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0086) / 真知:自帶老師的珍貴教導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真知:自帶老師的珍貴教導

2008年海寧格大師再次於台北舉辨「亞洲第二屆系統排列國際年會」,而我們舞團也應大會之邀於年會的第三天晚上做一場「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的示範,為此我招集了台北與新竹兩班的老學員,為湊足十二人,也特別讓一位才學習半年的年輕新學員上場,她從小就學過芭蕾舞,肢體與動作與神態流露著一般學員沒有的美感,肢體的協調性和可塑性比較高,因此我相信經過短期的特訓,應該可以勝任的。

在集訓的那兩天我發現她學習得非常快,動作正確舞姿優美,品質幾乎完全跟得上有十年經驗的老同學,在年會時上場絕對沒有問題。但動作細節上存在一個極為嚴重的毛病,這會讓她的學習停滯不前,而且會誤以為自己跳得很好,對神聖舞蹈了解得不夠深入的人也會認為她跳得很棒很美,而實際是學習與成長上的大漏洞與難以自知的超級盲點。而我當然是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繼續存在,所以非常「嚴厲」的要求她不可再犯。到底她做了甚麼觸犯天條的大事?讓一向對學員充滿無限包容與接納的我,如此的揚聲厲色,毫不顧情面的幾近翻臉。

我刻意板著臉孔走進她的肢體安全空間內,我的臉幾乎快碰到她的臉,讓她心裡產生被威脅的不安全感,然後用兇惡的眼睛盯著她並狠狠的說:「不准微調」。原來她在舞蹈時為了保證動作的精準,總是會在到達肢體應呈現的姿勢時,把手臂向上或向下稍微調整一下,以達到絕對精準的要求。這個調整非常快速與精微,從外觀來看整隻手臂的末端移動不到一度或一公分,不特別注意是無法發現的。但我看到了整支舞蹈的每個動作她都是如此,我相信這是她慣性動作,所以我當然是絕對禁止她再如此無意識的欺騙我。

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教學上,我的第一個要求是「真」,動作做對了「真」的知道做對了,與動作做錯了「真」的知道做錯了。我可以接受錯上千百次,然後逐次耐心的再度說明與持續不懈的練習,但不能忍受掩蓋真相,不面對錯誤。因為錯誤是我們最棒的老師,每一次的錯誤就是在告訴我們哪裡還需要改進,提醒我們還有那些地方不明白,以及那些動作需要更熟練,它是我們本身自帶的回饋系統,有效的幫助我們成長,怎可把它的功能給全廢了,這太對不起老天爺的厚賜了。

不久我和言悅色的對她說:「你可以沒有精準到位,但動作做完之後,絕不許有任何的移動與微調,要清楚的知道當下的動作與標準的差異有多少,然後在下一次調整,永遠都是一次到位保持不動,感知差異並擬好對策後在下次調整。」。我盯著她,只要看到她稍有調整,立刻喊「停」直指出來,然後整個團體成員必須因她而再次從舞蹈的最前頭開始再跳,幾次之後她終於沒有任何微調的動作了。今年聽她媽媽(後來經她推薦也成了學員)說這件事讓她好像被了一層皮似的痛苦,但對她的生命幫助非常巨大,十多年過去了她依舊深刻的記得這個教訓。

我們對於錯誤有個極為錯誤的認知,認為它是不好的,是否定我的存在價值的,必須除之而後快,而且一定不能讓人發現。我印象最深刻的說法來自一位北京的學員,她說:「只要犯了錯誤,那就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了。」好可怕好嚴重的認知啊!如果我們不犯錯,到今天我們還不會走路,如果我們不犯錯,到現在我們還不會拿筷子吃飯。透過一次次的錯誤,我們從中學習與改進,這才會是真的學習與有底氣的成長。

「錯誤」教會我們包容與接納,「錯誤」教會我們耐心與允許,「錯誤」教會我們平常心,「錯誤」教會我們活在當下,「錯誤」教會我們愛與覺知。「錯誤」是我們最棒的老師,無時無刻都在身邊的良師益友,讓我們勇敢的擁抱「錯誤」,然後從中學習與調整,繼續朝著我們所想要的方向前進。生命中唯一真正的錯誤就是,在犯錯之後試圖掩蓋,然後偏離方向或倒退,這就浪費了「錯誤」的寶貴價值了。

子曰:「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祝福我們都能夠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真知」。


錯誤(Fehler)/海寧格
沒有錯誤一切都無法進行,內在之旅也不可能。我們有沒有犯錯,可以從結果所產生的影響看得出來。最先會看到什麽?一種疏離——沒有前進,取而代之的是偏移與倒退。我們無法從這種疏離裡面凝聚而感到不安。這不是遠離錯誤,相反地,與錯誤疏離則會讓我們凝聚。

所以我們可以從內在的感覺知道自己是否犯錯。但我們常常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尤其當內心仍然不安的時候。所以我們首先得要在旅途上守住自己的內在:不要往前,不要往後,也不要左右搖擺。我們等待著,直到自己再度凝聚下來。

我們在凝聚裡檢視腳下的路往哪個方向繼續,只有當我們的目光凝聚在那個方向時,方向才會確定。可是我們這時卻又常常無法凝聚下來。那表示,仍然少了什麽東西,某個仍然隱藏的東西,也許它的時候未到,那我們就定下來繼續等,仍然不要妄動。

錯誤會在一段時間之後顯現,我們會知道該如何和它繼續接下來的內在之旅。然後我們會發現,錯誤有多麽寶貴。沒有錯誤,我們就不會從中得到經驗;沒有錯誤,我們和他人就無法從中達成更深沈的凝聚;沒有錯誤,我們就無法像現在這樣體會內在之旅。

沒有錯誤,我們只會繼續狹隘;沒有錯誤,我們只會繼續貧乏。沒有錯誤,我們就無法去愛犯錯的人;沒有錯誤,我們也無法去愛其他的人——也無法愛神。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6/19

老師今天這篇《真知:自帶老師的珍貴教導》,讀完之後讓我醞釀了一整天,才找到確信整理自己的感受。這篇文章如同一記「當頭棒喝」,把我又帶回了闊別已久的神舞課堂,讓我重新憶起了那些珍貴的教導。    

上世儒老師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情感上一直是備受滋養的:無論是老師的同理心與慈悲的愛,或者老師無時不在的注意力,都讓人始終像泡在暖融融的溫泉中,心與靈皆無比熨帖。而且課堂上的老師好像特別「不著調 」,無論學員們跳得多麽錯誤百出,橫七豎八,他始終帶著「菩薩低眉」般的微笑。哪怕是學員隊伍集體前進時,一不小心控制不好距離,把老師都逼得貼到前面背景墻上,他也毫不在意。

盡管如此,我還是無比深刻地記得老師異常嚴肅的某個表情。那是在某個大家熱舞正酣的時刻,音樂毫無先兆地戛然而止,老師一臉的「兇惡 」,大聲說道:「不論動作正確與否,節拍停止了就必須停在這裡,絕對不許微調! 」就為這個,老師還「煞有介事 」地多次突然喊停,不厭其煩地提醒我們: 「在每個動作做出來的當下,無論錯與對,都不許調整 」。

其實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我都一直很不理解老師這一固執的要求所為何故。明明調整之後才能做出正確的動作,才會更完美啊,為什麽老師卻一再堅持,在這一點上絕不姑息呢?帶著這樣的疑惑,我自己慢慢地經歷著,如今回頭再看時,方才有了幾許感悟。

其一,神舞的每個動作都是被科學地設計出來的,當每個動作能夠被精準地達成,在那個準確的節拍點上,它其實是內涵著巨大的能量的。

比如被稱為神舞「永字八法 」的《第一必修》,或是能給身體 「快速充電 」的《行進中的祈禱》,那些精心設計的動作就像一個個神秘的咒語,只有當身體精準地做到了,才像是按下了那個電門,神奇的能量運作才會發生。

我自己曾經體驗過,在一整天的神舞工作坊後精疲力盡,但機緣巧合地跳對了《行進中的祈禱》裡某幾個動作,一支舞下來,無論精神或是體能都神奇地恢覆很多。這讓我才真正對神舞心悅誠服。

其二,神舞的每個動作之間,是按照某種不可言說的規律和線索進行設計的。而這個規律只有在帶著全然的注意力,把動作做精準了,才能被身體所捕獲。

記得當年初學《神聖舞蹈3》,這支舞以其覆雜的鏡像動作、不斷的隊形變幻,極其考驗人的記憶力,而被譽為具有 「防止老年癡呆癥 」的奇效。

時隔經年,當我再次學習它時,卻有了不一樣的發現。我似乎感覺到:當我把手、腳、軀幹達到某種仿佛三角板量出來的角度時,身體像在某條流水線上自動運作,動作是隨著某種勢能而流淌出來的。我的頭腦大可以省很多力氣,只在某幾個點上稍加注意就好了。

當時我們同班的還有一名14歲的少年,雖然是第一次跳,但他學這支舞也特別輕鬆特別快。據我觀察,他應該也是獲得了跟我差不多的身體「線索」。果然,分享的時候獲得了他的親口證實。

其三,要達成這種動作上的精準,必須要帶著非常高的注意力,也就是要非常清晰地獲得身體感受,清楚「錯誤」是什麽樣的感受後,才能有對比地清楚地做出「正確」動作。

我自己曾做過多次實驗,比較過「微調」和「不調整」兩者在身體上的感受。前者就像是隔著一塊「毛玻璃」看世界,經過微調後的動作,「正確」或者「錯誤」在身體上的感受是很類似的,始終輪廓模糊。但如果我能hold住自己,在做出錯誤動作時不去調整,只是帶著純然的身體感受去觀察。那麽在下一次做出動作時,我就能清晰地察覺兩者的區別,會對正確的動作更有感覺。

其四,這種 「不調整」是一種非常珍貴的產生內在摩擦的機會。

據我自己的觀察,當我发現自己做錯了某事時,本能的第一時間就想要修正那個錯誤,因為我非常害怕我是不完美的,根本無法承擔那個不完美的後果。換句話說,我其實是被一種巨大的壓力趨驅使著,受著無意識的苦,機械性地想要重新回到讓自己感到舒適和安心的理想形象裡。

而如果在那個錯誤發生的當下,我一旦能穩住自己繼續待在那種不舒服的 「我不夠完美」的壓力下,我內在的空間實際上就變大了,我就能接納自己更多不喜歡的形象。慢慢地我也就找到了一種力量,一種凝聚在我之內的當下的力量。

其五,這種「不調整」實際上是對整個團體的一種重大貢獻。

這個發現純屬偶然。那是在某一次課堂上,老師讓我們到舞蹈隊伍的對面,做「觀國之光」的練習。我用放鬆的葛吉夫眼神去看,當團體中每一個人,帶著全然的注意力朝向同一個目標,在同一時刻到達同一個動作時(哪怕那個動作並不完全標準),的確會有某種可以稱作「結晶」的東西被觀察到。那種東西帶著某種特殊的情感的能量,不僅滋養到隊伍中的每一個,甚至連觀眾的心靈也會被同時共振。

但我也會觀察到,當團隊中有人做出動作的微調時,哪怕是一個極其細微的小角度,也會在團隊的一致狀態下被無限放大。而它產生的效果,就像是將一塊剛剛凝結起來的薄冰,一下子震碎,完全打破了那種渾然一體的凝聚。當看到這些,我不由得扼腕嘆息,就好像期待已久的一盤色香味俱全的頂級大菜,眼看就端到面前了,結果一下子被打翻了……

老師今天的文章,再一次掀開了我在神舞中體會到的 「對自己誠實」。這真的是一個非常珍貴的教導!感謝老師當年的堅持與嚴格,我獲益匪淺,將永遠銘記於心!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