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神舞,遇見自己 / 鄺自珍 (南寧)

SONY DSC

「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三日營結束了,對自己來說,生活的考驗依舊在,只是此時的自己,內心在面對生活的考驗時,有了些許淡定和從容。

一直以來,身體的緊張,內心的焦慮,頭腦的胡思亂想成為我過往二十餘年生活中的狀態,我全然不知,跟著周圍的滿世界打轉,還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自從練習神舞,上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的課程,參加李老師的共修,及蒙老師的國學誦讀,我開始對自己有了新的認識和瞭解。

從對身體緊張、自己情緒化的全然不知曉,到慢慢認識到自己內在的緊張,以及不斷向外尋求安全感,開始向內在看。自己內在的混亂,不去觸碰,發現轉移注意力,可以將情緒拋一邊,可是我以前沒有意識到,這些情緒全部躲藏在我的身體裡,只是我習慣用我的頭腦去控制我的身體,我的情感,我以為我做得多麼天衣無縫,對於情緒,其實我真的不瞭解。

一直到開始上林老師、高老師的課程,我向內在開自己,才發現自己被壓抑的許多部分藏在身體的每個角落裡,它們在向我呐喊,可是我卻沒有真心去觀照自己的身體,沒有去傾聽它們對我所說的隻言片語,我成為了頭腦的工具。我以為我自己是多麼有愛心,多麼富有情感,慢慢去深入瞭解自己,發現自己內心裡藏著更多的是憤怒,是怨恨,是對生活種種的不滿意,對自己,對別人的挑剔,也不願意去承認與看到這些。自己給自己說理,也發現自己不真的那麼有愛,而是缺乏愛,所以總是會有一種自怨自艾,自我愛憐的情緒在作怪。每當這情緒來了,我的臉部表情馬上變成可憐兮兮,像全世界人欠我債似的,我開始聽從頭腦,陷入了一波又一波的痛苦中。

直到有一天,在課堂上經驗了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想被活出來的品質在內心升起,我不願意再像從前一樣,做頭腦的奴隸,我要成為的是我自己;每次課程結束後,老師也會善意提醒,課程結束後的日常生活,才是我們修習的場所。的確如此,每一次上完神舞,我開始去面對我自己的一切,工作、家庭、情感,我也逃不了。

以前遇事總想逃避,就像在跳舞時,手手腳腳一起做的時候,對於我來說是困難的,我不習慣將主動權把握在自己手上,而是能逃避則逃避,不想背負責任;當老師允許我犯錯誤時,對自己有更大的允許時,我像一個小孩兒,老師對我那無比寬容的慈悲和關愛,我開始戰戰兢兢,去嘗試新的動作,嘗試一遍一遍的重新開始,我也慢慢學會了對自己的身體,對自己的情緒,對自己的頭腦有耐心的等待,而不是批判,或者盲目轉移注意力;課程上的每一次練習,照見生活中自己的真實狀態。我聽從了老師的建議,嘗試一步一步慢下來,去和自己待在一起,去覺察我的情緒,而不是批判。

記得「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七日營後的一次在QQ的聊天中,老師說了這麼一句「保持不迎不拒的觀察」就好了,當時的自己也不太懂是什麼意思。在生活中不斷去經驗的時候,我好像能理解一些這句話的意思;很多時候,自己對於好的東西總是很喜歡去迎合,對不好的就想逃避,沒有真正去經驗一次不迎不拒;當痛苦來臨了,我開始嘗試去覺察我自己內在的情緒,去觀看頭腦中的念頭,我開始慢慢不逃避了,原來在那個當下,我可以選擇和情緒待在一起,和身體待在一起,和頭腦待在一起,我並不等同於他們(以前我會經常將自己等同於情緒,所以經常陷入情緒的苦惱中)。有了這次經驗之後,我慢慢可以從自己情緒中走出來,這時候不認同這些情緒是自己本來,幫助自己走出每一次情緒的速度越來越快,這也是我以前所沒經驗過的。

每一次「易學律動」的課程,對於我來說,都是不斷深入自我的過程。這次的課程,讓我經驗到愛在身體中流動的美妙;冰封的情感中心,自我保護的鎧甲將自己層層圍裹,我看到自己的自導自演,是一出出苦情戲;我害怕在眾人面前展示自己,害怕面對陌生的環境,我好強著不敢承認。

在舞團公開示範前,我身體的緊張告訴我,這些恐懼又要來襲了,頭腦開始蠢蠢欲動要編一大堆的故事和理由想讓我放棄這次的示範表演,我感覺心輪開始被頭腦帶著走,開始緊縮了,我擔心和害怕自己做不好,怕出錯,可是內在有個聲音在告訴我,這是一次面對自己的機會,好好待著就好。

我開始回神,慢慢將注意力帶到身體緊張的部位,開始嘗試去放鬆,把過於用力的部位能放掉力量的儘量去放掉,配合呼吸,頭腦終於可以安靜一些了,最起碼想逃跑的欲望開始慢慢減退;硬著頭皮上場,跳《西藏旋律》時,忘記了音樂,身體緊張又出現,做動作有過分用力的現象,呀,我的頭快要炸了;我內在有些混亂,加頭時,擔心害怕又來了,這會兒考驗真難過:猛然間想起,還有音樂可以讓我回過神來,我就順著音樂,我放在外在的注意力,一點點再放回自己身上,跟著團隊,重新開始。

有了音樂的節律,身體的緊張漸漸減少,直到跳了《第五必修》,我開始選擇我能做的部分去做,而不是胡亂去做我所不能做的,我的心輪開始解凍,我感覺到自己比跳第一支舞的時候,放鬆多了,原來不會做也真的不要緊,內在輕鬆自在面對周遭的一切,感覺真好;我想不到,心輪經過這個考驗之後,那個原有很多的緊張和害怕開始釋放了,心輪的能量開始流動起來,原本認為自己頭腦所瞭解的情感,在情感中心不適用了。這時候,衝開了的心輪,讓我對情感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當晚我自己哼著《愛在四方》的旋律走回家,走著走著,我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了前所未有的柔軟,那柔軟中帶著力量,我嘗試做了些神舞的動作,確實與之前的感覺很不一樣,不用很多的力量,卻可以做到某些動作;我也開始對自己要重新認識了:從前角色顛倒錯位,習慣扮演男性剛強的一面武裝自己的脆弱,如今慢慢再回歸女性本色演出時,反倒有些不習慣了;這也讓我意識到,很多身體的疾病也就是做了自己不該做的事情而得,如今回歸女孩兒,承認自己是個女孩兒,活出一個女孩兒的生活對於自己來說也是一種別樣的體驗。

感謝一直以來耐心教導我的林老師、高老師、李老師、蒙老師,感謝一起共修的同仁們,感謝這所有一切的因緣,讓我有機會重新認識自己,發現自己,成為自己,向未知的實相敞開 ;也感謝自己對自己的不拋棄,不放棄,才有今天從鄺仔到鄺妞的轉變。不信的,請看圖,O(∩∩)O哈哈~ 鄺仔(有點爺的范兒麼?)^^

蛻變後的鄺妞@~@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