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奇:速效的蛻變 / 林世儒

這就是神聖,自發的神聖。

第一次看到「傳奇」這兩個字眼是在初中的歷史課本,課文中陳述歷朝的文體,漢賦、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和傳奇,書上還提到有三大傳奇 《牡丹亭》《桃花扇》和《長生殿》。詩詞曲賦小說都明白,但什麽是「傳奇」老師沒講,自己也弄不明白,當年也不敢問,只是這個疑問一直放在心上。經過了四十年後,過年家族團聚,為了讓姐姐們重溫舊夢,我研究了五十年前讓全台灣陷入瘋狂的電影「梁山伯與祝英台」,在網路上找到影片並訂正所有的字幕,制成新檔在家族聚會時播放,大家看得如癡如醉,回到當年情景,而我也被劇情感動得含淚看完。

這部淩波和樂蒂主演的黃梅調電影,歌曲特別好聽,雅俗共賞,而且從頭唱到尾,對白很少。每七年重映一次,已過五十年應該會停了吧!重映時上放著電影底下大叔大媽們則忘情的跟著唱,你都不知道花錢進進電影院是來看電影,還是來聽大媽影迷們合唱的,整個電影院變成超大型的歌廳了。我則因此開始對黃梅調的唱腔進行了研究,並加上現代「正向心理學」的技巧,設計了一套唱黃梅調來增加腦內多巴胺的分泌,提高自信與內在力量。透過唱歌來心靈成長,效果快而顯著,當時我還特別辦了一場兩小時的公開課,分享我的研究成果,並帶著出席的來賓們用我研究出的方式唱歌。

課後兩周我接到一通感謝的電話,一位年過六十的女學員,她說她從不曾自己一個人出門,一定要老公或親友相陪才敢到別的城市或地方,但她開始照我教的方法唱歌之後,覺得內在的力量被喚醒而感到信心滿滿,於是自行去到離家一天路程的「武陵農場」,自己在山上過了一周才下山,這是她這輩子的大突破。我很高興聽到她的蛻變,更訝異於老掉牙的「黃梅調」加上現在當紅的「正向心理學」竟然有這麽神奇的效果。

當我知道「黃梅戯」從「昆曲」吸收了大量的理論和技巧來發展後後,我開始去深入了解「昆曲」,這才明白原來歷史課本上說的「傳奇」是明、清兩代一種戲劇文學的體制,也就是劇本。「傳奇」大都以「昆劇」的形式演出,而它的唱腔稱為「水磨調」,整部劇本是由一首又一首的詩或詞和曲所組成的,對白很少,光讀劇本就被文學之美所感動,更別說它集聲音、舞蹈、武術、雜技、空間、顏色、服飾⋯⋯各領域的極致之美所組成,而我以前卻從不知到有這麽優美藝術形式的存在。在2001年5月瀕臨絕跡的「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巴黎總部公佈首屆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當中。

於是我又下工夫去研究「水磨腔」了,在神聖舞蹈的教學當中有幾只舞是需要邊唱邊跳的,我跟過幾位不同的老師學過,關於聲音的部份,他們都沒有更多的說法,就只是唱出或發出某些聲音而已。我也去查閱了好幾份來自葛吉夫大師第一代弟子的筆記(葛不準做筆記,他們私下記的),關於聲音也沒有更多的說明。

三十年來在神聖舞蹈的學習和教導上,我聽到,也傳達,更不斷一直強調要讓理智、情感和身體(運動與本能)三(四)個中心合諧的一起工作。唱歌或聲音正是情感和身體的合諧運作的最佳方式之一,而在這我卻找不到更進一步的資訊,想起我對於「黃梅調」的研究,於是再度自力救濟,嘗試著在「昆曲水磨調」中提取養份,加上我又從印度關於「七個脈輪聲音」的研究和鍛練,以及多年來在「身體工作」上的體會,從體態、嘴型,觀想,關節及肌肉的運用等細節的掌握等,融合成一種唱頌方式。搭配神聖舞蹈動作的進行,發現這樣做就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雖然是相同的舞蹈動作和旋律,調整後卻可以從內在產生出原本所缺的,確定、和諧、優美、虔誠、神聖等高等情感,這些都是以前不曾或極少發生的。

2018年八月在鄭州上教Scale 這支又唱又跳的舞,休息時一位學過聲樂的學員過來跟我說,老師你教的方法,低音主要在腹腔,中音在胸腔,唱到高音時會繞經由後腦到頭頂,並產生頭腔共鳴,最後全身都會產生細微的共鳴震動,非常棒!我相信所謂三個中心和諧的一起工作,也就是三個中心互相共鳴,然後產上出「泛音」,也就是「高等的情感中心」和「高等的理智中心」,對我而言這就是神聖,自發的神聖。

2018.09.05 10:02:35


Meiying:這篇深有感觸。我們上課時只是單純的唱音階而己。就能情感融合著聲音和身體,就連內在也變了,好像自然而然的內在也變得柔軟且有力量。我發現唱Scale的時候,尤其降階的音階A(La)的音。特別能觸及我的「心」。葛吉夫這麼精通數字規律計算,一定有什麼原因。我再仔細聽一次時發現,原來降階時,Si的音降了半個音,所以導致A音階(La)的音,自然而然我們發出的音,也會降低。但不會到半個音。兩個La音頻率也不同。我一直覺得這很神奇這降階的La的音怎麼會如此觸動我。所以剛剛一查發現,La的音是史上公認最完美的音;有440Hz和432Hz非常微妙的差異之爭。Scale的上升音階LRa的音是440Hz,降階時的Ra是偏向432Hz。管弦樂團開始演出前,團員進行試音會由雙簧管吹個基準音 A(現在的國際標準音)然後讓其它樂器依此調音,這個基準音 A (La)的音,440Hz。聽起來響亮吸引注意力,希特勒也用這個音創作軍樂振奮軍心。但貝多芬和莫札特偏向432Hz。就是Scale的降階La的音,聽起來較為溫暖更能觸動人心,一樣是La的音非常細微的不同。小小發現和大家分享。祝大家中秋節快樂看🌙吃🥮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0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