍然酸疼不已。

過去總認為工作一天帶著身體的倦意最容易入眠,而這次發現在身體超過平常負荷的使用量下,會產生反效果,酸疼的強烈感受會讓人無法入眠。也讓我再次看見對於「本能中心」的無能為力,我無法停止它的反應,我不能不受它的影響,但透過鍛鍊是可以降低影響程度的。

昨天顯然是讓「四個中心」失去平衡了,身體耗用超乎平常的大量能量,累積了大量的乳酸而造成酸痛,如果意識得早就可以透過按摩解除,就像練習「曼達拉靜心」的高抬腿原地跑步十五分鐘,第二天每個人腿都酸疼得抬不起來,走路都成問題,可是我只要在靜心後讓學員相互各做五分鐘的「踩腳」按摩,第二天就和平日一樣沒有任何疼痛感(對治爬山或激烈腿部的運動特別有效)。

我是否能將這特殊的腿部按摩法改用在手臂呢?讓我的身體快速釋放疲勞和酸痛,讓所有的「中心」恢復和諧運做。我錯過了昨完最佳的時機,今日再做已經晚了效果必然不彰,但我仍會嘗試,將腳法改為手法的方式。

從這過程中我學到了幾件事,一、當某個中心被超過平常的使用時,會帶來「各中心」的不平衡而影響作息。二、更有意識的觀察可以未雨綢繆可以避免失衡,或快速恢復。三、用腳按摩的方法沒有設計手部和頭部。四、把用腳按摩的技巧改成用手就可以為自己按摩。五、會了一堆功夫,沒有適時拿出來應用,也只是個零。六、剛試了一下把「踩腳」改成「敲手」,酸痛已有明顯消減。

2019.04.05 09:22:25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