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的崩塌與重建 /方圓(上海)

在與人相處時,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內在的念頭所占據,「我想要把事情做到完美」,「我想要用我的方式幫助面前這個人脫困」等等。而被忽略的事實是,在我之外那是另一個真實的人,他有著自己的想法,有著自己的阻礙,也有著需要自己突破的關隘。這很像是葛吉夫所說的「內在顧慮」與「外在考量」的內容。

生命蛻變從「慈」開始 / 林世儒

看到這個數據令人悲哀與氣餒,難道人在十歲時就注定了生命的未來發展而且無法改變?好消息是,當時美國最貧窮,社經地位最低,成績最差的印地安保留區的小學生,在經過以杜維克(Carol Dweck)博士的理論應用在教學上一年後,改變了思維模式,結果學測成績遠高於美國最富裕、資源最好、父母教育程度最高,學生來自微軟公司員工小孩的西雅圖小學學生。這一结果證明了改變思維模式,就可以為帶來生命成長與成就上的大幅度進展。

考驗開始於回到生活中 / 尚靈心(北京)

我問到:「老師,當您講到本能中心的豬八戒好吃懶做,貪財好色的時候,後面說了『那也挺好的』,這句驚呆我了。這也好?當然啦,本能中心是人類繁衍下去的基礎,當然需要了。老師,我給您說說我做的自我觀察吧,就好像我覺察到我的模式哈,9號沒有目標,就把別人的目標當成自己的目標;只要你說個什麼,我就有乾勁,有動力去做,你要是問我自己要什麼,我就說不清楚了。

穿越【霧卡VUCA】的易學律動 / 林世儒

【霧卡VUCA】是Volatility(易變性)、Uncertainty(不確定性)、Complexity(複雜性)、Ambiguity(模糊性)的縮寫。因此【霧卡VUCA】帶來很多不可預測的焦慮及挑戰,但同時也帶來許多機會,現在COVID-19和俄烏戰爭更是為這個世界增添【霧卡VUCA】 ,目前已經是一個我們必須面對的現實,而不是選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