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養生主按摩,體悟愛之本質 風箏/南寧

林世儒老師設計的養生主按摩,內涵遠遠不止是舒服、平靜、放鬆、治愈,更通透過按摩的互動,體悟愛的本質。按摩搭檔的雙方,一方是按摩者(我們稱為修行者),另一方是被按摩者(我們稱為模特);按摩,透過身體知覺與反饋,這是接近於本質的連結,我們了解別人真實的需要,並調整自己的給予與接受。

所以修行者非常像在愛的關係中愛的給予者或施予者,而模特也非常像在愛的關係中愛的接受者;所以按摩雙方的互動非常象愛的關係中兩人的互動。

關於修行者
我們都知道這樣一句話:要按對方的需要來給予;所以同樣的,在按摩的課程裡,林老師也有相對應的一句話——躺著的人(模特)是最大的。

剛開始學習按摩,雙方都比較小心翼翼,練習著、試探著、溝通著、比較著、調整著,如同剛墮入愛河的人那樣;但隨著這個過程的不斷深入,我們自己的個性或者說慣性就會表現出來。
比如做為修行者,練習的次數多了,按的人多了,有經驗了,對方舒服次數多了,就會形成“我很不錯,我很棒,我是對的”的思維模式,萬一模特有一樣的按摩反應,就會認為是對方的問題:是因為你不夠放鬆,你呼吸不到位,所以我的力下不去;是因為你太緊張,你不放鬆,所以我沒有發揮好;總而言之,我是按得不錯的,是你不夠好;甚至還有同學認為自己按得不錯,要像醫生一樣,透過他按摩感受為“診斷”的標準,告知模特他要如何調整,如何放鬆自己。

要小心啊小心,“躺著的人是最大的,他沒有錯”。
你按了10000個人,他們都說好,但第10001個人沒說好,不是那個人的問題,這是提醒你還有需要調整的部分,這才是老師為什麼定義按摩者為“修行者”的意義所在,修行是指自己內在的修行,而非對方的改變。

在按摩的過程中,模特是否會有因緊張的心態或身體,讓你“熟練而完美”手法沒有達到預期的情況?會的,特別在新的體驗者身上常有發生,但這是他的問題嗎?從事實上來說是!從課程設計或成長的角度來說,不是!

正因為他緊張,他反應過度,他不信任你,他有不安全感,我們才有機會去更進一步地調整,讓自己有更多的允許、放鬆、等待和引導,此時結果不是最重要的了;而事實上,當修行者擁有上述的品質時,模特往往就自然放鬆下來了。

這是透過按摩修行者學會的一種品質,也是愛的關係裡非常重要的品質:當我給予時,按對方的需要來給予;當他緊張無法接受時,我只能在自己下功夫;給予自己和對方更多的允許、等待和調整。

關於模特
那麼另一半嗎?做為模特是否也有自己的學習,這在課堂上講得不多,因為林老師在的地方能量極強,很多模特都在呼呼大睡,醒來覺得好舒服,沒有什麼需要調整和學習的地方。

然而學得久了,練得多了,發現做為模特也有要學習的部分,同樣也適用於愛的關係裡。我自己在按摩中,做模特得到的感悟比做修行者得到的感悟多。這對於我來說,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我並不能全然信任地把自己交出去,而且因為知道按摩的手法與步驟,頭腦一直評判著對方的做對還是做錯,有沒有做不到位的有沒有漏掉的手法;身體還會自己動去配合,或是下意識反抗對方錯誤的手法;所以做完也舒服,但更要透過溝通去調整對方到正確的軌道上(我與我在現實生活中愛的關係裡表現一模一樣)。

但隨著練習的深入,成長的持續,自己做為模特的狀態也在慢慢改變;特別有一次做胸腹部練習時,我的搭檔是一個非常努力的人,也很有力量,那次差點把我按死了,痛得“累牛滿面”,我突然有一個深深的感悟:對方一定是很想做好的,他太想了,但能力不夠或是對我不夠了解才弄痛了我。

那次之後,我開始學習對所有的修行者(搭檔)以體諒、寬容與感激。因為這樣的經歷,隨著自己越來越放鬆,隨著信任的程度增強,慢慢也可以把自己全部地交出去,甚至在新手的課程不熟練的手法之下呼呼大睡。

林老師在課堂曾說過這樣的一段話:
按摩的過程,就是施與受的過程;只有施沒有受,內在隱藏著驕傲;只有受沒有施,內在隱藏著自私;讓我們無私地給予,全然地接受,讓施與受平衡。
這不僅僅是按摩的原則,何嘗不是在愛的關係裡,愛的原則?
感恩養生主這樣充滿慈悲的課程,讓我真正體悟愛的本質。


——南寧自在成長 風箏

Facebook 外掛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