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體會了為什麼叫「神聖舞蹈」 (芳竹/廈門)

參加靜悅主辦,臺灣林世儒&高金美老師的「葛吉夫神聖舞蹈」,林老師問大家為什麼而來,我的回答:「尋找一份內心的平靜」

是的,最近內在的指引就一直在「寧靜」兩個字上,重讀《當下的力量》、學習OH卡牌、,跟游由的重新連結、神聖舞蹈、感覺離噪音越來越遠,離海平面越來越遠,開始垂直下沉、下沉~~

原來葛吉夫神聖舞蹈並不是跳舞,它是在用舞蹈的形式呈現靜心,幫助頭腦從無意識夢遊狀態回到當下的直接體驗上來,讓全副身心進入這個臨在狀態,讓身心合一。

每一次忘我的看著老師的動作,聽那旋律時,感覺自己呼吸都沒了,那種專注想想已經很陌生了,好像小時候才有的感覺,這身心就這麼被拉扯著,分裂著活了這麼久,想到這兒,淚止不住的流~~

頭有些微痛,早上胃堵的感覺這一刻沒有了,後面兩天還會遇到什麼? 交托~~
葛吉夫常問弟子:「你會選擇哪一個——帶你去見上帝的魔鬼,還是帶你去見魔鬼的上帝?」
林老師第一天就提醒大家:「這個課程不會讓你覺得很美妙、很好玩……」

第二天就深深的體會到了,當手腳分解動作剛適應些,開始有點志得意滿時,老師就下了個指令:合著節拍手腳同時動作。

天啊!人整個傻到那了,手腳不知道是誰的了,跟卡帶了一樣,翻白眼的、定格的、抓耳撓腮的,那一瞬淩亂了,開始還在笑,然後著急,最後心堵想哭,氣憤、抱怨各種情緒……

老師不斷的提醒:放鬆、數拍節、覺知時/ 位,覺知當下的自己~~浮躁的心慢慢沉靜下來,幾個小節下來,奇跡出現,那些卡住的僵屍們又滿血復活了!

是的,學神聖舞蹈的確不好玩,更不靈性,沒有大道理去思辨,只有體驗,小我在這裡也沒了驕傲,我們只是看到陳年的「垃圾」,那些舊有的模式,那些陪伴自己多年的「魔鬼」嘴臉。
然而當我們帶著慈悲心肯面對它,承認它,不評論,「魔鬼」才有機會被「曝光」、當他們被「清空」,「上帝」就站在那裡,本來面目、神性就在那裡,那一刻體會了為什麼叫「神聖舞蹈」

感恩靜悅、感恩老師,感恩同修的兄弟們!

葛吉夫說:「人其實一直沉睡著,只有記得自己的時候,才瞬間醒過來。一般人不看重記得自己,所以偶然醒來一下,又必然再度沉睡。」

第三日,在又期待又緊張的心情下開始了,頭、手、腳同時啟動,忽然「死機」的狀況依然會發生,但今天發現自己多了些淡定、少了很多慌亂,老師一直在那輕輕的提示:動作能否做出來不重要,重要的是注意當下自己的情緒,還有沒有不相關的習慣動作,記得自己,放鬆,錯了別急著做下一個動作,停下來,重新開始。然後一種內在的和諧開始流動起來。

是呀,我們在生活中每天迷失在人、事、各種關係、諸多麻煩和計畫中,有多少時間真正記得自己呢?我們更多的時間是浪費在無意義的腦內雜訊中,感覺自己很努力,可又有多少高品質的「做」呢,經常發現自己跟夢遊一樣做著事,不知自己怎樣吃下了那麼多東西,不知道自己怎麼走回的家,不知道自己一天如何過的……

神聖舞蹈讓我們經驗到的,重點不在於你從事什麼外在活動,而是你以什麼樣的意識狀態來面對當下。

神聖舞蹈就是讓我們的身體、情感、理智三個中心均衡發展,不費力的覺知自己,進而在生活中保持這種品質,沒有一個無用或不必要的動作、語言。

總結時老師再三提醒:「現實的生活就是最好的修道場」。在生活瑣事中「記得自己」 ,從偶然瞬間清醒開始,逐漸增加清醒的頻率、深度、長度……

三日的工作坊那麼快就結束了,對於我卻不是結束,而是才剛剛開始,帶著這份覺察開始工作自己、成為自己……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