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節帶來品質的巨大改進 / 熊柏豪 (台北)

為了驗證,我每天早上都依照世儒老師所教的方式,做練習一次「亢達里尼靜心」的抖動。的確在練習完後,腰椎痠痛感就平復了,雖然在每天工作的過程中還是會累積疲勞,但那種疲勞卻是非常微小,我覺得這個就是身體的疲勞,而在晚上入睡前我才會感到比較明顯的酸痛,而這酸痛在隔天做完抖動後又被代謝掉了。

自問:人生精彩天作安排 (271) / 林世儒

在2019葛吉夫國際律動營的第二天,我上台教 Prayer in Three Parts 中的intermate 段落,休息時間Avrom老師過來對我說:「我知道你有在教神聖舞蹈,而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教學,整過過程讓我印像非常深刻,我想邀請你和我共同帶領我在希臘帶領的國際律動營,當然今年已經來不及安排,但我們可以考慮在2020。」在七天的律動營結束之後,他又再度提出邀約,並鼓勵我說,這是一個踏出華語區域與世界接軌的機會,要我慎重考慮一下這個提議。

大佛般的慈悲眼神 / 王貞 (南寧)

在林老師三天的課程中,有一個小小插曲,就是學員A感到神聖舞蹈很難,不想繼續跳舞的事情。我曾與A有一面之緣,學習中我曾發現她休息時一個人坐在角落,神情孤落,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她說她對這次學習有很高的期望,但現在沒有體會到。我對於神聖舞蹈知之甚少,對於她的困惑也只是共勉的話語。之後出現她拒絕跳舞的情況,世儒老師……

針線:縫出美好的「我」(272) / 林世儒

這次在「葛吉夫律動國際營」裡,我和其他三位老師一起合教了由五大段落所組成的,一支長達十多分鐘的神聖舞蹈,當然極為複雜與困難,每一個段落都讓同學們吃盡苦頭,但我們也借此鍛練不怕錯誤不畏艱難,就在挫折與混亂當中,依舊能夠定下心來,不受影響的持續進展。到了最後一天早上,

體驗到不同品質的「奧修靜心」 / 熊柏豪 (台北)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幾個月前由於我的提問,於是有一次在「易學律動」的課後,世儒老師請我以及是奧修門徒的學姐們上去示範「動態靜心 」第一階段「混亂呼吸」的部分。我就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在胡亂拍打,與其說是在「混亂呼吸」倒不如說是在亂擤鼻涕。輪到奧修門徒的學姊們上去示範時……

誤區:錯把「用力」當「努力」/ 林世儒

在做完經由詳細解說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之後,在團體分享的環節,她感歎的説:「這幾年的動態靜心和個案都白做了,原來我的問題不是能量卡住,不是童年制約,更不是心理創傷,我只是一直都是在用力用錯方向而已。」

毅力:優雅的重新開始 (273) / 林世儒

幾天前和Kaveesha 聊天時她說我很有毅力,能夠堅持方向並深入學習,她自己就很難做到這一點。我回答她說:「其實我做事很容易虎頭蛇尾,經常是三分鐘熱度啊!」其實我並沒有她所認為的毅力和堅持,也經常氣餒並直接放棄,我討厭受苦,更無耐心等待,但很多人卻以為我很有毅力,又能堅持學習,這是怎麽回事?

豁達:允許失敗學會輸 (275) / 林世儒

輪到我時快步向前,找到鞋穿上後,在繫鞋帶時,突然怎麽都繫不上,始終打不了結,雖然自己當時並不覺得特別緊張或慌亂,但就是完成不了,別列的同學都已經換了兩人,我才繫上一只鞋子。這時候老師看著我然後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字,等到回到座位,我才看清她寫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