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臨在的滋味__陽春白雪  / 張艷宏(北京)

第一天參加示範課,老師僅僅做了一個起手式,全場瞬間被老師帶入專注、寧靜之中,四十多人,同時進入這樣的狀態,老師和體驗者似乎是一體的,讓我更加期待。課程開始,老師說的最多的就是課程中大家可以好好休息,有充足的時間可以「睡」,可這個睡後來我才體驗到,那是一種無意識狀態,人是清醒的,又是無意識的,體驗到的是內心極度寧靜的狀態。

戀上葛吉夫神聖舞蹈 / 小仙女 (新竹)

我以前非常不喜歡我的工作,常常抱怨連連,覺得自己不適合。因為我的工作需要常常與別人溝通,深入了解別人的工作內容,提出相關報告。但是要面對不同的人說話對我已經是很大的壓力了,何況還要做深入的了解,況且未必每個人都很合作,所以常常覺得很挫折,常常批判自己的工作,無法認同它。而每次寫報告時更是另一段痛苦的折磨,一直在否定自己的想法,覺得這樣寫不好,那樣寫也不好,反正就不斷地批判、否定自己,卻又提不出有建設性的想法與做法。把很多時間浪費在這些負面思想上,雖然自己也不喜歡這樣,卻又無力掙脫。

空無至美--易學按摩學習記 / 古金玉(台北)

我約在半年前開始從事身體工作(芳療師),在和同事互相練習手法的過程中,我幾乎未曾睡著過,常常很羨慕別人在躺下後就可以呼呼大睡的功力。我想,應該不是同事們的手法不正確,而是自己腦袋太過靈活,原本就不易入睡。而在上靈性按摩第一天下午,世儒教大家按摩啟始時的全身鬆弛手法(起手式),擡腳、擡手、擡頭。很神奇地,我的夥伴才作完這幾個簡單動作,躺在那兒的我便進入了獼留狀態,夢周公去了。而幫我做的夥伴,甚至從未學過任一按摩手法,完全是個新手。然後,在這幾天的按摩課裡,我身體深層的疲累,隨著上課期間,一一浮出台面,讓我這三天始終有種睡不夠的感覺,全身軟趴趴地,好像被催了眠。

形意相生養生主 / 黃靜(貴州)

看了《箭術與禪心》(射藝中的禪),想從裡面找到答案,發現林老師給我們上課的方式就像書裡的師父教導的箭術課一樣,關注自己的呼吸很重要,你是呼吸,呼吸也是你。自己和呼吸融為一體時,外面的什麽都不存在了,心靜下來,更妙的是自己能達到一種「無我」及「空」的狀態,但又還很清楚自己存在當下。給別人做按摩時處於這樣的狀態在加上對被按摩者一份深深的關懷與愛,整個按摩結束後,自己真的就像練了一次太極拳下來,渾身舒暢、輕鬆,而被按摩者也是一樣的舒服。

那一場神聖的祈禱 / 李璇英(北京)

課間跟老師聊天,老師問:「上過很多課?」我點頭。老師再問:「為什麽還繼續上課?」我說:「我已經收獲了很多,有很多成長……但,還有未解的結。」老師笑笑:「你想要推開很多門,去尋找你要的,但也許有一扇門,它就在你身邊,你卻沒有發現。」我又楞住了,在心裡把這句話回味了好久。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課程中,真的有一扇門,在無意間開啟。

平凡者‧優雅者 / 危娜 (心靈成長雜誌主編)

我們在神聖舞蹈的練習中,無論怎樣出錯受挫,林世儒老師的耐心與柔和總是與我們一起臨在,他的身上有一種光明能讓人進入到更深、更放鬆,也更持久的專注力之中。練習神聖舞蹈時,他讓學生們總是不斷回到自己,讓我們隨時記得自己探索的方向,他讓我們敢於勇敢地停下來,不要因為害怕出醜、害怕掉隊而在錯誤的舞步中躑躅而行,許多人的一生不都是這樣嗎?模仿著別人,踏著不屬於自己的舞步,心裡明明知道已經錯了,卻不敢停下來反省與重新開始,而只好越錯越遠,一生都在悔恨與矛盾中掙紮而無法回頭。

活在當下的體驗 / 李錚(南寧)

我以為我很專注了,但其實是一直沒有覺察到自己的走神,自己的胡思亂想,平時工作、冥想、靜心,也是會有這種狀態,但看表面是看不出來的,只有當我「做」的時候,當我和團體一起跳神聖舞蹈的時候,我的「不在」就會讓我當場出錯,讓我隨時可以看到自己的「不在」,不在當下。

我,立志當「大師」 / 黃詩君(台北)

我經常仔細的觀察他的教學,對於不同的學生,他的對應方式完全不一樣。比如對於大部分的學生他從來不說重話,也不直接點名做個別要求,對新生更是如此。像跟了七年還不算老學生的我,則老是被老師當頭棒喝,棒打後還會安慰我說:「因為你值得被打。」讓我的自尊心稍微好過一些,心甘情願迎接下一次的棒打。因此這次特別他針對新生歐馬進行個別要求,我尤其感到意外,這到底是怎麼回是?怎和以前又完全不一樣了!

接受事實無煩惱 / 林世儒 (2007-11-12)

父親停止呼吸後不久,幫忙處理後事的人員很快的就到了,帶頭的資深專家沒打招呼,他只是先看了我們家屬一眼後,就立刻動手翻了一下父親的眼瞼,然後以非常訝異的神情和與語氣對他的助手們說:「做了幾十年,頭一次看到走得著麼平順的」。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斷的,但這讓我相信,我們做對了也做到了,真的幫助到父親以最佳的方式,平順地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大威力的小功課 / 伍安偉(台北)

直到不久之前在華山藝文特區參加世儒的神聖舞蹈的活動,看到一些第一次接觸神聖舞蹈的人在跳時,自己的記憶才逐漸清晰了起來,想起在第一次接觸神聖舞蹈的一兩個月,對於神聖舞蹈的許多動作,幾乎是「無法理解」,我還記得那時候做不出或記不住某些動作時,頭腦總是很努力的想要指揮身體,完成身體所需要的工作,但身體卻像個陌生人一樣不聽控制,於是頭腦就陷入一片空白的困惑當中,但說也奇怪,那時每次跳完神聖舞蹈後,都明顯感覺身體和頭腦都清晰了許多,心中也有一股淡淡的喜悅,這種感覺讓我很好奇,所以很確定自己會繼續跳下去。

把心守住歸於中心

立下決定,把心守住 / 林世儒

這幾天疫情升溫了,我還是與1994年一樣,「立下決定,把心守住」。除了依照「疫情指揮中心」的指示停課之外,並徹底執行有必要才外出的要求。而為了讓台北、龍潭、中壢、新竹等,各班學員在停課期間,注意力不至於渙散而能依舊放鬆且凝聚,特別安排了「認識自己,勁在工作」的線上課程,透過每天的書寫記錄,來延續「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目標:「認識自己、了解自己、工作自己、成為自己」。同時也幫幾位找不到人生方向的同學,透過這個團體找到自己的生命熱情之所在,然後結合熱情於工作與生活上,願生活與工作的內容都能滋潤你的靈魂。

十歲女孩「神聖舞蹈」課後 / 羅夢蘭(南寧)

課後女兒最大的變化是:「做事的專注度增加很多、自控能力也加強很多」。做作業不太需要我催了,也不用我在一旁陪了,以前做做玩玩拖很久,現在能比較長時間才休息一次,而且是她自己計畫安排作業和休息的時間。在學校的狀態我看不見,但常能帶來在學校進步後老師表揚加分的喜訊。只是不知這種良好的學習狀態能維持多久。

釋放今生的委屈之苦 / 周華(上海)

我看到了我內在的不平衡,其實我一直在努力,但是表現出來的都是吊兒郎當的樣子,覺得自己做出來的事不上台面,而且可能還會壞事。隨即淚水洶湧而出,這也解釋了為什麼我看《我親愛的甜橙樹》會哭得不能看下去,一定要停下來哭個夠,才能繼續。因為裡面主人公小男孩老是闖禍,在家人眼裡就是個闖禍胚,永遠不會做出好事來。可是在小男孩的心裡並不是這樣的,他努力想表現得好一點,卻常常好事不成反而壞事。

玩轉九宮Enneagram / 林世儒

前幾天在網路上發現了一篇16年前發表的文章「意料之外的成果表現」,趕緊複製下來轉貼,畢竟自從網站被駭之後,過去近千篇的文章和學員分享都被刪除殆盡,現在能夠找回一篇就算一篇。重新發表後收到幾位網友們的回響,大家都對「九宮之舞 Enneagram」都感到好奇,尤其是喜歡「蘇非旋轉」的朋友,還有學習「人格九型」的朋友們。我回覆說會發影片分享,但我當年在「龍潭快樂讀書會」沒有錄影,只找到葛吉夫基金會的錄影片段非常精彩,雖不完整但已經足以推斷全貌,附錄於上請自行點開欣賞。

這是一封盪氣迴腸的情書 / 張楠(北京)

覺察到這些,我聽從世儒老師的建議,少一些努力,學會「不做」,我讓一切都只是流經我,可以優雅的重新開始,在當下享受與你共處的點點滴滴,不管我是美的,還是不美的,不管動作是標準的,還是不標準的,不管誰在看著我,我都只是和你在一起,和我自己在一起,經驗你,因為只有在當下才可以與你和諧共處,我調整自己,開始可以慢慢享受與你共處的時光。而我越是可以放下「努力」,越是能在當下,也越能體驗到內心無條件的喜悅。

「不再睜著眼睛睡覺」/ 譚英倫(吉隆坡)

一早在臉書看到的第一篇文章,就是這篇馬來西亞學員英倫的分享。非常棒!學以致用,脫離「昏睡」進入「清醒」,從而具有與常人不同的品質了,真正的愛與關懷不再是理論與技巧,它就在舉手投足間自然流露,從「Doing」進入「Being」層次 。這正是提升是狀態活在當下「記得自已」的根基。

【生命⋅修行】澤山咸䷞與太極拳 /浩然

我頓時頗為好奇,前後連忙問林老師具體怎麽解,但沒收到回覆。自己去查了咸卦的卦詞,卻還是不明就里,只好把這念頭放下。過了幾天,林老師又寫了一篇文章《咸:止而悅的 Running Seagull》,發給我看。有了這篇文章,再細品這句爻辭:咸,感也。柔上而剛下,二氣感應以相與,止而說,男下女,是以亨利貞,取女吉也。天地感而萬物化生,聖人感人心而天下和平;觀其所感,而天地萬物之情可見矣!頓時有了感覺。首先,太極中要做到的就是……

咸:止而悅的 Running Seagull /林世儒

這只是「咸卦」在Running Seagull這支舞蹈上的小應用,但還沒完,還有更多的卦德的卦義尚未驗證。「咸,感也。」運動/本能中心的感覺、情感中心的感受、理智中心的感知、本能中心國王的感應,要全部有感(咸)才行。而且不但要對自己有感,還要對團體有感,這是「主動注意力」的擴展與延伸,但要等下周上課時才能做深入的說明與練習,唯有讓理論與實務結合在一起「知行合一」,才是「易學律動」所要達成的目標之一。

不迎不拒愛如山 /心之所在(珠海)

七天神舞歸來,身體像經歷了大手術,就像之前做深入的家排療愈個案時的感覺一樣,身體很疲勞,有些東西在抽離,對身體的感覺變得更細緻敏銳,明顯感到人靜下來。回來遇上幾件突發事件,自己吃驚的發現變得波瀾不驚,不像過去那麼多的擔心和焦慮,修電腦時丟失了兩個多G的照片,頭腦說這事應該生氣,可發現沒有神馬憤怒的情緒,自己都覺得頭腦好戲劇。慣常的遇事焦慮反應明顯少了。在前幾天的課堂上還時時看到自己面對動作難度的焦慮完全和生活中自己遇事的模式相仿,課程回來能量一直在身上運作,生活中開始有了變化,看到自己說話的方式,做事中的感覺的確有更多的靜定與喜悅。

注意力就是愛__林世儒老師律動課精彩回顧 /張楠

當人有情緒的時候,就退回到了孩子的空間,透過神聖舞蹈,我們學會減去那些多餘的東西,給自己最大的允許,優雅的重新開始,我們就越來越多地活出了智慧的成年的自己,而不是一直呆在一個小孩的空間。那個成年的你,有足夠的智慧去面對生活中的一切挑戰,你會越來越感受到神聖舞蹈帶給你的「從心所欲,而不逾矩」的自由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