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的接觸,相處的藝術 / 志堅 (南寧)

SONY DSC


學習「易學按摩(養生主按摩)」,對我而言,是學習到了與人真實相處的藝術。

最初我以為上完這神奇的課程之後,我身體上的結節會被消除,我會變成很新鮮美好,象最初的樣子;上完課程之後,我知道我收獲的不僅僅是果實,更是得我可以自己去耕種去收獲碩果的途徑。
不過讓我相信,這真的是冥冥中的安排,或者說是真實內在的自己的安排,只是當初迷惑的我不知道而已。

感謝經驗了這次真實的接觸:
記得課程剛開始,要體驗自己的能量和聯接他人的能量,最早是A在身邊選了我,我們之間有一絲緊張,而到課程最後的夥伴,我竟然選擇的還是A,不是我刻意的,就是這樣自然的遇到了。

在課程初期,我不會主動去找夥伴,都是默默等待或者落單,高老師總共「收留」了我兩次,第一次的按摩體驗就是高老師給我做的,很自然舒服,在做頭頂的能量傳輸的時候,我突然流下眼淚,很溫暖的感覺;以前我也常常熱淚盈眶,但都帶著委屈的樣子,不過這次不一樣,就是很溫暖很柔和很安全;高老師對我的分享,只是提到某個動作很舒服,再提到擡起腳的時候,要握住腳跟這樣會讓躺著的人感覺安全等等。而高老師給我擡腳落下後著地的感覺,讓我體驗到從柔軟多彩的天際緩緩及地後踏實的感覺,那樣的自然,這是降生的真實還原麽?並不是那麽痛苦的冷熱交替和大聲啼哭?

李老師也「收留」了我一次,她告訴我,我的力度不夠,只是浮在表面。她還說,我要嘗試去找夥伴才不會落單,要學習不讓自己落單。(生活中,我何嘗不是這樣落單!)

於是,在我想主動出擊的時候,有夥伴先選擇了我:頭部的手法是和一位可愛真誠陽光的朋友B搭檔,我才開始按摩一會,她就睡著了,給我很寬鬆的很開放的感覺。當然,她也是很真誠細心的給予我很好的感受。讓我想起嬰兒就是這樣全然的感受和玩耍。

接下來搭檔的是外地的朋友C,她讓我不緊張,沒有壓力。但是她和我說她要先體驗,我先做,於是我開始腦子一片空白,什麽都忘記了;我在她身上的遠處比劃著手勢,很費力的回憶。然後,快速「下手」。(高老師對我這種的「忐忑很久卻倉促下手」的方式有提醒,也讓我聯想到了我與家人的關系的溝通,也是如此)後來,在我著急哭了的時候,我的夥伴卻發笑了;我誤以為我弄癢了她,就更謹慎了,但是還是不知道怎麽辦,林老師過來了。

他提醒我:「放心,就當是地板,那是地板」。可是,想到那是地板,我更哭了,我更不敢,擔心和害怕更多了,我不知道,當我壓上去的時候,她會不會不舒服,而我會不會摔了,我沒有辦法保護我自己。

後來我的夥伴告訴我,「她當時突然覺得很可笑就笑了」的時候,我卻在想,當時我在很認真的比劃,不知道怎麽做在哭呢!原來,只是只是她覺得可笑而已,沒什麽大不了的;有時候不知道怎麽辦也可以不哭的。(記得童年的時候,開始翻跟頭,不知道怎麽辦就哭,哭了還是不知道怎麽辦等等,生活中的我原來也是這樣的。)

下一個夥伴D讓我很忐忑,因為在上一次按摩分享時, 李老師曾表達過很抗拒她的力度,而這一輪她選擇了我。我有點害怕會不會受虐,不過又有一個直覺,她一定會好好待我的。這次是我先做,於是,我帶著虔誠的心給她按摩,(因為我體驗過了高老師和李老師高品質的按摩之後,大概學習到了一些應有的力度吧);結束後,她和我反饋說:「天啊!原來可以這樣輕啊,蠻舒服,同是女人,為什麽我竟然這麽大力,你卻是那樣輕啊,真是太可怕了。」

我心裡有一點喜滋滋;對我接下來的工作是一種鼓勵。回想起中小學階段,我也曾毫不費力都在前一二名,並且拿很多競賽獎項。

接下來,我本想邀約一位男士,但還是再次落單,高老師又收留了我,這一次,讓我美美的。(一直美到第二天到以後一直都覺得美美的。)這是腳部的按摩,高老師很細致的動作和關照都深深印到了我的身體上,記住這個感受,結束之後,我告訴高老師,我想給我的媽媽做;也提到了和媽媽的關係不那麽親密。

高老師握著我的手,一步一步的接近我,她的身教告訴我,我可以慢慢和媽媽接近,慢慢的建立緊密的關系,這對我真的真的是很有效的教導,我這麽裝這麽叛逆的心靈,以前的我很難聽得進別人的勸導,而這次,就是這樣的學習,我學到了如何建立親密關系。想起了我的青春期,早戀,叛逆,因為我的一直要,不會付出,累壞了那位所謂白馬王子,他離開了。原來親密關系,也是相互的,走吧走吧感謝相遇。

可是,考驗來了,這次遇到了E,她給我好大的壓力:她這麽適當準確的力道和嚴謹的手法讓我呼吸得很好,對我脖子也很呵護;可是我依然感覺到壓力,我知道是我不能同等給予她而帶來的壓力。

我給她做的時候,開始很認真的想了好久,做起來發現不對勁,又開始懊悔自己沒有準備好就開始了,一會又忘記了動作,又開始無助哭起來!然後看著她起伏的背脊,突然有一絲討厭,為什麽我要對你好,我就是做不好嘛!但是又感到很抱歉,她也是這樣柔軟,我有一種罪惡感;因為整個過程,我帶著對E的一種又敬又怕的心態,所以總是掌握不了力度,結束的時候我不敢問細節,含含糊糊的說了幾句我也不記得的話,也依稀記得E給我拋下一句啥話之後起身離開了,我默默的整理毯子整理自己。

平靜之後,我去到休息的地方試圖接近她,想得到了我要的答案,她回答說:「你把我給你的力道還回來給我就行了」,「有不舒服的地方,你過程中可以說的,你說了,我才知道」沒有任何多餘的話和安慰或者同感。

記得我還和E分享過葛吉夫先生的書中的一個案例,關於吃得很多但營養不良的年輕人的案例,我說我好像吃主食很多但胖不起來,YH還跟我提醒一句——也許,我一直在消耗。是啊,謝謝YH,讓我知道,我不必要消耗在多餘的表情和感情中,即使我還不回來你同樣的力度,那也過去了,下次吧,哈哈。我的伴侶就是這樣理性,還有各種高要求和高標準,似乎根本不照顧我的感受。

最後一次的夥伴選擇,真實自然的,我主動和自然的遇到了A。也就是最初和最後,我們還是相遇了,也許這就是我轉了一圈學習和考驗之後,要和我的問題真實的面對了;這個夥伴讓我感覺象一只兔子,安靜會很乖巧,動起來會很活波或容易驚嚇。

這一次,我很坦然很放鬆,知道自己要聯接和照顧對方的感受,雖然開始有一些遲疑和忘記,可是慢慢的,我平靜了,知道自己在做什麽,也知道遇到問題要怎樣做。真是太感謝了。

三天的課程,好像一次人生的縮影,看到了自己生命的狀態。但是更慶幸的是,我得到了解決問題的法寶,我知道了如何去做,而不是,盲目去消耗;依著這樣的方法,我可以好好的愛自己,也可以好好愛他人,當然,這需要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可以馬上開始新的旅程。只要,記得自己,記得身體的感受。

後話:我依然害怕自己會照著別人的模樣畫葫蘆,我忍住急迫想翻書看看別人對「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的分享念頭,寫下了自己真實的記錄;而在此之前,我所寫的很多的作文論文言論等等,諸多都是在畫葫蘆啊,現在的感覺真的很踏實。

謝謝高老師和林老師,謝謝李老師,謝謝夥伴們!謝謝自己的身體。
提醒自己:
記得,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情。
要慢慢的接近。
爬行時把身體的重量放在手臂上。
當全然的把身體的重量加到對方身上的時候,自己是最放鬆的,對方亦是最舒適的。
。。。。。。。待補充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