諦聽:聽見神的聲音 / 黃詩君 (台北)


你聽過神的聲音嗎?

傳說「諦聽」是地藏菩薩經案下伏着的通靈神獸,可以通過聽來辨認世間萬物 ,尤其善於聽人的心。在名著《西遊記》中有述說諦聽辨別真假美猴王的故事。牠集羣獸之像於一身,聚衆物之優容爲一體,有虎頭、獨角、犬耳、龍身、獅尾、麒麟足。白居易在〈霓裳羽衣舞歌〉詩中云:「當時戶見驚心目,凝視諦聽殊未足。」其意思為專注地聽;側耳傾聽;用心聆聽。

這週是最後一次跳〈American 24 〉了,我意外的聽見神的回應。

我最喜歡這支舞的原因,是在所有的動作到位後,還要加上「我是」的唱誦。整整將近三個月,老師一直要我們聽見自己的聲音,而且要唱誦出讓自己滿意且感動的聲音。上週我分享了我對聲音的探索,並且感受到了讓自己感動的聲音,我以為這一週不會再有什麼新發現了。

如果我的聲音都能感動我自己了,我還能有什麼新發現呢?

沒想到神直接讓我經驗祂。

數千年前摩西第一次聽見上帝的聲音時,上帝以「I AM」回應他,並要他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脫離苦難,同時應許他將會來到一個美好、寬闊、流奶與蜜之地。

今天的我,彷彿也聽見上帝的回應。

因為昨天打了疫苗的關係,早上跳神聖舞蹈時,我覺得頭重腳輕,感覺到頭腦的記憶體跑不動,身體完全不聽使喚。我第一次感到身不由己,我的頭腦如一團糨糊,完全無法控制我的身體。我告訴自己今天是特殊狀況,不要太為難自己。

當老師要我們發出「I AM」的聲音時,我無法發出像上次一樣讓自己滿意感動的聲音。前天在「易學律動週二班」時,我可以清楚感覺到聲音振動的部位。當我發「我」時,我的聲音來自於心輪的振動。當我發「是」時,因為我讓全身的肌肉往下掉,於是我的聲音會往下沈,引發丹田的振動。沒想到心輪與丹田的振動,讓我的呼吸更加深沉緩慢。

還記得當時的靜坐,我竟然第一次感覺到整個背部的每個細胞都在呼吸。我的背部可以像胸部和腹部,隨著一呼一吸,明顯的起伏著。我感受到自己的能量場是360度,全然飽滿的狀態。

但是過兩天我在「週四班」就完全達不到在「週二班」時的品質。我的肌肉緊繃,聲音卡在喉嚨,完全無法發出像上次來自腹部低沉穏定的聲音。

我跟老師說:「對不起,我今天無法讓我的聲音往下沈」。我看見內在有一個我,那是長期以來,愛當好學生的我,希望自己能達到老師的要求。

老師溫暖包容的說:「做不到沒關係,你因為打疫苗的緣故,能量都被本能中心取走了,沒有多餘的能量給其他中心。因為當我們身體有狀況時,會優先提供能量給本能中心,以維持生命有機體的正常持續運作,所以就無法清楚的思考,而且情緒比較不容易控制。」

我聽到老師這樣的回答後,我心安了,可以感覺到老師無條件的包容與理解。

當我跳最後一次時,我發現即使跳了快8年,潛意識還是有一個我,擔心自己表現不好。當我被老師完全接納時,全身的肌肉瞬間放鬆,上次那個低沉穩定的聲音又再次出現。

當我再次發出令自己滿意感動的聲音時,瞬間胸口充滿感動。我忽然理解到神一直無條件的接納我,是我自己設了高標準與高期待,就算老師不要求我,潛意識我還是會要求自己。

我彷佛聽見神跟我說:親愛的寶貝,不論你是什麼樣子,我希望你像我愛你一樣,好好愛你自己。

神的話語是那樣的溫柔,那樣的動人。

我跳到熱淚盈眶,最後靜坐時,我竟然整個人崩潰,眼淚鼻涕直流,完全顧不得我的妝都哭花了。我看見藏在心底深處的失落。生命中許多力不從心、達不到自我的期待時,所產生的失落,一直密密麻麻的藏在心的深處。世儒老師的包容像神的光,照進心靈最黑、最深的那個點。

這是我第一次跳「神聖舞蹈」跳到涕淚縱橫,泣不成聲。我的盔甲瞬間瓦解,心的情感流動到全身的每個細胞。

當我無條件接納自己時,我聽見神的聲音。

神用無條件的愛,捧著我的眼淚,我的心。

那是愛的回應。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4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