諦觀:看到痛苦自放光 / 黃詩君


讓我痛苦的,卻也讓我發光。

這是這週跳完「神聖舞蹈」後,醞釀出來的體會。

最近一直在做違反慣性的事,也算給自己挑戰吧!

九月底我在「易學律動」第359期周二班的最後一堂課裡,最後一次跳〈American 24 〉時,我非常用心與專注地聆聽自己在一邊舞動同時唱誦「我是」的聲音。那個晚上的「神聖舞蹈」讓我十分意外的聽見神的回應。所以我就寫了一篇名為「諦聽:聽見神的聲音」的分享,而在這十月份新的一期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裡,我配合〈觀卦〉用心與專注地自我觀察,又會帶來怎樣的特別經驗呢?

週二晚上在「易學律動」課跳神聖舞蹈時,世儒老師要我們用最小的力氣跳「西藏旋律 Tibetan Melody」這支舞。我想嘗試之前老師教的借力使力的方式,比如說手向下時,就去感受地心引力,讓地心引力自然的帶我向下,而非靠我自己的手部肌肉往下移動。我渴望更輕鬆不費力的完成動作。

但是當手平舉時,我要如何讓自己更輕鬆不費力呢?我想到之前學太極時感受到的氣感,如果我平舉時,是否可以讓空氣托著我。然後我又想起打太極最重要的其實不是動作,而是意念,透過意念的導引是關鍵。

週二下課時,我就先跟老師討論將太極運用到神舞中的可能性。每當這種情況,老師往往都不會直接回答我,而是一如往常的鼓勵我多方嘗試,等累積了一些經驗之後,再和他分享觀察後的發現再討論。然後他會根據我的體會給我一些回饋與指導。他說:「我們需要一些實質的共同經驗,才能夠不誤解彼此意思的深入探討與研究,這樣才能真正的對症下藥」。

於是到了週三的課,我延續昨天的實驗,試著把太極的方式放入舞蹈中。我忽然又有了一個新的領悟。我的確可以把手做得很輕,輕如鴻毛。手臂清楚感覺到鳥在飛翔的狀態,讓空氣托著我的手。但我發現腳其實沒有辦法產生如羽毛般的感覺,因為跟重心的移動有關。

當我以骨盆為中心旋轉後,我可以感覺到身體的輕盈,轉圈的速度與力道都比較能夠控制,也比較不費力,比我把注意力放在腳掌時輕盈很多。不過因為重心移動的關係,我同時感覺到腳有一股往下沉的力道。他是一個重的、往下沉的穩定力量,跟手被空氣輕輕托著,如羽毛般的輕盈感受,是截然不同的。所以我同步經驗到上半身的輕盈與下半身的穩定,這兩種力量在我身上運行。

這兩種感覺,看起來似乎是矛盾的,一時之間好像沒有辦法同時擁有,但我內在卻沒有矛盾的感受,就像專注與放鬆,乍聽是矛盾的,但他們其實是可以同時擁有的品質。我的下半身比較偏向專注穏定的能量,那是坤卦帶來的感受,也就是感受大地支撐我的力量。我的上半身如羽毛般輕盈,讓我想起巽卦,如風般輕盈的能量,整個上半身是極微放鬆的。

我忽然想起,世儒老師之前在「易經工作坊」課上教的某支舞,讓我們用不同的「卦德」跳手腳,比如左手如風順,右手如雷動,腳是如山止……,並且要隨著音樂而變化組合?而我現在感受到上半身如風,加上下半身似地,上卦風與下卦地不就成了世儒老師在「易學律動」課堂上不斷強調與說明的〈觀卦〉嗎?而我週三的自我觀察的確進入了第三個層次,〈觀卦〉的第三爻「六三 觀我生,進退」。

當我有上述的發現時,我迫不及待的想跟老師分享。如果是以往,我就會利用中間下課時間興奮的跟老師討論,但我週三只是按捺著想分享的心情,因為我發現我的好學生病又來了。那是我的慣性。我期待被老師誇獎,我習慣證明自己,渴望被眾人肯定。這一次,我想要打破慣性。

等到靜坐後同學們在分享時,我一樣一直克制住自己想要獲得別人肯定的慣性。那一段時間,我的內在起了很多摩擦,要忍著不表現自己,對我來說是一件痛苦的事,真是如坐針氈。我喜歡被矚目的感受,我知道那是童年長期被忽視的結果。

下課後,我跟世龍散步回家,分享課中的那段糾結。沒想到世龍竟然興奮的對我說恭喜,他覺得這是我修行上很大的突破。聽到他說恭喜的那一霎那,我竟然哭了。我問自己,眼淚在訴說什麼?我心疼自己,一直以來好辛苦,總是要獲得周遭所有的眼光與肯定,終於可以不需要他人的肯定了。

我無需再證明給他人看了。於是我做了一個決定,不再特別分享自己的發現。

世龍後來用了〈觀卦〉分析我的整個歷程。他覺得我從〈觀卦〉第二爻:「闚觀」,看見動作背後的規則,意識到自己的好學生模式,接著就跳到第三爻:「觀我生,進退」。而後看見小我的模式,於是選擇不重複。

然後我們兩人的討論進到第四爻:「觀國之光,利用賓於王」。接著我們進入到第五爻:「觀我生,君子無咎」。那個更大的我,祂只是看著,不會鼓勵也不會懲罰。我十分讚嘆他的精闢見解。

沒想到他在知道我決定不再分享之後,又帶我往內在更深入的探索。他寫道:「並不是追求『不要表現』的反向行為,而是看見求表現的內在動能,這個動能背後的坑洞。先停止對外的行動,將此動能轉而向內。就像那天上課時世儒老師說,把表情拿掉,你就做對了。也許最後不是考量『不表現』或『要表現』,而是不費力的顯化,無為而無所不為。這可能就成道了吧?

他的話一棒打醒我。我看見自己的另一個慣性,就是矯枉過正。我想起第五爻:「觀我生,君子無咎」。事實上好學生的特質,讓我這一生獲得了多少資源?我願意花這麼多時間研究我的身體動作,持續觀察自己,不就是因為這個好學生特質嗎?雖然它也帶給我限制,但我若能夠善用時機發揮好學生特質,並且避免好學生病帶給我的困擾與限制,我的人生是否就能活得更自在了呢?

一個好老師,一個好同修,透過〈觀卦〉幫助我看見:內在的特質,從來都沒有好壞,要讓我痛苦,還是讓我發光,一切由我決定。


Yvonne Tan:本来就很喜欢诗君的分享。今天的这篇,尤其后面的部分被触动,眼泪静静的冒出来。。。🙏

Meiying Wu:詩君 寫的真的好棒。但好學生也是自己定義的,沒有標準和比較何來好或壞,那天課堂上我看到你故意憋著的表情,我心中在😄。覺得憋著不分享的詩君也好可愛,都很好。以前我痛苦時有人叫我逆著習性走,但後來發現就像葛吉夫說的那逆着走的反作用力,會產生新的副作用而不自知,一切自然就好祝福❤️

Amrita Wu:詩君的分享很真誠又看到層次、反思和自我的意圖,感謝❤️。詩君的分享,讓我想說,我這兩三天在心裏體會葛吉夫說的關於痛苦的一段話~還在體會中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10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