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37 當下:注意力就是愛 / 林世儒

工作坊中這位新學員問說:「有一件事我非常困惑,並且非常苦惱,更讓我十分痛苦,所以我才會來上課。我非常愛我那正在讀小學的孩子,所以只要他想要任何東西,我都會滿足他,而且一定是買最好的給他。比如他要手機,我就給他iPhone,絕對都是最高端的產品。可是他卻常常說我一點都不愛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我會如何回應她,並讓她感到如夢初醒呢?

P036 鍛鍊:維持注意力的持續 / 林世儒

有一位還在清華大學修博士的小夥子說:「老師,你必須賠償我的損失。」我好奇地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必須要賠償你。」他說:「我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挺快樂的。自從參加了你的神聖舞蹈課程之後,就少了很多樂趣。本來我看到漂亮的美眉,就會過去搭訕幾句,挺開心的。可是經過這段時間鍛鍊之後……

P035 心音: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 林世儒

他們叫住我,然後問到「每周我們都特別坐在櫃台這裡觀察來來往往的人們,每個人都是推著門進,推著門出。已經看了好幾個禮拜了,發現只有你是拉著門進、拉著門出。你為什麼這樣做?」……,這簡單的開關門和與我的心靈成長有甚麼相關呢?以及為我的教學方法帶來甚麼樣的根本性影響?

P034 禁忌:誰碰我就跟誰翻臉 / 林世儒

我超級害怕與人有肢體接觸,同學們都知道,誰碰到我的身體,我就和誰翻臉。青春期的男生習慣勾肩搭背,有誰過來搭搭我的身體,肯定重重的給他一個拐子,絕不客氣,沒翻臉不認人就算是很給面子了。而我是如何從害怕肢體接觸,到設計出一套讓人感到超級舒服,渴望被多多接觸的全身按摩方法呢?

P032 太極:既是雙魚也是圓 / 林世儒

我晚了一步,她已經如同殘忍的獵人般的,對著落入陷阱且身負重傷的獵物,發出了最後的致命一擊。我只能眼睜睜看著身旁的同事,從眼中流露出自知難逃一死般的絕望眼神,然後被一槍斃命,同時發出了令人心顫的哀號。這樣恐怖的經驗又帶給了我甚麼樣的生命啟發呢?

P031 祝福:捨不得你放心不下 / 林世儒

我看到了一位非常吸引我的女子,她的左手腕上總是帶著一個很特別,很少見的木製黑手環,看起來像是某個少數民族的飾品。雖然我們公司的美女很多,但對我而言她就像是美術館裡所收藏的現代陶藝作品,高雅優美十分吸睛,我無法用言語形容初見時的那份莫名悸動與由心的欣賞。因為她的存在,我經驗到了另一層次的愛……

P029 完整:把所有的人放進心裡 / 林世儒

只要家族任何一位成員被排除,無論是因為墮胎、夭折、意外、或者殘疾、智能不足、甚至犯罪等種種不名譽的原因,往往會被家族刻意遺忘或不願提起,因為他們是家族的痛,並且認為他們是家族的負擔或是羞恥。但是這樣做會造成家族系統動力的失衡與混亂,而帶來災厄或病痛,並呈現在家族中最弱的一個成員身上,用各種病痛或苦難甚至墮落的形式來承受。

P028 善意:停掉對別人的期待 / 林世儒

有一天在上班時間我接到這位好友的來電,在電話另一頭的她沒有說話,我只聽到極為傷痛的哭泣聲,我十分關心的問說:「發生了甚麼事?」她說:「有件事情讓我太震驚也太痛苦了,說出來等於是重新去經驗一遍,這會使我更痛苦,我不想說」。我回答她說:「好,那就等你想說的時候再說……

P023 知道:我越來越不知道 / 林世儒

當天晚上就寢前就照要老師所說的要領靜坐起來,沒多久感覺整個人好像跌入某個無底的宇宙空間,身體不斷的向下陷落,許多星體從我身邊快速飛過,我開始感到害怕,心想著接下來不知到會發生甚麼危險?突然間眼前有一尊渾身碧綠色的象頭人身的怪物朝我快速的飛過來,我生平哪見過這種可怕的妖怪,嚇得我渾身顫抖直冒冷汗差點就叫出聲音……

P022 讚嘆:存在的安排 / 林世儒

多次的經驗之後我深刻的了解到,不管我把技巧與方法練得多麼純熟,只要一有情緒就忘得一乾二淨,整個人就完全被情緒淹,只能機械性的依照舊有慣性反應,雖然情緒過後感到後悔遺憾,當時為什麼沒有使用上課學來的的方式去處理呢,但已經來不及了。這個體會讓我從心理學了解別人的學習,轉向了改變自己的靜心修練,也就是相當於傳統意義上的修行。

P021 信仰:生活是唯一的真神 / 林世儒

多次的經驗之後我深刻的了解到,不管我把技巧與方法練得多麼純熟,只要一有情緒就忘得一乾二淨,整個人就完全被情緒淹,只能機械性的依照舊有慣性反應,雖然情緒過後感到後悔遺憾,當時為什麼沒有使用上課學來的的方式去處理呢,但已經來不及了。這個體會讓我從心理學了解別人的學習,轉向了改變自己的靜心修練,也就是相當於傳統意義上的修行。

P019 漸進:善用天生的適應能力 / 林世儒

秉持著這樣的態度與方式,讓我在易經、書法和太極拳以及其他所有的學習上獲得快速的進展。像太極拳我只花了多數學員三分之二的時間就可以學完一套拳,而且品質提升的很快,教我我的幾位教練都曾告訴我說:「你打得比場內幾位學了兩三年的師兄姊們還到位,完全不像拳齡不到一年的初學者」。

P018 勇敢:其實我怕得半死/ 林世儒

我害怕看到血,偏偏在服役時有位隔壁班的弟兄,半夜偷騎了連長的機車出去,結果發生嚴重車禍,被送到三軍總醫院的加護病房搶救。連長要我立刻連夜上台北去醫院照顧他。當我到了醫院看到他時,除了渾身是血之外……這事件帶給我一項寶貴的禮物,那就是我發現了一個秘密,一個超越內在恐懼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