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別說「我是貓」 / 林世儒


《論語·雍也》子日:「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超級喜歡一個故事,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南美洲許多國家紛紛獨立,各國都處在軍閥割據的狀態,經常鬧政變,今天這人當總統,幾周後可能就換他的政敵上台了,然後原來的內閣就全部入獄,換另一批人上來。有一位大學教授就因此而被捕入獄了。他的獄友們來自五湖四海的強盜或小偷,大都是低文化水平的社會底層人物,但他們都有志一同的想要越獄,因為隨時都有可能被拖出去處決。於是大學教授展開高級知識分子的才華,仔細的觀察監獄的設施和空間、獄卒的巡邏的時間,可以隱藏的位置等,計畫了一套十分縝密的逃獄計畫。時間終於來到了一個月黑風高的晚上,趁此良機他們立刻開始展開逃獄行動。

他們一行人經歷了多處驚險的場景,終於來到最危險也是最後一道的艱困考驗,只要越過監獄的高牆就是重獲自由。他們屏息等待探照燈掃過圍牆後,立即有一個人衝向圍牆,並跳上圍牆的頂端,然後先趴著不動,因為這個動作會發出較大的聲響,說時遲那時快,馬上就聽到持槍的衛兵大聲地吆喝道:「誰?」那人學貓叫了一聲「喵~」,衛兵自言自語多說:「原來是貓啊!」這時那人立即滑下高牆,消逝在夜色當中。一群人如法泡製,一個個翻牆逃出監獄,輪到教授時,他同樣的發出聲響,並立即趴在牆頭上,衛兵再度大聲地吆喝道:「誰?是誰?」此時教授胸有成竹的大聲回答說:「我是貓」。

葛吉夫大師說:「人類的發展沿著兩條線進行,也就是知識線和素質線。在正確的進化中這兩條線會平行發展,而且互相幫助。但是如果知識線的發展遠超過素質線,或是素質線的發展遠超過知識線,人的發展就會出錯,早晚會碰到瓶頸。 」

「假如知識的發展超過素質,就變成抽象的理論,不能應用於生活,甚至還會有害,因為它不能為生活服務,或是幫助人們應付難題,反而使生活變得更複雜,帶來新的困難、麻煩、和不幸。 」

「這是由於未隨素質一起發展的知識並不足以應付,或充分適合人們的需要。這樣的知識總是只知道某一件事,卻完全不知道另一件事;只知道細節而不知道整體;只知道形式而不知道本質。 」

「如果知識的發展勝過素質,一個人能知卻沒有能力做,這是無用的知識。反過來說,如果素質勝過知識,一個人有力量做,卻不知道要做什麽,這樣的素質漫無目標,所做的努力也只是白費。 」

「只有在實際行動中,人們才能明白知識與瞭解的差別,明白知道和知道如何去做是兩回事,後者不是只靠知識就可以達成。然而在實際行動之外,他們對『瞭解』就一無所知了。 」

「知識本身並不會產生瞭解,瞭解也不因知識的增加而增加,它是依知識與素質的關連而定,也就是兩者的結合。知識與素質不能相差太多,要不然瞭解就不會產生。同時,知識與素質的關連,並不因知識單方面的發展而改變。改變只有在素質與知識同時成長時才有可能。換句話說,瞭解只因素質有所成長才成長。 」

「一般人並不會分辨瞭解和知識的不同。他們總認為更多的瞭解是由更多的知識而定,所以他們拼命累積知識–或他們所謂的知識–但卻不知道如何累積瞭解,也懶得去管。 」

「但是一個人如果習於自我觀察,就能確知在他生命中的不同時期,對於同一個觀念或同一個想法,常常有著全然不同的瞭解。他常會很訝異以前怎麽可能如此誤解,而直到如今才算『大澈大悟』。在這同時,他也明白自己對於同一主題的知識並沒有增加,那到底是什麽改變了呢?是他的素質。一旦素質改變,瞭解也就跟著改變了。 」

我教的課程中好口碑的有十多種,招生最容易而且最受歡迎的是「PET 父母效能訓練」,二十多年前,光在龍潭地區每四個月一期,學員人數就超過一百人。而我深知內在素質提升的重要,不然所有的學習都會變成知道卻做不到的窘境,。因此在授課一年半之後,毅然改為深入本質的心靈成長課程,把重點改放在「工作自己」以擁有「做」的能力。結果學員人數斷涯式的掉到只剩下個位數。雖然如此我依舊執意如此,因為人的內在素質未能成長,知識增加再多也是徒然。

後來我選擇只教自創的「易學按摩」,透過按摩別人來鍛鍊自己的心性。還有收費最低卻最難招生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因為它可以不經言詮直指實相。有人認為我傻了,放著容易賺錢的課不開,去開那少人問津的課程。如果你知道知識與素質的關係,同時也清楚自己存在的意義,我們必然會是做出同樣的決定,不是嗎?


廖春香:是的~最近感受比較深的就是知識與瞭解的連結和提升~才可能有「」的能力~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0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