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徒勞而無功 / 王正彥 (上海)

當期待沒有實現而失落懊惱,我又不敢面對不舒服情緒而想放棄和逃跑。同樣的戲碼反覆發生在我的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難挫折和不舒服的情緒,就想逃跑和躲避。努力嘗試了很多法門,耗費了大量時間精力,卻遲遲不願面對真實的自己,活在幻想的世界自我陶醉與心理安慰,再間歇性不滿意自身狀態而自責懊惱,再然後為自己合理化和編造新的目標去努力奮鬥,如此反覆循環,不斷給自己找事忙而無功。

與母親和解 / 靜雅 (上海)

課後我跟林老師分享說:「我以為只有我為了孩子而出來上課,來改變自己,但我媽媽,同樣也是母親,她也正在為了她的孩子努力改變她自己。以前我總認為她是假裝的,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看見。但今天在我心裡真的是看到了。」十日營回家後,不知不覺中跟媽媽的關係有了很大的改變。首先是願意跟媽媽的同齡人聊天了,不懟她們了。

改變始於看到 / Lillian (上海)

回到家,先生誇獎我說,早上我應對小朋友的負面情緒,處理得非常好,我的第一反應是「難以置信」,因為讓我記憶最深刻的部分,是自己面對小朋友起床時的「討價還價」,怒火被點燃,硬邦邦地說了句「我已經受不了了」,扭頭離開臥室的情景(配音:小朋友淒慘地嗚嗚哭)。

享受不說話的美好 / 周家喬 (新竹)

面對新舞步還是緊張不想犯錯,但相較以往少了許多,手的動作常卡在相同的地方,於是利用換排的機會,參考美雲動作果然大致就跟得上了,過往會了就鬆懈,但是這次當我將每一次重來都當作重新開始學習時,才發現原來有些細部動作跟我以為的不同,從中慢慢而調整成正確手勢.老師問我為什麼不看他的示範呢?

慈悲與至善就在這裡 / 李雪 (上海)

當我淚流不止時,我確信老師有看到我,林老師的眼神中沒有責難也沒有同情,而是透出一種信息:這樣沒有關係,平靜,卻也讓我感到被信任和支持。世儒老師的輕柔的話語總是時不時的飄蕩在空氣中,「只要記得第一步就好」「重要的不是做對,而是能夠停下來」「你可以優雅的重新開始」,還有很多話,我現在不記得了,不過每一句都充滿力量。

難以置信的蛻變 / 周婉玲(南寧)

昨晚我兒子告訴我段考語文得了96.5分,數學99.5分,英語100分。聽到這消息,我以為是我聽錯了,因為他成績一直都很糟糕,是被老師放棄,同學經常嘲笑的學生,怎麼可能考得出這樣好的成績來。雖然分數並不能說明什麽,但還是令我感慨萬千,怎樣都沒想到我去參加林世儒老師的課程時,他的一個舉動,就完全改變了我和我兒子的生命窘狀,消除了我們多年來的嚴重困擾。

與媽媽改善關係的曙機 / 小魔女她媽咪 (呼和浩特)

進入課堂第一天,感覺良好,但心中多少會有疑惑出來,這也就比做廣播體操優美一點,能有什麼特別的呢?但是林老師的一些講解還是很吸引我,對於「學」和「習」,對於「觀卦」的解讀。還有「愛的物化表述」就是注意力等等,留下深刻印象。另外,林老師說神聖舞蹈會讓你心裡的妖魔鬼怪跑出來,我並不相信。結果到了第二天,妖魔鬼怪真的來了……

慈悲與真相 / 古金玉 (台北)

每次他問我時,我就愈加慌張,最後演變成惱怒。這一刻的我,覺得老師根本就是故意在找我麻煩,在我還沒來得及搞懂這些數字和這隊伍的變化間到底存在什麽關聯的情況下,就劈哩啪啦的問我,很少對他生氣的我,這一刻再也掩飾不住了。整個下午,我就在和自己的情緒作戰的情況下,勉強完成了練習。

一種特殊的「自由」/ 方圓 (上海)

那個晚上真的非常煎熬,我臉上身上始終濕漉漉的,分不清是汗水還是眼淚。只是在無數次的挫敗之後,發現自己原先那種羞愧、自憐、自大、沮喪的情緒念頭不知不覺已經被拋到角落裡,唯一剩下的就是最大可能保持清醒,維持注意力,讓自己更全然地停留在那支舞蹈裡。

真正的教育——看林老師教學有感/ 李錚(南寧)

這就是我透過向林老師學習【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中看到的,感悟到的,每個家長都希望教育好孩子,每位老師、培訓師都希望做好教學工作,也可以試著,讓自己擁有教育的品質,我想這種品質最重要的核心是——愛。讓我們不僅知道愛,更要學會愛的能力,這,才是真正的教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