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吸改變,世界跟著改變 / 熊柏豪 (台北)

我開始覺得好像世界有變得不一樣了,似乎更沒有距離了,而我的注意力也自然地有向內的流動,身體的緊繃感釋放很大,胸悶感也平息了,對自己的呼吸有信任感了,在剛上【易學律動/神聖舞蹈】時內裡一直有種醞釀感,而現在似乎有種蛻變,有種湧動的感覺。

傷口,原來會發光 / 黃詩君 (台北)

人的相處就是這麼微妙。她的反應也觸碰到我的傷口,我當下表達我的委屈,因為她的提問,我熱情的給予回饋,沒想到她竟然對我有情緒。我的童年同樣有傷。我總是熱情的對待別人,但有時太過直接,無形中得罪了別人卻不知道。當他人對我開始冷淡或排斥,我只覺得委屈,卻不知所以然……

《與奇人相遇》之後 / 黃詩君 (台北)

在他展開求道的冒險旅程時,他的老師就曾警告過他,一路上會有生命危險,但也會出現引導。我同時看到主動與被動兩股力量在他身上運行著。他的求道之路從來不因遭遇困難就放棄,即使在沙漠中遭遇風暴而迷路,夥伴因此失去性命,他仍堅持繼續前進,這是他的主動精神,充分展示了他求道的意願與意志。

一起享有跳躍性的蛻變 / 黃詩君(台北)

頭三年,我逼著自己上課。雖然上課的過程內心糾結,但跳完舞到之後靜坐的一剎那,我感覺到意識的擴展以及能量的穩定下沈。臉部線條放鬆許多,翻騰不已的情緒可以安歇,頭腦變得如此清楚明白,我著迷於這樣安穩清明的狀態,甚至希望延續這樣的狀態,在生命中活出這樣的精神。

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 黃詩君 (台北)

葛吉夫說我們的內在其實一直處於分裂的狀態,因為內在是由「諸我」所組成的。我看見內在有一個「我」,在不認同於權威的情況下,我其實想要挑戰權威。這個權威可能是老師或團體。但我常常把這個我壓抑下來,為了尊重領導者,也為了團體的和諧,更害怕因為發出不同的聲音而被團體排斥。今天的這個「我」……

如花綻放的美好 / 黃詩君 (台北)

體感上,在吸氣時,會有一種氣往上提,就像我們想要笑時,會有一股向上的動力,然後整個身體的細胞呈現向外打開的狀態。每一次吸氣,身體狀態的確如同花開。吐氣時,整個身體會有一種重力往下掉的感覺。因為所有的細胞都鬆開,並且放掉力氣。想像自己把所有的重量都交給臀部,臀部再交給坐墊或是地板。在吐氣時,放掉所有緊抓的力量。

感動:承擔苦難、迎向覺醒 / 黃詩君 (台北)

我可以感覺到整個場有一種巨大的焦慮與慌亂的能量不斷流竄著。好幾個夥伴都處於暴風圈中不斷掙扎,在苦海中浮浮沉沉。我深深感受到他們的混亂,然而沒有一個人停下腳步,仍舊持續努力的、認真的、用盡全身的氣力,想要拼湊出所有的動作。當下的那一刻,我深深的被感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