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遲早都是要還的 (286) / 林世儒


從小我就是比較害羞內向不太說話,總是靜靜的聽著大人談天說地的,小學同學們的話題內容往往都引不起我的興趣,最喜歡的是大我兩歲的學長們在一起,他們談論的內容除了可以引發我的注意力之外,我也比較能聊上幾句。有一次因事被父親責怪,不久父親發現是他誤會我了,便對我說有什麽事要說出來,不要老是悶不吭聲默默承受,很容易被誤解而委屈。我還是啥話都沒說,因為我不知道要說什麽,也不懂為自己辯解。

雖然如此但並沒有影響我和同學的溝通,因為我只是話少與害羞而已,並不礙於日常的交往,只是要和陌生人相處比較困難,但這樣的習性對於我的日後發展多少帶來一些負面的影響。國(初)中三年級時,有一回和班上幾個同學代表學校去參加縣級的科學比賽,題目是水的對流實驗,實驗室的中央大桌上擺著許多燒杯、溫度計、本生燈、幾種不同的化學試劑、試紙、夾子、架子、小塊金屬、木屑⋯⋯幾十樣東西,讓我們自行取用去進行實驗。

當然每一組參賽的團隊都取了溫度計、燒杯和本生燈,我則拿了一些木屑。當我們那回位置開始實驗時,有一個裁判老師跟了過來,他問我為什麽要拿木屑,我害羞得漲紅著臉說不出話來,我就是害怕和陌生人說話,更不喜歡成為焦點,所以一個字也沒吭,老師見我一直沈默著便搖搖頭離開了。賽後講解才知道只有我拿了木屑,在水中加了木屑經過加熱後就可以看到對流的情景,可是因為我沒能回答老師的提問所以不算數,不然我們學校就能得名了,最後落得無功而返實在是十分可惜。

即使有這樣產慘痛的經驗,我害是依舊羞於與陌生人言談和成為團體的焦點。一直到要進入社會工作之前,開始有了危機意識,我再這樣肯定不好找到工作,而且恐怕也難以適應,於是下定決心要調整自己。為此我只找業務工作當sales,逼迫自己必需和陌生人打交道,剛開始非常痛苦經常手足無措,兩三年後情況才稍有改善,幾十年過去了害羞內向的本質沒有改變,還是不喜歡說話與成為團體焦點,總是希望不要被關注被看到。但已經練就雖不喜歡但可接受,雖不願意但可以去做的狀態。

生命是如此的矛盾,我的內在是如此的害羞內向害怕成為團體焦點,而命運卻把我推向成為老師的角色,逼得我不得不站在台上成為焦點,必需對陌生人說話。我常想這到底是要讓我蛻變的鍛煉,還是對我的懲罰,或是以補足過去的話太少的言語債?就像現在每天寫一篇作文,來補足在學時從來就不寫不繳的作文債?還是這是我的成人生功課,必需做到內無抗拒才算修畢?我不知原因與目的為何,但我起碼已經從害怕排斥進展到可以接受,要能做到毫無抗拒甚至感到喜歡與樂趣,那又會是數十年的功夫了吧!

這就是人生吧!缺什麽就讓你學什麽,怕什麽就讓你做什麽。人在江湖,債早晚要還的,只是早還晚還而已,該做的要做,該調整的要調整,該完成的要完成,這就是生命的功課。生命真的不應只是變老,它必需成長。這真的是命中已定,無論喜歡與否只能持續向前啊!

2019.05.24 08:21:17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