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檻 (0091) / 跨越:「台灣水牛」的精神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跨越:「台灣水牛」的精神

在心靈成長路上我有一位非常敬重的朋友,他的生命十分令我感動,我常說他是「台灣水牛」,堅毅踏實、任勞任怨、韌性十足。他因為種種關係小學沒有畢業,但憑著自身的努力在社會上拚搏,成為一家企業的老闆,但受限於教育程度和所處的環境,在語言行為舉止上比較粗俗,很多人都避而遠之,並未能與他有更深的交流,甚至表面客氣但心裡多少有點歧視,特別是一些在都市裡長大的女同學們。

他自知受限於教育和環境而造成這種狀態,所以極力地想改變自己,努力的學習並調整言行與增進知識。我驚訝於他每年花數百萬元在自己與員工的心靈成長課程上,而他卻輕描淡寫的說,我只要稍微減少一些應酬,省下來的酒錢絕對夠付而且還有剩。有一回我見識到了他所謂的酒錢,一攤三四人的普通小應酬下來數萬元是跑不掉的,至於要擺譜與表達誠意的大應酬花費,那我就無法想像了。

某次在過年前他打電話給我,讓我幫他挑幾本書好在過年假期時閱讀,於是我買了個體心理學創始人阿德勒的傳世經典之作《自卑與超越》(又名生命對你意味著什麼)等共三本書。他在年後跟我說,他打開包裹一看到書名就哭到不行,整個年節假期就在邊哭邊讀的狀況下度過,這些書幫助他超越了自己多年來的自卑心理。

當年在接受完「L.E.T.領導者效能訓練」的講師訓練課程之後,我們還必須正式對外公開招生開課,兩人一組完整的教授完五天的課程,同時邀請美國的老師來審核,必須達到標準才會授與我們正式的講師資格與證書。那時沒有人願意與他同組,而我一來敬重他的為人與堅毅,二來我對課程的教學有著十成的把握,就自告奮勇地與他同組,我想這樣搭配下來,整體的教學質量不會太差強人意。最後雖然依據學員所獲得的學習成效我們是過關了,但我的朋友沒有通過講師的資格認證。

後來在台商大量前往大陸投資時,他曾多次提供超級優渥的條件邀我一起到上海發展,但因我對自己的生命認定和興趣不同便婉拒了。幾年後我們再見時,看到他編寫的課程講義,他果然依照當年老師的建議,沒有再教「L.E.T.領導者效能訓練」,而是把當時學到的觀念和技巧,用他自己的方式,去傳達他對「經營領導」這課題的了解與方法。

他面對生命的堅毅與平實的態度一直影響著我,從小學沒畢業一路做到機電公司的老闆,那需要面對多大的的困難與挫折,內在需要多強的恆心與毅力,咬著牙跨過一道道門檻,始終不渝的朝著目標前進。在這方面他是我學習的典範之一,對此我始終是心懷感激的。

我們已經二十年不見了,希望我的朋友別來無恙,工作與事業日日向上,完成他的願望。生命裡沒有誰比較好或比較差,沒有誰比較優秀或比較平庸,大家都是平等的,差別只在對於目標的完成,我們願意投入多少熱情、恆心與毅力。而我會記得他那「台灣水牛」的精神,平實堅韌的拖著犁,一步一腳印的跨過人生重重門檻。我會以他為典範,跨過一道又一道的門檻,走進更深的「內在之旅」,我持續的「工作自己」,我始終記得我要「成為自己」。


門檻(Die Schwelle)/海寧格

我們在彼岸走到思想與體驗的盡頭了嗎?也許才要開始呢。

一扇門分隔兩個空間,而門檻則介於其中。如果要從一個空間到另一個,我們必須走過敞開的門,並同時跨越那道門檻。有時門檻很高,我們必須從這頭擡起一只腳然後是另一只腳,才能跨過去踩在另一頭。

跨越門檻得要費一番功夫,我們必須真的舍棄某些東西,好讓自己進到門檻的另一頭。
尤其是在心靈的領域中,我們會在認知的道路上體驗這種門檻。在那裡,過去的事物都被超越了,它們不再足夠、不再適用於新的體驗和新的領悟。內在的旅途上,我們也會遇到這些門檻,有時想要過卻過不去,因為陳舊的念頭拉著我們不放。

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在門檻的這一頭會感受到許多連結,也許可以說是一種安逸,因為在門檻的另一頭幾乎沒有人在等我們,接下來會是獨自一個人面對新的領悟和認知,而接著我們也必須透過自己的經驗來單獨試煉這些領悟。

什麽是我們必須跨越的高欄?什麽是最高的門檻?那是我們對善惡以及公平與不義的想象。只要這些想象左右我們的思維與行為,如果我們以為自己比較好而別人很差,即使是內在的旅途上,偉大心靈的力量就無法深刻包圍我們的心靈。因為這股力量平等地關注眾人,也平等地作用在眾人身上。

我們對於神的想法與意象也是這樣,對我們來說,那就是最高的門檻,它帶來最深的恐懼。內在的旅途上,我們最有可能就是停住在這道門檻前。

我們要如何跨越這道門檻?對眾人平等的愛。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