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能為媽媽做到的! 尚靈心/天津

我一直喜歡莊子,但是說不明白喜歡的原因;我一直追求靈性的成長,但是說不明白追求的是什麼;三天的課程,我確定這是我想要並需要的,我想要「悟道」,但是我無法空談「道」,我想這次我遇到了,我知道這只是一個開始。

這3天我終於學會了一套「按摩」手法,終於擁有了第一個屬於自己「行走江湖」,自利利他的「武功」,追尋的心感受到了一份踏實落地。

我能為媽媽做到的事
掙扎了半年之久,我終於找到能為媽媽做的事情。去年10月份媽媽查出宮頸癌,我抗拒西醫、對中醫半信半疑,內心焦慮糾結,如何能幫助到媽媽?我否認了現存的所有治療方法,而我又能做什麼?那種無奈的沮喪,讓我深陷其中。

面對媽媽每天不停的牢騷、對爸爸的抱怨、對自己身體的忽視,我除了看到,除了勸導媽媽要好好愛自己(卻毫無作用),我還能做什麼?發現我無法改變媽媽後,我還能為媽媽做什麼?

我曾經想放手,就讓媽媽去體驗她的生老病苦,屬於她的人生功課。但是內心仍有強大的一個疑問「我能為媽媽做什麼?我還能做些什麼?」我深深感覺到我還可以為媽媽做些什麼,但是我不知道那該是什麼,我該怎樣做……

就這樣半年的痛苦掙扎,終於得到了解答!我可以為媽媽做「養生主靈性按摩」!

溫柔對待
世儒老師認為按摩不僅僅是作用在肉體上,實際上它也可以作用在我們的心靈層面,所以把它叫做「靈性按摩」。這個按摩的手法非常的溫和,可是它進入的卻又非常深入,整個按摩非常像道家說的:無為。按摩的人,手是不能用力的,按摩的人帶著非常大的愛,非常的放鬆,最重要是按摩的那個品質。曾經有一位德國教授,他為了學禪道,通過射箭理解什麼是禪,去體驗那個禪(《學箭悟禪錄》)。那對我來說呢,按摩這個手法,這個技巧,通過它們去體驗那無法言說的禪,道。

收穫分享:
第1天的練習就被「擊中要害」,在給對方做抖動腳腕的時候,覺得自己的身體扭曲得好難受,肩膀和背部都緊繃著。問老師「為什麼我做這個動作那麼難受?」老師重演了一下我的動作,擊中了我這段時間的難受。為了滿足別人的期待,為了取悅他人,我累了。「為什麼不能調整一下自己身體的姿勢?為什麼不能讓自己舒服一些呢?」 是呀,為什麼不能顧及一下自己的感受呢?

第2天的按摩過程中,手腳發熱,身體微微出汗。在做按摩的過程中,要不斷的關注著對方的呼吸,調整兩個人的節奏,只有呼吸節奏掌握好,才有可能深入。在這個過程中,越發忘記對方的身份,她的名字、她的職業、她的性格,什麼都沒有,只有她一起一伏的呼吸,也許這就是生命的本來的樣子。在一呼一吸之間,體會著你我之間的寂靜。在這個過程中,我說不出來我放下了什麼,但是就是感覺有什麼困擾被放下了,身體輕鬆起來。

第3天的我期待著一次完美的按摩體驗。因為我的期待,我錯過了那個完美的當下。我會心急,我著急想達成下一個目標,我會不斷質疑當下這件事情的意義和價值,我期待有一個更好的未來。對當下的不接受,讓我有一種不斷想逃離的感覺。而在整個按摩過程中,我不得不回到呼吸上,看著一起一伏的身體,頭腦便停止了。

自助助人 自利利他
給媽媽做了第4次按摩,媽媽的胃口漸漸好起來,不感覺那麼涼了,可以多吃一些東西。腿部脹的感覺緩解了。僅僅3天的課程我收穫了很多,但最令我欣喜的是我終於有一件事兒可以為媽媽做了,而且做了之後還有很好的效果。終於找到了比言語更有穿透力,也更適合我的方法來表達對媽媽的愛。意願有了,方法找到了,剩下的就看自己如何堅持做了。

如果說這是一條修行的道路,按摩是修行覺悟的方法工具,我想這其間會有很多的艱辛等待我去穿越,但這一次想到這的時候並沒有抵觸恐懼的情緒,因為在整個過程中我們是被要求帶著恭敬心、帶著一份對生命本然的尊重去實現心靈成長的,而老師也一直強調,這套按摩手法的關鍵在於溫柔對待,在溫柔的陪伴之中,讓我體驗到那無條件的支持和關懷。在這裡全然的做自己,只管呼吸就好,有一個更大的智慧會為我安排好我的去處。

我體驗到了那份交托,與大地融為一體的信任。世儒老師說:「人在安全的環境裡會自然朝向正向發展。」而朝著正向發展,給人營造足夠的安全空間,需要「溫柔對待」。而這正是我想要和需要的。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