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線:縫出美好的「我」(272) / 林世儒

這次在「葛吉夫律動國際營」裡,我和其他三位老師一起合教了由五大段落所組成的,一支長達十多分鐘的神聖舞蹈,當然極為複雜與困難,每一個段落都讓同學們吃盡苦頭,但我們也借此鍛練不怕錯誤不畏艱難,就在挫折與混亂當中,依舊能夠定下心來,不受影響的持續進展。到了最後一天早上,

誤區:錯把「用力」當「努力」/ 林世儒

在做完經由詳細解說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之後,在團體分享的環節,她感歎的説:「這幾年的動態靜心和個案都白做了,原來我的問題不是能量卡住,不是童年制約,更不是心理創傷,我只是一直都是在用力用錯方向而已。」

毅力:優雅的重新開始 (273) / 林世儒

幾天前和Kaveesha 聊天時她說我很有毅力,能夠堅持方向並深入學習,她自己就很難做到這一點。我回答她說:「其實我做事很容易虎頭蛇尾,經常是三分鐘熱度啊!」其實我並沒有她所認為的毅力和堅持,也經常氣餒並直接放棄,我討厭受苦,更無耐心等待,但很多人卻以為我很有毅力,又能堅持學習,這是怎麽回事?

錯誤:生命中最重要的老師 (274) / 林世儒

有一天一位與我同姓的友人比較晚到,看著她一臉憔悴,整個人非常虛弱,大家都十分關切,並提供各種可的協助。她自述目前處在身心極不平衡的狀態,希望我能為她用「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的手法壓按背部,基於對她的關心與友誼我當然立即答應,並馬上就到個案室為她按背……

豁達:允許失敗學會輸 (275) / 林世儒

輪到我時快步向前,找到鞋穿上後,在繫鞋帶時,突然怎麽都繫不上,始終打不了結,雖然自己當時並不覺得特別緊張或慌亂,但就是完成不了,別列的同學都已經換了兩人,我才繫上一只鞋子。這時候老師看著我然後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字,等到回到座位,我才看清她寫的是……

「中」-不偏不倚,不受影響 / 林世儒

有一回在她去印度參加國際年會並發表學術論文的前一天早上,我接她外出,她正和航空公司聯絡確認機位,航空公司說他沒訂位,要下周才有機位,她既沒生氣也不焦慮,只是溫和說他確定訂過位了,請航空公司重新檢查訂位資料再通知她,然後若無其事的和我去參觀故宮博物院,一整天我看不出這件事情對她有任何的影響。

盲點:看得見別人,卻看不見自己 (277) / 林世儒

老師先畫上了一筆,接下來同學依照指示陸續上前畫畫,沒多久就有兩三個人一起畫了很久,也有人是畫完回到坐位之後,又跑上去塗塗改改,我實在很看不下去,怎都不聽清楚老師的指示,就自己亂畫,內心有一個強烈的衝動,要上前去把畫給撕了,給這些人一頓棒喝……

抉擇:美麗的姐姐,還是漂亮的妹妹 (278) / 林世儒

有一對美麗的孿生姐妹,長得一模一樣,從外表看完全分變不出誰是姐姐誰是妹妹。她們總是穿著同樣的衣服,完全相同的裝扮,然後每天攜手穿梭在人群當中,我們經常看得到她們的身影。但是非常奇怪的事情是,如果人們第一眼看到的是漂亮的妹妹,那麽就會留戀不已,眼睛舍不得離開她的身影,渴望時時見到她,並且期待與她永遠相處在一起,不願分離。反之如果第一眼見到的是美麗的姐姐,每個人都會想要離她越遠越好…..

三藏:無用無能的關鍵腳色 / 林世儒 (279)

說起唐三藏在書中這人可是個異數,第一個他是人,其他的角色幾乎都是妖怪,包括他的幾個助他取經的重要徒弟,第二他的個性軟弱無能,似乎除了會念「緊箍咒」和「悟空救我」之外,不知道還會什麽?耳根子又軟,又喜歡聽豬八戒搬弄是非,以及老是被妖精所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