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10 臣服: 停下內在的驕傲 / 林世儒

生命不應只是變老,而是必須成長。我始終深信「人在安全的環境之下,會自己朝著正向發展」。
您好,我是林世儒,歡迎收聽【示如在現】《成為自己活在當下》,與您分享我所讀過的書,遇過的人,以及做過的事。讓我們一起探索生命的課題與心靈的渴望,願每個人都能夠活出自己的天性,打造出讓自己滿意的人生。


有一段時間經常聽到「接納就是蛻變」,我的頭腦接受這個說法,同時也認為到說得太好了,只是自己一直都都沒有實際體驗過,難免就會有一些隔靴搔癢的感覺,這導致這句話對我來說,就只是個理論,一句很美很有道理的話語而已,至於什麼是「接納」?要如何「接納」?要怎樣子做才算是「接納」?說真格的,曾經在很多年的時間裡我並不清楚,什麼樣的行為可以稱之為「接納」。

頭腦知道並不代表可以經驗到或做到,畢竟知道和做到,這兩者的差距太大了。因此要去「接納」我們尚未能接受的事情,這可真是個大考驗啊!就好像是要跨越一座不曾有人走過的高山,沒有人知道山的背後藏著些什麼?只能在沒有路的情況之下硬去找出路來,必須經過千辛萬苦多方嘗試之後,才有可能走到山的背後,看到另一片不同於山前的美麗風光。

系統排列大師海寧格先生的用字有他獨到的地方,例如他用「同意」這個詞,就比心靈成長圈裡常用的「接納」,更加直白與落地多了,不需要頭腦「理智中心」的翻譯,就可以直覺地知道要如何去做。使用「同意」這個說法,的確是讓「接納」更容易讓人明白與實際操作。

這是「運動中心」的語言,是可以讓人可以直接實踐的用語,我在「易學律動/葛吉夫神聖舞蹈」和「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等課程的教學中,也都是如此,盡量把「理智中心」慣用的語言翻譯成「運動中心」的聽得懂的話,讓同學們可以不假思索地去進行練習,這樣子做其實是滿煞費苦心的,也是我在教學上覺比較困難的一部分。不過對於不知道人有三個中心,並使用三種不同的語言在溝通與運作的人,恐怕非常不容易了解其中的奧妙與功效。

我的母親在我十多歲時離世,對於在小學畢業前習慣依偎在媽媽身旁的我,一時之間實在是很難接受這個事實。在直到十多年後,在一次的冥想當中,我領悟到我的身體一半來自母親,一半來自父親,他們一直和我形影不離,當我照顧好自己,也就照顧好了父母,這個念頭幫助我「同意」母親確實已經離開了她的身體很久了,並以另一種形式存在我的身體裡,到此我才完全釋懷。

二十多年後我父親也過世了,此時我已經學會了「同意」。當年我父親因為不明的原因,身體突然急速衰弱而住院檢查,第三天因一口氣噎到無法呼吸時,醫生說要氣切急救,我和兄姊們認為父親年事已高,各項身體機能都已退化,而且真正的病因都還沒有檢查出來,氣切下去只能過著類似植物人躺在病床上,從此必須靠著機器才能活命,完全沒有生活品質與生命的尊嚴,這樣活著除增添痛苦與折磨之外,還能有何麼意義?因此我們立即決定辦理出院,一路上沒有呼天搶地,而是保持寧靜的帶著父親回家。因為我們都「同意」父親即將去到一個我們目前去不了的地方。

回到家後我立刻以一種很冷靜與篤定的態度,引領兄姊們用「易學按摩」的心法和技巧,一起來幫助父親,讓他在放鬆舒服與寧靜的氛圍中,帶著意識走過生命最後的幾小時。當我的父親安詳的離去之後,來幫忙入斂的專業人士們一到,帶頭的人就直接去翻了一下父親的眼瞼,然後一臉剎異的對他的同伴說:「這麼多年都沒看過走得著麼安詳的人。」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斷的,但這幫助我確定了,我們因為「同意」父親的辭世,而使全家都獲得了平靜與祝福。

從此我對於「同意」有了更深入的體驗與了解,當然也對自己和旁人有更多的接納與允許,我更佳的有耐心了,特別是對那些正在受苦的靈魂們。還記得有一年我們包下烏來瀑布前的娜努灣溫泉飯店舉辦「寧靜的藝術工作坊」,第二天在某個練習之後,有位極度悲傷而淚流滿面的女士請求說:「我能不能請剛才和我搭檔的男士抱我一下」。

我不知道剛才的練習觸動到她的哪一部分,因此當下的我並沒有立即回應,只是全心全意的看著她,同時在心裡自問:「我能為這個受苦的靈魂做些什麼?」就這樣靜默了一嘗段時間之後,突然不知哪來的靈感,我請那位男士去揹起她,然後繞著團體走一圈。當她被揹起的那一霎那,她那緊繃與充滿悲苦的臉放鬆了,呈現出一種滿足與幸福的神態,而現場的氛圍也令全部的學員們都感動落淚了。回到座位後,她開心的說:「我原本只想要個小點心,沒想到你卻給我一分超豐盛的Buffet,雖然我只是被揹著走了這一圈,卻解決了我和我的父親、丈夫、兒子,三個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間的問題。」

我完全不知道她與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三個男人有什麼牽連糾葛,我也不想去探究這個神奇的療癒的機制與原理。我只是「同意」她深陷痛苦,我只是「同意」有一個聲音從我心裡升起,我只是「同意」大膽的把這個不符合治療理論的方法說出來,如此而已。在這件事情上如果說我有做了些甚麼?

在我的內心深處住著一個極為驕傲的人,只是從來未曾察覺,而就是這份無明的驕傲,讓我失去了許多非常好的機會,結果讓自己在人生的道路上走得比較辛苦一些,但也因此而得到更多的磨練機會。對於過往我從不懊悔,因為這些年來我早已學會「接受」,而且不管我再怎麼後悔,對於已經發生的事情也不可能再加以改變,只能帶著更高的意識,讓事情以後不再繼續發生。我明白在每個當下所做的決定,都是我個人當時的內在素質和能力,所能做出的最佳選擇。

學校畢業的前一年,我自己找了一家電子工廠,每天下課後去打工,在生產線上當最基層的作業員,想要在畢業前累積一些工作經驗。我二叔知道了這件事之後對我父親說:如果一定要去打工,他可以要幫我介紹個更好的工作。但我想要靠自己的能力和判斷去闖蕩,便請父親幫我婉拒了。畢業後服完兵役開始正式工作,為了改善害羞寡言的個性,我找了一個需要與人面對面溝通的推銷工作,薪水很低只能勉強維持個人的三餐和交通,雖然害羞內向的我經常做不到生意,但我就是要改善自己這個部分啊!只能咬著牙苦撐。

父親又告訴我說二叔很關心我的狀況,可以幫我介紹個好工作。我絕不懷疑二叔的能耐,他是台灣最早期成立的證券公司總經理,在那個只有三四家證券公司的年代,以他的社經地位與關係,有哪個上市公司老闆會不買帳?雖然內心很感謝二叔的好意和關懷,但我又婉拒了。因為我那年輕的心有一股不服輸的拚勁,我絕不讓自己是因任何的「關係」獲得職位或好處,我一定要透過自身的能力和努力來證明自己的能力與價值。

這幾十年來我一直都堅持著這個想法,當然是會走得比較辛苦。如今想想我會這麼堅持,是因為我的內在深處藏著一股不易察覺的驕傲。這份驕傲讓我在各個層面上不斷的透過「拒絕」來證明自己的清白、無私、有能力。不知道在其他的人的內心裡有沒有和我一樣的固著觀點:「出手給予的人是強者,伸手接受的人士弱者。」我極力避免讓自己成為生命旅途中無能又無力的懦夫。當然經過多年「工作自己」的鍛鍊之後,這個看法已經有所調整了。

三十年前我開了人生第一堂密集成長課,三天兩夜的「寧靜的藝術工作坊」,就在課程結束的最後一個活動,我向學員宣布課程的最後,我們要用充滿歡樂與活力的Natarj舞蹈靜心,來慶祝工作坊的順利完成,這是當時心靈成長課程常見的Happy ending。我請大家閉上眼睛,然後轉身按下播放鍵。結果出來的音樂是Nadabrahma靜心,那是如深山古寺的鐘聲,空靈、寧靜、幽遠的閉目靜坐音樂啊!這下要怎麼辦?三天的完美課程,第一次開課的成績,居然就在這最後的緊要關頭被自己毀了。

我十分苦惱的思考著,接下來要如何處理這個意外狀況時,突然從心底跳出一個聲音說「接受!將錯就錯的全盤接受吧!」於是我不再有任何的抗拒,「同意事情已經無法依照計畫進行,而且結果會完全相反」。於是我開始全心的仔細去觀察所有學員的狀態,以及整個團體的氛圍,細心地去分辨整個場中能量的變化,然後調整指引活動的用語。我請學員們把這三天所練習的,在行住坐臥間進行「自我觀察」與「動中修定」的技巧用上,同時擺開頭腦信任身體,隨著音樂做出自己當下身體要做的動作。而我就正(跪)坐在教室前方的正中間,用跳神聖舞蹈時的眼神,目不轉睛地看著正在發生的一切。此時我的眼睛就像鏡子一樣,被動的接收外界所有的影像,每個學員的一舉一動,都同時自動映入我的眼裡,當下的我並沒有主動地去往外看,而卻清清楚楚的同時看到了自己以及週遭所有的一切。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之後,眼前的事物和我的身心狀態。突然都產生了劇烈的變化。我看到的一切都能感同身受,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我,就像是我的手腳一樣,都是我的一部分,完全合一。牆壁是我、桌椅是我、音樂是我、學員是我、移動是我……,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同時我卻又很清楚的知道我不是牆壁、我不是桌椅……這種萬物既是我,卻又不是我的感受,既矛盾卻又十分和諧,完全沒有任何一絲絲的違和感,非常的特別,這是在我生命裡第一次有這樣的體驗。那是一個非常和諧與寧靜的世界,讓我感動得淚流滿面,只能用頂禮來讚嘆這個片刻。

在這同時學員們依照指示,每個人用自己的身體直接的去表達當下的感受,有人像在打太極拳般的緩慢移動,也有像是在禪坐之後的專注經行,也有躺在地上像在練習瑜珈般的在伸展身體,而我因為極度的感動,而就自己不斷的頂禮直到下課。當播放的練習音樂一結束,學員們都立刻跑過來扶我起身,最後我們一起分享這個特殊的經驗,共同見證了這難得一見的神聖時光。

這情境正如海寧格大師說的:「我們會發現自己已經置身於另一個境界——超越了目的,超越了善惡,也超越了對錯。我們只是放下,讓自身運作並如實地同意一切,接受所有的層面。」從此我學會了「接受」,接受那突如其來的,然後把自己交付出去。同時我也發現要能接受需要放下內在的自大和驕傲,允許自己成為弱者,允許自己現在不會、允許自己現在不懂與允許自己現在做不到。不然自己的內在像裝滿水的瓶子,某種更高的力量要如何灌注到我們裏面滋養我們呢?我終於明白,不是我不被關愛,而是我還沒有學會「接受」,我還不懂得如何「同意」而已。我開始學會提醒自己並且經常自問:「我可以停下內在的驕傲嗎?」


感謝您的收聽,下次的主題是「P011 信任:天無絕人之路」,我將分享從崑曲牡丹亭中最美的唱段【山坡羊】,引發我想起人生落魄與低盪的時候,所發生各種難以預料的事情,幫我度過一次次的難關,兒能夠持續地走在心靈成長的道路上,並大步前進。歡迎收聽。

如果您喜歡本節目,請訂閱並分享給周遭的朋友,歡迎留言評論,我會根據您的意見來改進節目的內容與品質。期待在每個星期二和星期六早上六點,在各大Podcast平台,與您一起追尋《成為自己活在當下》。每周持續為你開講。


請點選以下任一Podcast平台訂閱,有新節目上架,會第一時間推播給你,絕不會錯過:
Apple PodcastKKBOXSpotifySoundOn網易雲音樂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21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