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有感」才會「有覺有知」/ 熊柏豪 (台北)

2023「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三日營,乘法舞:Amercan #24「 I AM」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三日營,跟平時每週一次2小時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班比起來,真的是精進很多。

第一 看見自己

「日復一日,我專注於放箭。這變成了一種偏執。」—-箭藝與禪心

一開始上課,我就憑著幾個月累積下來的經驗,很快就抓到要領把動作跟節拍對起來,正當我志得意滿時,隊伍中排在我旁邊的阿龍就跟我說:柏豪你要多在你的身體一點。我聽到馬上就在OS:「我很在身體好嗎?你是在哈囉?」

但在接下來當世儒老師要求我們動作要做滿拍時,我發現我無法做到,這時內在有一種緊繃的力量存在,使我的手腳在動作之間呈現出僵硬的感覺,於是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與身體連結,直到在進行另一支舞「我渴望成為自己」時,讓我產生很大的挫折感,這時我終於才確認到我確實是在用「理智中心」做動作。

也就是說「理智中心」知道動作,但身體對動作並不熟悉,在強行驅使下就產生了這樣的內在緊繃焦慮,致使無法圓融地完成動作,所以當舞蹈難度升級到「理智中心」難以負荷的程度時,就會進入當機狀態。在進行觀察後,我發現我一直很在意要把舞跳對跳好,表現得符合老師的要求,然後邊做著自己一直都在跟身體連結的白日夢。

第二 神聖舞蹈的課後補習班

「我們已經踏出了這條途徑上的第一步。那就是身體的放鬆……..身體的放鬆必須要繼續成為心理與精神上的放鬆….而必須從放棄一切執著開始,成為完全的無我;於是靈魂會回返內在,進入那無名無狀、無窮無盡的原本之中。(這裡其實與 太乙金華宗旨中所講的 回光 之意義相近)」——箭藝與禪心

所以,我就乖乖地去找阿龍補習了,從最基礎的腳步開始,我告訴自己「放下」控制,這時身體鬆開了,接著專注去感受動作,然後再慢慢地一點一滴地去疊加動作,累積身體的感受,會使我當機的動作頓時變得容易了。在這裡我學到了寶貴的一課,就是如何讓「身體中心」能夠跟「理智中心」一起分擔工作,而身體在緊繃狀態時是無法工作的,因為沒有感覺,所以外面的訊息無從被身體感受運用,這時理智中心就只好獨挑大樑硬上了。

第三 趣味盎然的乘法舞

「難道你非得不停問自己是否能控制嗎?耐心地等待,看看會發生什麼—以及他是如何發生的!」—-箭藝與禪心

課程中讓我感到最神奇的,莫過於「乘法舞」,因為大家看起來才剛剛遭受到「我渴望成為自己」這支舞的打擊後尚未恢復,接下來又要跳這麼複雜的舞,不但要記動作對音樂,還要記隊形還有走位,看著「理智中心」直接翻白眼又當機了。

在分組討論隊形走位時,我看到同學們也當機了,一直不清楚該怎麼動作,我想完蛋了,到時候應該會團亂了,但這時我感覺到自己內在沒有焦慮和緊繃,在阿龍補習班學到的這時派上用場,我放下對自己的控制,讓身體帶著我看看會發生什麼事,結果很神奇地,大家仿佛忘記了上一刻的慌亂,一起達成了不可能的任務。在我看來,當時的每個人感覺似乎都接納了在隊伍序列中的自己,才能與自己連結,而後就能與他人連結(像是榮格的集體意識說法?)。

第四 學習如何去學習

「你們以後來上課的時候……….你們必須在路上就開始收心。把你的心神集中於練習廳中所發生的事。……….彷彿世界上只有一件事是重要而且真實的,那就是射箭!」—箭藝與禪心

這就是世儒老師說的,帶著強烈的意願,好好學習的態度,在上課前5分鐘開始靜心,進入專注的狀態,有助於學習。也是這個看起來小小的動作,使我漸漸能夠感受到那個「我渴望成為自己」的那個狀態。

第五 感受那個狀態

「…..先召喚當下的真心,透過練習加以把握住。他開始成功地抓住真心,不僅只是偶然的片刻,而是可以隨時把握……..」——箭藝與禪心

「那個速度,你有感覺到了喔!」阿龍這樣跟我說,我也知道他指的是什麼,就是我動作能夠做滿拍子的那個狀態。隨著課程進入尾聲,在反覆的舞蹈中,我像是「滑入」了那個狀態,似乎不是我在跳舞了,而是他在跳舞,我彷彿成為了通道,迎接他的到來。有同學在心得上寫著:看著阿龍做動作的時候,似乎有另一個人在移動他的肢體。是的,他說的真是不錯。因為在經歷那個狀態的當下,我同樣可以感受到他的狀態,他放下了他自己,然後成為了移動他自己的那個人。

第六 課後領悟

跟隨林世儒老師習修「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一段時間後,我開始有了一些自己的領悟。我把意識比喻為容器,專注力比喻為水,石頭比喻為無意識的慣性。當只有一小盆水的時候,扔一塊石頭進去就會水花四濺,當成長成一個湖泊時,同樣一塊石頭只會形成幾道波紋,而後再成為大海時,石頭造成的影響已經是微乎其微。

再者,如果把蝦兵蟹將魚精比喻為「三個中心」,「本質」比喻為天上的月亮的話,這些蝦兵蟹將魚精看到倒映在水中的月亮時,妄想海底撈月而一直翻江倒海作怪,但卻未曾真的能夠對高掛在天上的「本質」造成任何影響。當他們被馴服,水回復清澈平靜後,如同鏡子一般又如實地映照出「本質」。

結語

世儒老師曾用《易經》的「澤山咸卦」來講解「覺知」和「感覺」,說的真好。超級「有感」才會十分「有覺」,這樣才能形成自己的觀察和心得,在林老師引導下的內在探索真是趣味盎然,成果豐碩。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