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氣逼人的托缽僧觀後感 / 黃詩君 (台北)


上週星期二(3/8)晚上「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中,世儒老師和秉瑜一起示範一段《托缽僧 Dervish》舞給我們看,這是神聖舞蹈中十分陽剛的類型,舞者的動作必須像戰士一樣的乾淨俐落振奮有力。秉瑜的動作中規中矩準確漂亮,是舞者應該達到的水平,而老師的動作除了跟著音樂節奏的速度精準到位之外,竟然每個動作都是後發先至,同時還帶著一種十分特別的能量。我剛好位在老師的正前方,頓時感覺到古人所謂的劍氣逼人。老師的手臂快速上下揮舞的動作,看起來很放鬆卻又充滿力量,並且帶有一股凌厲的「劍氣」,它像大浪般向我襲來,造成我內在的能量產生強烈翻騰。我邊看邊在心中暗想:難道老師練就了隱形的降龍十八掌不成?

我相信這是強大的「意願」、「意識」及「意志」三者合一,「精、氣、神」一致所產生的結果。

下課時老師聊起日本劍道。他說越有經驗的老手與年輕人對打時,體力可能不如年輕人。一開始對於敵方的凌厲攻擊,只會微幅的移動身體,讓刀刃恰巧從身旁劈過,以節省自己整體能量的消耗。等到年輕的對手出現一點小破綻,他就馬上全神凝聚的發動閃電攻擊,一劍刺向對方的要害立刻結束戰鬥。在電影中你可以看到高手過招,兩人靜止互視許久,突然衝向敵方發出電光石火的一劍,擦身而過之後並不轉身或回頭,而是背對敵人靜靜的佇立等待,一小段時間之後,就會有一個人倒下。因為他們都知道,這一劍傷在對方的哪個部位與嚴重性,必然會一人倒下,完全如同《一代宗師》的著名對白,「功夫兩個字,一橫一直」所說的一樣,一招定生死,因此沒有回首轉身的必要。所以現在的他,大部分都盡量處於節能的狀態,除非教學時的某些必要狀態才會用盡全力,這是他的養生之道。

世儒老師平時特別強調老子的三寶「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的應用。其中的「儉」,就是去除沒必要的念頭與聯想,做好自我約束(自律)。這也意味著用最少、最小的力,完成相同的動作。

人在體力及「注意力」都有限的情況下,要如何節省自己的能量,並在需要時,開展最好的生命狀態呢?

我跟老師提到我的煩惱,因為我常常覺得很耗能,身體很疲倦。他覺得我把覺察練得太細,像雷達一樣了。他要我花更多力氣在觀察身體的放鬆狀態,並且要開始進行能量管理。

比如我本來覺察喝水的動作,從頭到尾都專注在整個喝水的過程,現在只要改成在關鍵點進行覺察,例如放下杯子時不發出聲音,其他的時候,則把注意力放在身體的放鬆。

這意味著,我要把我的能量更精準的用在關鍵時刻,並做好整體能量的分配。

我覺察到我在跳「神聖舞蹈」時,在「注意力」的分配上,其實是不斷微調的。

每一次在團體中的位置,每一排的「注意力」狀態是不一樣的。不同的位置,我會有不同的「注意力」分配。

站在第一排,通常會最專注。我會把較多的「注意力」,放在「理智中心」,確保我的動作不要做錯。因為我的記性不太好,很容易忘記動作。因此,我在第一排時,會多花一點力氣在腦海中先預演下一個動作。因為沒有前人可以參考,必須要全然的專注。

站到第二排,整個「注意力」明顯鬆懈許多。畢竟前方有夥伴的動作帶來的提示,因此,我會花更多「注意力」,在動作的細節帶來的感受,並且將動作做得更精準。

舉例來說,我最近一直在體驗手與腳的動作,所產生的連動狀態。比如「舊21 Old 21」這支舞,如果手是向外開展,腿也是向外打開的,體內會有一種手腳帶來的「一致性」與「協調感」。如果手與腳剛好是相反的動作,例如一個往下,一個往上,或者是「非慣性的動作」,就會有一種「違和感」,相對是不舒服的。這也是神聖舞蹈常會讓「內在起摩擦」的主要原因。

針對上述的兩種情形,我的「注意力」會有不同的分配。如果手腳是一致的,我會讓身體處於放鬆的狀態,這也是我給自己一個「停止」,讓自己有短暫休息的時候,好好享受一致帶來的舒暢感。

如果手腳動作是不一致的,表示這個動作很容易出錯,這時我會投注更多的「注意力」。

我會試著在一支舞蹈中,找到「一致性」的部份,讓我可以「練習放鬆」,多一點「注意力」在身體如何放鬆。另外,找到「違和感」的部分,可以讓我練習「專注」。當然,最重要的是要能既「專注又放鬆」,所以這是兩者之間的比例調配問題。

我想起在生活中,我也嘗試如此。上周因為一根魚刺卡住,我必須做內視鏡。當管子進入鼻腔時,非常的不舒服,但同時我注意到因為管子的進入,不知觸碰到哪個神經或經絡,背部竟然瞬間放鬆。於是我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背部的放鬆,而不是糾結在鼻腔的不適。

結果我反而因為鼻腔的內視鏡檢查,得到了背部的按摩。

這可是練習「注意力」分配後,所帶來的免費大禮啊~


世儒:你在舞蹈時的注意力分配要反過來,站在第一排要花更多「注意力」,在動作的細節帶來的感受,並且將動作做得更精準。站到第二排要要多花一點力氣保持全然的專注。

詩君:我有想過我這樣的分配注意力其實是不ok的,因為我把所有的焦點都聚集在避免犯錯,到第二排因為比較不會犯錯了,才敢更放心的覺察細節。不過如果舞跳熟了,身體都能自然反應了,我就會進入你所謂的第一排狀態。

世儒:試著這樣練習,不用擔心對錯好壞,記得課堂就是實驗室。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4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