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徒勞而無功 / 王正彥 (上海)


從第一次參加【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和林世儒老師以及高金美老師結緣以來,我的身心狀態改善很多。每次課上狀態提升很快,回到生活中又有所回落。不管我是小突破後的自鳴得意,還是不滿自己的狀態而心生懊惱,再見兩位老師時候始終感受到來自老師的溫和、包容、理解、尊重和接納。內在的小我既想親近老師,又想逃離,想躲得遠遠的,仿佛欠了老師幾個億,見面後又感到很溫暖和親近。

今年春天聽聞林老師在書法上有重大突破,還把成功經驗融入了【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教學方法改進,並且呈現很好的效果,我很期待能夠借助新教法幫助我提升,這次終於等到了。

因為我之前有參加過葛吉夫律動工作坊,經歷過掙紮,抗拒,自責,羞愧,也經驗到自信,清晰,輕松,寧靜,虔誠等情感,注意力品質和身心和諧度顯著提升,對自己有更清晰的了解。可平時自己練習的時候,發現越是努力準備越是跳不好,很多次剛開始練習就選擇草草結束,感到深深的挫敗甚至自我懷疑,難道我就是最差的那位?似乎我只有在課上才能勉強前行。

這次工作坊三日營我們學習了四個不同的葛吉夫律動,其中Scale和Tibetan Dance我有學習過,這讓我感到放鬆了不少。可是實際練習的時候我並沒有多少優勢,只要走神或得意立馬出錯和僵住,忍不住讚嘆新學員進步神速。

林老師多次提醒,不要害怕犯錯,錯了可以優雅地重新開始(這些話我已經聽了很久和很多遍,可是僅停留在頭腦裡回蕩)。頭腦裡太多的評判和期待自己要做好,以及因為做不到而自責羞愧,此起彼伏。團體愈是安靜,我腦袋裡的聲音愈是吵雜,有想強壓下去的衝動,同時又知道這樣做不奏效,甚至立馬有對抗的聲音起來……直到聽林老師說{「神聖舞蹈動作的最初設計,已經算計好了我們何時會犯錯,所以跳錯是必然的。」這時候我的心才稍微放鬆,這次終於不那麽緊張了,犯錯在情理之中,跳不好可以重來,跳不好因為我是普通正常人。

除了多次提醒,老師還提到為何修道就在擔柴運水日常生活中,以及希臘神話西西弗斯的故事,幫助我增加耐心和不舒服的感受待在一起,有空間面對情緒和想法,可以嘗試不理會條件反射的逃跑命令。當手腳搭配動作做不來而痛苦和懊惱,老師提醒不要做多餘的動作,保持數數和努力做出第一拍的動作,當我允許自己停下來再嘗試,逐漸感受到輕鬆和清醒,接下來動作也陸續容易上手和有感覺,全身協調的感覺很美妙。

因為放鬆,兩支新舞Big Seven 和 Conter of Cycion我能夠逐漸做到左右手、腳和頭的連貫配合,盡管還經常做錯,感覺越來越輕盈和清晰,內心不斷升起自信和力量。第三天我們還做了比較覆雜的團體卡農輪動Canon和循環數數,過程中更多地放下自我輕鬆上陣。

因為最近比較長一段時間休息不夠,每天下午困倦的時候我選擇承認自己很困了,而不是努力采取對策和技巧消除困倦。我允許自己經驗困倦來襲,體會與身體的連接和深深的寧靜。盡可能誠實地面對自己,發現狀態反而比較快好起來了,學習效率顯著提高,過程清晰和不用對抗,既輕鬆又省力,效率大幅提升了許多。腦袋裡浮現老師叮嚀的「一切如其所是」「一切如實」「我們神聖舞蹈沒有教……的動作(老師一邊說一邊示範)」……

結合公開課林老師回答某學員提問時說:「神聖舞蹈越跳越會覺得自己跳不好。」我終於解開了心中的疑慮,把頭腦搜集對葛吉夫律動的認知和自己實踐體驗真正結合對應了起來。一方面我覺得自己跳不好,有功夫和技術層面的不足,練習更重要的是鍛練覺知和注意力,不是為了表演給自己或者他人欣賞。

我頭腦裡想著借由練習鍛練自己,實際做的時候卻是期待讓自己符合標準,求「認同」。當期待沒有實現而失落懊惱,我又不敢面對不舒服情緒而想放棄和逃跑。同樣的戲碼反覆發生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難挫折和不舒服的情緒,就想逃跑和躲避。努力嘗試了很多法門,耗費了大量時間精力,卻遲遲不願面對真實的自己,活在幻想的世界自我陶醉與心理安慰,再間歇性不滿意自身狀態而自責懊惱,再然後為自己合理化和編造新的目標去努力奮鬥,如此反覆循環,不斷給自己找事忙而無功。

心智即幻想。真做到如其所是的自我觀察,說來容易做到不容易。

「不帶評判的觀察,是人類智力發展的最高形式。」深深地為克氏的這句話折服。
特別感恩在場的每位同學,你們的每次打開和分享,給予我信任、陪伴、鼓舞和勇氣。
感恩兩位老師只問耕耘不問收獲的教學態度,傾情陪伴和充分信任,幫我連接到自己,發現內在早已擁有的自由和力量。

王正彥 (上海)
2018-12-09 23:16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7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