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道(0092) / 智慧:條條大路通羅馬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智慧:條條大路通羅馬

我在完全沒事或是有困惑時,很喜歡靠著可向後傾斜的已被閉目思考,這時腦袋裡出現的是一個太極圖,我總是用它來激發靈感,尋覓最洽當的解決之道,用非常規的理解與方式,另闢途徑以簡潔明快輕鬆又清楚的行動完成目標。

黑白雙魚以反S型結合而成圓,也象徵了物極必反以及生生不息的概念;一黑一白的小魚眼睛,有個專有的名稱叫「陽餘」與「陰餘」,通稱為「有餘 」。受易經的影響所及,我們過年時餐桌上一定要有魚(餘),而且不能吃完,一定要有剩(餘),象徵「年年有餘(魚)」,並且要記得凡事處處要「留人餘地」啊!

應用於生活與工作上,什麼時候該堅持到底,從量變來到質變已達成目標。什麼時候要縮手,留給自己與他人餘地,以免過鋼而折造成破局;或是力不用盡,先讓子彈再飛一會兒,才是最佳的時機,這些都沒有標準答案,完全都要依當時情況而定,因此在在都考驗著我們的智慧與抉擇。至少太極圖已經教會了我事情的完成可以是陽剛、陰柔、直接、迂迴、一鼓作氣、耐心等待…….等多種方式與途徑。

我把這些領悟廣泛的應用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教學上,同一支舞我能用針對頭腦理智中心的方式講解與教學,記憶動作順序與數拍子就最為重要;當然我也可以從身體的運動中心下手,透過特定的節奏產生動能,無需數拍子就可以把動作做出來,甚至我還可以運用情感中心,在美妙的旋律中,無需思考就可輕鬆優美的做出動作來。

只要依照我在「律動39祈禱」(Movement 39 Prayer) 練習中各階段的不同指示做練習,就可以分辨得出使用不同中心作為路徑,所產生的不同品質與效果。條條大路通羅馬,只是有的艱辛費力又路途遙遠,有的輕鬆優雅又快又近。都是有效可以抵達目標的通道,只是要記得你要的是什麼?該選怎樣的路是最洽當的。

我是根據當時的狀況和學習目的的原始設定,選擇走哪一條路,以及在何時轉換,甚至在必要時多條通道同時開啟,也就是我有多種途徑可以選擇與多重搭配,所以我常覺得我不是老師,而是比較像是個廚師,或是樂團指揮,總是依實際的現狀,試圖透過素材的調配,創造出最美味的佳餚或悅耳動人的音樂。

在我的生命幾次的跳躍性進展,有透過咬緊牙關而完成的,也有累積量變而達成質變的,還有積極努力到了一個極點,在因緣俱足的觸發下突然轉成完全的消極被動而突破,進入一個全新的境界與領域。生命成長的路徑與通道是多元的,都有其效果與限制,端看我們要如何選擇與搭配出個人的最佳通道。哈哈!這正是人類最值得榮耀的特權與無盡的煩惱啊!原來智者與凡夫的最大差別就在這裡啊

但生命最終的那道門檻我們要如何越過?無論是走哪條通道都必然會來到這裡,我不知道該走哪條路比較好,也不知道哪個通道是最順暢的,但我相信那條路必然充滿了愛,因為意志的盡頭才是臣服的開始,而對於生命的呼喚我們除了臣服之外,還能做些什麼?生命除了愛之外,還能有些什麼?


通道(Der übergang)/海寧格

我們的生活裡有個心靈的通道,通往一個等待我們的地方。只有道的運作可以帶我們越過這道門檻,從「未完成」走向「究竟 」。

許多已逝者仍然未完成,就像我們一樣不圓滿。如果我們現在就作好究竟的準備,死亡會不會就突然降臨?已逝者到底需要什麽,我們又需要什麽才能究竟圓滿?我們需要道的力量,帶我們從棄絕未完成的地方,跨越門檻而達到圓滿。

內在的旅途上,這樣的通道會被送來給我們。在凝聚裡,在與道同行之中,我們總是一再地獲得這樣的通道——遠離未完成的事物,並把這些未完成的事物帶進運作裡。於是,那些過去未完成的,也就圓滿了。

那些未盡完成的已逝者也能獲得這樣的通道嗎?他們會和我們一起從內在之旅得到這樣的通道嗎?當然不是透過我們,我們自己仍然不夠圓滿,但我們可以藉著其他的方式:當道的力量圍繞時,我們也同時帶著已逝者把目光投向道的所在,向它祈請,和諧一致地處在道之愛里裡,為他們也為我們自己。

然後呢?我們還能有所求嗎?從「未完成」通往「圓滿」的通道將會被送給他們和我們,純粹地贈與,沒有條件,沒有私心。

道之愛總是流動在愛出現的地方。這條通道如何起作用?就在愛的運作裡。在那裡,我們的愛和道的愛幾乎沒有分別。

最後只有道的愛在運作嗎?會不會因我們的愛也是道之愛,它就把我們的愛送給未完成的已逝者?

到底最後我們該怎麽辦?我們該與道之愛同行,也為了未完成的已逝者與道之愛同行。在道之愛裡,我們把圓滿的成就交付給道。無論什麽時候,無論如何道將會帶領他們和我們跨越那道門檻,而道也將成為我們的通道。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