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有感攬雀尾 / 林世儒

羅密歐在化妝舞會上看到茱麗葉時,吟遊詩人正唱著:「What is a youth? Impetuous fire. 青春是什麼?浮躁不安的烈火…….」這烈火焚身,忘卻生死之感就是咸,全然的當下,身體、頭腦、甚至連靈魂都深刻的有感,這才是真正的臨在。難怪曾有位嚴謹苦修不理眾人與世事的門徒問大師說:「活在當下是甚麼感覺?如何才能成道?」大師反問:「你談過戀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