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含深情地等待 / 吳雪濤 (北京)

SONY DSC

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給孩子做了一場按摩,這場按摩讓我回味琢磨了許久,每次的回味,都有所領悟。

其實給孩子做了好幾次按摩,前幾次的按摩我按流程順序,做的很仔細,但孩子說不舒服,因為有些力道她不喜歡,有些部位她討厭被人碰。於是我們商量不按常規順序,完全依照身體所需進行按摩。

音樂響起,孩子靜靜躺在榻榻米上,我坐在她身體右側,在一個只屬於我們的場域裡,閉上眼睛,等待和孩子連接感慢慢建立。就這樣安靜坐著,直到我想做出其他動作,當時機成熟,動作會自己發生。

看著意識平靜的湖面,忽然靈感出現,就像一條魚兒躍出水面,而在魚兒躍出那一刻,我看見了它,我信任這個潛意識的選擇,對,就是這裡,從這裡開始,我感受到孩子腰部對按摩的期待。

從腰部側面把孩子身體輕輕拉起,然後順勢放下,身體隨著重心轉移而自動搖擺,此時,順著身體擺動的頻率,輕輕撥動腰部,孩子身體隨著搖擺變得更加放鬆。

然後是腿和雙腳,孩子右腿給我感覺像一只受傷的小兔,而他的左腿給我的感覺像一只休憩的小鳥。今天我沒有牽扯按摩她的手臂,把他的頭部和臉部按摩了兩遍,她非常的開心,我沒有去觸碰她的禁區,後背和胸部,按摩完畢,孩子整個人的狀態改變了,沒有了之前的煩躁和緊張,她說非常的舒服。

我意識到這場按摩觸動了我心靈深處的開關,當時的感受我無法言語,只是明白了唯一做出正確抉擇的方式就是不通過頭腦來決定,而是以如其所是的狀態來到生命裡,接受事情按照他自己的方式發生。

「易學按摩」產生的協助不在於改變對方,而是邀請對方轉換對自己的認同,認識到自己是值得被愛,值得被關注,不需要自己做任何努力去表現自己,意識到自己是安全的,不給頭腦與焦慮提供養分及注意力。

如果運用頭腦,我會有很多分析判斷,比如以前我認為孩子應該按摩背部,也總是想說服她,如果孩子同意了呢?那麽,緩解了我的焦慮,孩子卻感到不舒服。我為什麽要用頭腦去分析呢?因為內在有種緊張的驅力,不斷驅使我去達到某個目標,在達成目標之前,我會無法感到滿足。我們總是期待未來,而期待,也是一種暴力。

這場按摩改變了我和孩子後來所有的交互方式。我不再對孩子有任何的打擾和要求,我放下所有的焦慮和擔憂,這個家裡的場域就變了,變的安全了,孩子累了,困了,受傷了,都可以在裡面安心呆著,她想做什麽都可以,她知道做什麽都不再有責備,她不會再提心吊膽。

而這一切正是世儒老師在「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課上,一直強調的那句話「人在安全的環境之下,會自己朝著正向發展。本套按摩的手法、身法、和心法,為的就是要創造出安全的場域。」也是我從咨詢師那裡體會到的——自由與安全!

這一切讓我體會到「無為」的含義,我們總是想幫助孩子,其實,孩子根本不需要你的幫助,你只需要創造出一個場,一個安靜安全的場,讓孩子在裡面能按照自己本來的樣子呈現,不需要你在旁邊演戲,什麽歡欣鼓舞,什麽感謝孩子教會了我,如果你覺得他教會了你,你也一定會想去教會他什麽,你按照自己方式存在,該幹什麽幹什麽,看電視也好,和老公聊天鬥嘴也好,你去打麻將也好,只要這個場在,孩子自然會安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的家長會說,孩子真的出現問題了啊,比如孩子不上學了,孩子沈迷於遊戲,孩子認知出現了問題,有那麽多需要改變的問題,我怎麽能做到不焦慮?

如果孩子出現問題,那麽可以確定的說是這個家病了,只不過是通過孩子呈現出來。我們家長這時候要做的就是退後,反思究竟發生了什麽?孩子成為今天的樣子?我要幫助孩子動機是什麽?我們總期待一切都是好的。總希望達到某種狀態,我們以為自己沒有企圖,其實我們有欲望,有對孩子的指望和期待,當有指望,孩子若實現不了,家長或多或少就有指責。

當孩子生命中出現了困擾,我們能不能不著急去想辦法幫助他,而是退後,讓自己去成長,篤定的去等待,直到某個答案清晰呈現出來,那是一種來自生命的指示,那是你內心真正想做的事,而不是來自於理智和頭腦的分析。只是等待,沒有目的需要急忙去達成,

這就是真正的飽含深情,如其所是。

放下幫助的心,就是對孩子最大的支持!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