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乎:官知止而神欲行 (307) / 林世儒

SONY DSC

前天引用宋朝大儒歐陽修的筆記最後一句「此與莊生所謂解牛斫輪者何異?」顯然他老人家認為陳堯咨百步穿楊的箭術,和賣油翁的倒油不沾錢孔的絕活,都只是熟能生巧技巧的檔次,沒啥了不起,和解牛的庖丁及斫輪的輪扁兩人相比,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相差太遠了,根本就看不到車尾燈。昨天說了輪扁,今天不談談庖丁似乎說不過去,雖然庖丁解牛的故事大家兒熟能詳,但任有許多被忽略的地方。

綜觀莊子《養生主》全文,我們特別聚焦在「庖丁解牛」這一段,他能夠神乎其技的讓文惠王讚嘆,除了技巧與熟練之外,還有哪些重要部份與此無關呢?他對文惠王的答覆裡可見端倪,首先他說:「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擺明了說他能夠殺牛的過程就如同美妙的音樂搭配舞蹈般的神奇,這不是低端的技巧熟練而已,而是超越了技巧上升到了「道」的高度,這不是一般人做得到的。

我們跳過他對技巧的說明,關鍵來了:「方今之時,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視,官知止而神欲行。依乎天理⋯⋯」。他說我現在殺牛是以內在心靈之眼與之相遇,而不是用眼睛去仔細看。容我用我所設計的「養生主按摩(現更名為易學按摩)」來說明,當技巧熟練到一定程度之後,按摩時經常會閉上眼睛不去看按摩的部位,而是帶著極高的注意力和敏銳度在感覺,以便適時的調整與反應當下的精微變化,到此還是技巧的運用。

下一句「官知止而神欲行。」解釋起來就困難與麻煩多了,有兩種說法,官知就是感官的知覺停止了;也有把官知當官智解的,就是感官和智能、智識都停下來了。而神欲行則翻譯成只剩下精神在活動。這是依據文字在解釋,我還是透過直接的按摩經驗來說明我的體會。

有一回我幫海寧格大師按摩膝蓋,當我的手指接觸到他的膝蓋,我就閉上了眼睛,用心的去感覺我所碰觸的位置(以神遇而不以目視)。直到我繼續按摩到膝眼,從感官和知識用技術層面上我知道這段落要結束了該停止了(官知止)。就在此時我的注意力不在感官,也不在頭腦的念頭上,而是突然進入一個非常陌生的意識狀態,感官和智能的活動停止了(另一種官知止)。

然後有一股力量帶著我的手指開始超級慢速的移動(神欲行),花了十分鐘還畫不完一圈膝眼,但我可清楚的感覺到有一股充滿療愈的能量經由我的身體與手指進入他的膝蓋,而他的膝蓋則有一股深層的人類共同的痛苦經我的手指與身體而釋出,而我只是個管道而已。

事後海寧格大師寫了一封信給我,其中一段描述了他的這段經驗,當你在我身上按摩時,我感覺聯接到一個更寬廣的領域,也更貼近我自己的靈魂及其精微的移動。「我感覺到你持續停駐於外,並且允許另外那些非來自於你的治愈力量,經由你而流向我。其結果是一種非比尋常而奇妙的重新排列,不只是發生在我的身體內部,同時也在我的靈魂與其他人之間發生重組的效用。」

這對我而言也是一個極為特殊的經驗,讓我對《莊子》的〈養生主〉篇有了更加不同的體會與領悟,真的不是技巧,而是一種對待生命的態度,和內在質量的修煉,不是想要或努力就會出現。而是要擁有熟練的技巧之後,放下技巧、放下理論、放下療癒、放下期待、放下自我,只剩平常心,帶著不知會如何發生與發展,一切如其所是,然後不知道什麽時候「它」會發生。發生就感謝它的發生,沒發生就是沒發生,也不追求與失落。我想這就是「依乎天理」吧!

2019.06.14 23:16:49

(共 4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