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 微微辣 (上海)


2009年12月,我特意請了年假,專程趕往廣州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改名為「易學按摩」)。

上課第一天,老師問我們對工作坊有什麽期望。我毫不諱言,我的期待很大很大。我期待找到一種能使自己身心舒適的方,由此消除我亞健康的痛苦;我期待在學會之後能加深與親人之間的連接。

我很快失望了!因為看上去這套按摩壓根不是為自己準備的,而是為別人服務的!我當然認同要以感恩謙卑的心為他人服務,但是我自己還痛苦不堪,如何幫助他人?!

想著既來之則安之,而且來一次成本很高。我很認真很投入地學習著。兩位老師謙卑平和,不急不躁,很快形成了一個寧靜的氣場,讓我們這些浮躁心急的都市人都漸漸安於其中。

我多少有點泄氣而心有不甘。第一天課程結束時,我忍不住跑到林老師面前,問他:這套按摩中是否有給自己按摩保健的部分?

林老師靜靜地看了看我,肯定地說::沒有,沒有給自己按摩的,都是給別人按摩的!

唉!這個回答真是讓我沮喪!林老師說的話,我都認同!比如,施比受更有福!這種按摩是用來靜心的,修行的。但以我的親身體驗,我忍不住要重覆力虹姐說的話,靈性的旗幟飄得再高,也會被嚴重阻塞的肉體拉回原地,打回原型!

還好,學習的過程一點都不枯燥。在練習手法的時候,學員們也都是為別人按摩,也享受別人的服務。我暫且放下了心中的失望,全身心地投入到學習中了。

要提一筆的是,在去廣州的路上,我已經開始有頭痛的徵兆;令我暗喜的是,居然連續上課兩天了,都沒有頭痛!

在第二天課程快結束的時候,林老師再度推薦那本《箭術與禪心》。他以一貫的平和風格平靜地說了兩次,這本書很好,很有意思。

那是剩下的唯一一本了,白色的封面看上去有點臟。對書籍有潔癖的我,猶豫再三,買下了這本小書。回到賓館,我開始翻看《箭術與禪心》。這是一本只有100多頁的小冊子,講述的是一個德國哲學家在日本學習箭術的親身經歷。

坦率地說,這本書並不有趣,也不好看。然而就是在隨便的翻看中,有些字句跳了出來,它們仿佛等我很久了,就象箭在弦上;只等我目光劃過的時候,嗖地射向我的心!

  的確我「被射中了」!那些字句,擊穿了我心中的諸多疑問。
  作者寫到:「放開你自己,把你自己和你的一切都斷然地拋棄,直到一無所有。」
  還寫到:「把要射中目標的想法拋出腦外……」
  還寫到:「真正的箭術是無所求的,沒有箭靶!……阻礙你的,是你用心太切。」

這些字句之間似乎沒有什麽必然的聯繫和邏輯;但是我的確明白了什麽,這是無法言說的。就像作者說的,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會明了!讀到書的最後,我不禁唏噓:作者在死前,把他大部分的手稿都付之一炬!這在旁人看來匪夷所思和令人心痛不已的事情,我卻能夠明白了!

這位原本思維縝密邏輯嚴謹的哲學老師,他擁有了一顆邏輯所不能推演,頭腦所不能理解的「禪心」;而他所做的也正是在遵從日本師傅的教誨:不要讓你的弓箭落入好奇人士的手中!當你不需要它時,不要擱著當紀念品!燒掉它,除了一堆灰燼,什麽都不要留下!

帶著那份難以言說的明了,我沈沈睡去。

第二天早上,我碰到了林老師,跟他聊起這本書。雖然難以言說,我還是要說;因為我相信他能明白!說著說著,忍不住淚流滿面。林老師的心靈能量非常強大,看人看事也相當地透徹;行事風格卻是「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當時我心思雜亂,所以過了這麽久才明白了他的用心良苦。

後來在曼荼羅的網站上看到這段文字:1998年1月,林世儒老師在他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在多年的教學過程中發現,大多數的學員都把體驗到【養生主靈性按摩】是一種充滿愛和關懷的高質量按摩,因為受者可在肉體上和心靈上得到深度的放鬆與紓解;甚至有醫生將之應用在臨床上並獲得極佳的治療效果。雖然它有很多令人訝異的功效,但這些都只是副產品,我必須再次強調這些都不是我設計這個按摩的主要目的。

我最渴望的是:有人能夠透過它而深入自己,能夠透過它而發現:所有的秘密都在自己身上而無須外求。對我而言它是一個可以有效地幫助別人同時又能提升自己的自我鍛煉工具,透過它來與你分享生命成長的體驗與心靈提升的喜悅,願你與你的親友們都能同享。」  待續…….

本文摘自「企鵝寶貝的家;微微辣的博客」 (2010-03-16)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8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