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於被誤解的身教 / 王郁婷 (台北)


因為調課,意外形成了我在八天的時間上了台北週六班和新竹週日班二個整天,和台北週二班以及台北週三班,三個兩小時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到了倒數第二堂課的最後靜心時間,我的眼淚跑了出來,讓我有些驚慌失措。分享的時候,我變成「有情緒的小孩」,把練習不來、無法跟上大家速度的挫敗感,化作對世儒老師的指責,認為老師週日教的和週二教的不一樣,前面練好的,後來又改了。我把氣出在老師身上,老師他沒有為自己辯護或解釋,只是帶著想要理解的態度,溫和的傾聽著,我感受到他的無聲關懷。

隔了一天,再次上課。我記住金美老師的提醒:「神聖舞蹈是鍛鍊活在當下的法門。不需要打破慣性,只需要把每次的指令當作新的來做。」我發現我慢慢找回對自己出錯的包容度。我也逐漸明白前一天伴隨挫敗感而來的生氣,是因為我認為自己已經練習過好多次了,怎麼還會出錯。要說服自己~錯了沒關係,真難。

我沒有意識地在指責自己。加上「托缽僧死亡慶典」這首快動作的舞曲,手腳頭肩四個部位的每個動作都要很迅速同時移動,我在練習的時候一直都處在很緊張,擔心跟不上、始終做不到位的狀態中。在練習結束後的靜坐時,來不及消化的情緒,全部化作淚水蜂擁而上。當我明白自己的整個心路歷程之後,我也明白老師變換指令並不是要整人,而是有其教學目的的。

我問世儒老師:「面對他人的指責、誤解、各式各樣的投射,你的內在發生了什麼呢?我看老師經常都是沈默以對,沒有解釋。」世儒老師平靜的回答我說:「首先,他個人並沒有感覺到被攻擊。他認為他那些指責、誤解、以及投射等都是理所當然的。」我用我的身心全然的去聽老師說的話,我感受到一種全然被理解和接納的感動,心裡的歉疚感也逐漸消融。原諒自己昨天發了一頓脾氣。

世儒老師進一步說:「我們在『易學律動』的課程裡,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要培養出二種能力,第一是『安於不被他人了解的能力』,第二是『安於被他人誤解的能力』。」我想這不就是六波羅密裡的「忍辱波羅密」嗎?世儒老師在我面前以身示道,讓我震撼。我聽過許多教導,但是此生是第一次被這樣對待。大多數的人被誤會了,總是急於解釋或指責他人。麗美同學發現這裡面的情緒是恐懼,害怕自己被誤解。這是人之常情。

世儒老師回應:「透過課程的訓練我們首先會清楚自己的運作模式,然後對他人的反應也能了然於心。當我們明白『人』這部『機器』的運作方式,了解人們必然會有這樣的作為,我們擺脫不了自己的『機械性』時,也是這樣的在誤解別人,因此當看清處這一點,自然就不再有害怕或委屈,有了這樣的理解,內心自然就會產生出對人的接納和包容,因為每個人都是陷在這種身不由己的無奈啊!想要改善這個困境,除非『人』能夠看到這點,而且願意『工作自己』才行,而這也正是我們每週在此相聚,一起鍛鍊的目的之一啊!」

我看見這背後有了解、有慈悲,讓人感受到被真實的接納。我自己經驗到世儒老師當時的沈默裡頭,是沒有評價、沒有分析,也沒有改變的意圖,只有看見和理解。他的「臨在」協助我也體會到祂,那時候是一種很穩定的力量,讓我知道不必在意、糾結在那些誤解。

感謝世儒老師和金美老師的身教,還有週三班一起共修的夥伴們😊

2022/11/09 Yuting 於易學律動週三班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7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