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wonder 驚奇中 / 黃詩君(台北)


當「In Wonder 驚奇中」的旋律想起,心立即回到在鹿橋參加「易學靜心營」的第一晚。雨後的氣溫微涼,空氣中有著淡淡的青草香。我在小湖畔的木屋裡,枕著頭,聆聽此起彼落的蛙鳴和各式的昆蟲鳴叫。夜,以一種奇妙的形式,鑽進我的皮膚裡。

一早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就帶來驚奇。隨著奧修設計的五個階段,我彷彿全身洗了一個徹底的澡,有一種前所未有的乾淨感,一身的舒爽輕盈。

這三天,我們練習所謂的「一心一境」。放東西時,不發出聲音,需要帶著極高的注意力。用餐時,改成非慣用手,並且全程雙腳腳底都要接觸地板,不可抬腳或翹二郎腿。這些生活中的小練習,帶我們時時刻刻回到當下。這就是一種「攝心」的過程。

三日的「易學靜心營」,以許多動態式的靜心活動與遊戲的方式進行,有別於一般的安靜打坐,活動設計非常豐富有趣,我像孩子般玩得好痛快,時時處於「驚奇中 In Wonder」。

世儒老師說起他在電腦公司工作時的好朋友,台灣第一台中文個人電腦的設計者J.J.的故事,並且邀請我們試用J.J.新設計的AI移動式聲控照相機。當時的我好興奮。

原來,我們都是這些新型AI 照相機。當我是AI機器人時,我必須聽從夥伴的指令,一會兒要向前移動五步,一會兒身體要前傾去抱一棵大樹。整個過程都要閉上眼睛,探索這個世界。最後夥伴會帶我來到一個他心儀的景點,然後輕輕拍一下我的頭。我就要瞬間張開眼睛,記錄當下的美景後再閉起眼睛。

一開始,要在陡峭的山坡閉眼探索,要先克服心中的恐懼,而且要能完全信任夥伴,這些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知道,我正在學習生命最難的功課–「臣服 Surrender」。一旦關閉視覺,其他感官立即開啟,我聽見「紅色」的鳥鳴,聞到「七彩」的花香,瞬間進入一個魔幻的感官新世界。

當我小心翼翼撫摸一棵長滿刺的樹時,彷彿可以聽見樹的呢喃:「有時候帶刺是必要的,請好好的守護自己」。特別是當夥伴拍一下我的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個錐狀型的大刺,斑駁的灰白紋路交雜,這是多麼特別的樹幹。瞬間張開眼的那一剎那,像是電影裡的特寫鏡頭,帶來強大的衝擊感,立刻像海浪般深深的打進腦海裡。

討論時,老師問我們扮演AI照相機時,和平常的看有何不同。這種被動印入眼簾的畫面,和平常主動去抓取外在事物的感受真的完全不一樣。能量的運作,是完全相反的方向,一個往內,一個往外。我瞬間能理解老師提到的《心經》,為何是「照見」五蘊皆空,而不是「看見」五蘊皆空的原因了。

世儒老師與金美老師就是以這種充滿創意的方式帶我們理解《心經》《大學》以及《易經》所要闡述的道理,教會我們用全身的感官去經驗經典的真義。

至今,「易學靜心營」所帶來的生命品質,仍持續活在細胞中,就像那些蛙鳴,在湖面上迴盪,久久無法散去。真是令我身處在「In wonder 驚奇中」的三天,並不斷地持續著。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7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