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到不同品質的「奧修靜心」 / 熊柏豪 (台北)


我之前有研究過奧修的「亢達里尼靜心 Kundalini Meditation」,那是因為在上治療團體課時,能量從海底輪到頂輪時卡到了出不去,這時治療結束了,出不去的能量感覺像水泥一樣在腦袋結塊,帶領課程的老師也第一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想不出辦法,只能囑咐我好好休息。

在求救無門的情況下,我感到非常焦慮,當時我在捷運上,腦袋膨脹暈眩感越發強烈。這時想到每週三「易學律動」的世儒老師,就急忙在line上求助,老師建議我做「亢達里尼靜心」的抖動,然後再去洗個鹽水澡,我照著做,果然情況好轉了。

我對「亢達里尼靜心」印像最深刻的時抖動的階段,Youtube裡的影片沒有特別說明,就只是單純看到人在抖動,而在治療團體課時,指導老師也只是說要放鬆身體,然後腳要像紮根一樣的穩定站在地面上,回想起那時她的示範,與其說是抖動,更像是在快速做半蹲,而我自己是做得重心很不穩,抖動幅度也不大,更不要說放鬆的程度也有限。

直到在這次在「易學按摩」進階課程結尾時,世儒老師所指導的「亢達里尼靜心」讓我感覺到不一樣的靜心品質,藉由放掉脖子和腰部的控制,我體會到深層肌肉放鬆的感覺,身體就自然地在以ㄧ種韻律抖動,同時感受到肌肉藉著抖動的力量在自行按摩,身心感到非常愉悅。到了隔天依舊精神氣爽,感覺到一部分的細胞還在自行快樂地抖動著,原本淤積沈重的能量塊彷彿被代謝掉了,換成了蓬鬆柔軟的能量。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幾個月前由於我的提問,於是有一次在「易學律動」的課後,世儒老師請我以及是奧修門徒的學姐們上去示範「動態靜心 」第一階段「混亂呼吸」的部分。我就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在胡亂拍打,與其說是在「混亂呼吸」倒不如說是在亂擤鼻涕。輪到奧修門徒的學姊們上去示範時,她們的手臂就像揮舞翅膀的老鷹,呼吸都好有深度,讓我看得目瞪口呆。

最後換老師示範時,我實在是太震撼了,他並沒有揮舞雙臂,而是整個身體用一種搭配著呼吸速度的特殊韻律在擺動,大量的空氣他的鼻孔不斷地快速噴出,同時產生巨大的聲響,整個狀態令我咋舌,那份全然讓人超級有感。世儒老師的動作和學姊們比起來輕鬆省力非常多,效果卻更加的深入,呼吸量更大、更深、更快、更亂,實在是太神了,令人嘆為觀止。我很難用言語適切的表達我所看到的,非常期望能夠有機會,在老師帶領的靜心課程中去學習,去體驗靜心的精髓。🙏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03 人瀏覽,本日 2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