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一呼一吸之間 / 黃詩君(台北)

有一刻,至今仍無法忘懷。還記得夥伴在按摩前的感恩,那樣心無旁騖,我放鬆的躺著,微微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如春風一般溫柔的包覆著我,那樣輕,那樣柔。在春風的愛憐下,我相信全身的細胞們將如同櫻花們輕盈的在空中旋轉、徘迴,然後無聲無息的落下,聆聽神的呼喚與呢喃。我的心深深的被觸動,無法相信她的手都還沒觸碰到我的身體,我的眼淚就蠢蠢欲動。原來,彼此陌生的夥伴,也可以有這樣親密的連結。這就是世儒老師所說的「春來草自青」吧!

「不是治療」的「治療」  建忠/ 中壢

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更名為易學按摩)出現了,對以前的我,它可能是無效的按摩,作「起毛」。可是它讓我多年的打坐姿勢改變了,雙盤時腰直了,氣更順了,自然地腹式呼吸。已前學太極時的虛實頂勁、含胸拔背、鬆腰坐胯和沉肩墜肘,都變得有意義多了。甚至更明瞭南傳佛法中的「動中禪」,讓意識更容易回到身體中、呼吸中,而不在煩惱中、思想中。當下的感覺愈發明顯。當我經歷「貓爬」、「骨盆運動」、「游刃有餘」的練習之後,我發現以前怎麼都是用讓自己不舒服的姿勢在生活。

專心成為一個通道 / Kaveesha (台北)

當人能夠順應天道,放下自身的意圖,無論做什麼,都會成為一個天地的通道,自然朝向自利利他的方向發展。而世儒這套手法,初衷是為了練習動中靜心,然而接受者也在這樣寧靜無我的品質中,深深被療癒。我也終於明白為何海寧格大師會如此推崇這套手法。

尋找自己的身體和靈魂 / 楊慧(上海)

當再給夥伴按摩時,帶著輕柔、感謝、呵護,與她的呼吸一點點去磨合,看著她的呼吸從不規律到有節奏的起伏,從急促到舒緩,那種喜悅和滿足就這樣在心底漾開,按摩結束的時候,不但沒有感覺到累,反而異常的輕鬆、安靜。按摩者比被按摩者更爽的體驗,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舒服求睡兼求道 /阿龍(台北)

這三天的「易學按摩」,後勁還是很強啊!理智、情感、身體三個中心都獲得滋養,收穫非常豐富。在世儒、Misherr 老師的講解與帶領下,《易經》不再是高冷的知識,而是融入實體經驗的智慧,也再度開啟了我對《易經》的興趣。

變出一個全新的媽媽 方圓/上海

聽聞最後一句話,我如遇電擊地猛抬起頭:長這麼大,媽媽還從沒表揚過我。是我聽錯了嗎?
一看之下,更是驚人:生平第一次,媽媽會用那樣柔和而平靜的目光,與我平視。那目光,像秋日午後草地間溫潤的暖陽,更似仲夏夜畔荷葉上朦朧的月光。細細分辨,似乎還有細碎的星光在媽媽眼角閃動。她有些尷尬地輕轉回頭,卻不知那抹光芒,從此竟瞬間照亮了我沉寂三十多年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