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答案共修給 / 趙娟 (廣州)

SONY DSC


以前的我是個「問題女王」,好多好多的問題等著在外面尋找答案。2011年遇到林老師與高老師,在公開課上、在課堂上有合適機會我就提問;遇到南寧的李錚老師,抓住機會我就提問;遇到廣州曼陀羅的張小劍,逮著機會我就提問……總之,遇到在我心中比我懂得多的人,我就提問,以為這樣就可以找到答案,以為這樣就可以自我成長,以為這樣我就是很謙虛,以為著很多的以為……

人是由幾大塊重要部分(頭腦、情感、身體)組合而成的,當我問很多問題的時候,老師們或前輩們都很耐心地解答,可我收獲的不多,我把這種現象歸因為我不夠聰明,我的理解力一般等,我用仰慕的目光看著他們,心中暗語:「我什麽時候才能到達他們的狀態啊?」我在進步他們也在進步,我可能永遠無法達到他們的高度,或者永遠無法追上跟他們同等的素質。

通過共修我發現以上這些想法多數是我的頭腦與情感部分在工作,通過共修我的身體部分開始復甦起來,那麽在過去幾十年一直用頭腦與情感部分工作的舊有模式像潤物細無聲那樣一點一點開始發生了變化。

「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共修已有三年左右的時間。這三年左右的時光中,看似我內在品質變化不大,生活中發生的痛苦的事情一樣也沒減少,甚至更多,可我在面對時我多了一點點的從容與淡定,讓我從以前養成的驚慌、悲傷、頹廢、自卑、無力、狀態外等改不過來毛病,開始建立起一絲絲的自主力量。別小看這份微弱的力量,它是之前自認為軟弱的我缺乏了近35年,就像藏在地下室35年了,現在地下室有了間隙,有束陽光照射進來,這束陽光透過這間隙開始溫暖著我。

「易學按摩/養生主按摩」的共修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從南寧學習回來共修了兩次,可這兩次的收獲,都是平時無法在頭腦與情感工作的時候所能收獲的。從小到大,除了在白天日常工作與生活中我膽小害怕失去以外,在夢中我也變著花樣地嚇自己,經常做些惡夢,在夢中我被嚇得雙肩緊縮,所以當驚醒時頭痛、肩痛、背痛,還有就是心痛……自己生活在夢中,還編著惡夢強化著自己的夢,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身心狀態也好不到那裡去,那麽生活與工作的品質可想而知。當然,這是我兒時的生命底色,這是我需要療癒的部分。

「易學按摩/養生主按摩」中要覺察按摩者的呼吸,同時也要覺知自己的呼吸,盡量讓雙方的呼吸同步,僅這項練習就給練習覺知、練習自我觀察注入了生命力。今天早上我同樣在做著惡夢,就在惡夢開始發生的時候,我醒了,我靜靜地躺在床上,疼愛地摸著即將緊縮的雙肩,默默地沈浸著然後自然地蘇醒。在夢中,在惡夢即將開拍的一瞬間,身體覺知自動出現,這份身體覺知就是愛的精靈,陪伴著我,滋養著我……

這些收獲都是在之前的35年裡無法得到的,在之後的共修中身體給出的答案。

親們,多參加共修吧,共修的過程當中就是練習頭腦、情感、身體幾大部分的平衡,是平時我們絞破腦袋、撕裂情感都無法達到的狀態。共修是屬於團體的工作,能量比較聚焦,突破自我的機會也會增多,再說共修也不需要花錢,又可以滋養我們,何樂而不為呢!當然,這份對共修的珍惜,也需要長時間共修後才能體會到。

最後分享一句話:「心中哪,命就在那。總是把心放在外面的人,終將一無所獲」。共修,就是把我們從外面尋找答案的心帶回到我們自己的身體裡面,讓心可以真正地回家!

廣州的同學:趙娟
2014.5.27.早晨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2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