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助人的開始 / 李錚 (南寧)

我現在知道根本不是這樣,這只是一種簡單、粗魯的指導方式,源於我們所接受的教育,我們父母就是這樣用「教導」的方式來説明我們的,有一定的成長,但有很多的副作用;而且這種方式,容易看到對方的問題,而不是客觀地看待對面那個人,所以當你和對方都是成年人時,你再用這樣的方式來「説明他」,他一定憤起反駁,或表面聽實際不理,所以還是達不到助人的目的。

寫給自己——記一段美好的邂逅 冼智敏 / 南寧

在跳舞的過程中,一遍一遍的重複讓我感到音樂好漫長,內心升起一絲不耐。中午休息的時候,我給一位朋友發了一條短信,請求朋友第二天給我做「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希望能緩解我身體的疲憊。兩天半的學習我並未有任何情緒的起伏,看到許多人流淚發洩,我卻平靜得出奇。我僅僅是覺得身體很疲憊,就連那升起的煩躁之心也是轉瞬即逝,我一直納悶,為什麼我的情感發洩不出來呢?

讓身體自己去工作  / 張學寧 (南寧)

在被按摩的過程中,我真的像靈魂出竅一樣,悠閒的坐在身體的旁邊,很無所謂的看著身體上發生的一切。當然會有很多次,我的大腦又開始批判夥伴做的不對的時候,不過很幸運,我馬上察覺到了,察覺到我開始評判的時候,我馬上叫「我」出來,「寤坐閑無事,春來草自青。」我們不要多管閒事,出來歇著多好呀!這樣如此幾次之後,「我」慢慢習慣在外面閑著了,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