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語 (0017) / 良心:人苦天苦我也苦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良心:人苦天苦我也苦 / 林世儒

一直記得在IT工作的那幾年,正值青春洋溢,每天精神抖擻,活力無限啊!可那時我們最常說的一句話卻是「這裡沒有愛與春天」。在這純「理智中心」掛帥運作的職場裡,身體的感覺和心理的感受,在不知不覺中,慢慢的因鈍化而關閉了。所以最怕有人問我有甚麼感覺,唉!對這句問話我可真超有感覺啊!_____「淹煎」。

對於感覺和別人的情緒反應我是遲鈍的,經常是手足無措而不知如何是好。即使是後來特別去接受「同理心」的訓練,但我知道我並不是同理,而只是諮商技術的操作和「理智中心」的推理而已。在剛帶領成長團體時,很多人認為我可以完全不受任何情緒影響,而能夠靜穩的把有狀況的學員處理好,擺脫過往的傷痛恢復正常與平靜,事後又像啥也沒發生一樣,全部忘得一乾二淨,真是太厲害了。

在此我承認只是見招拆招,當下的我是全心全意地去聽,去理解,但我無法感同身受。透過「理智中心」的推理和「本能中心」的直覺,找到解決之道,完全沒用到「情感中心」,所以才能像鋼鐵般的「不受影響」不受影響啊!坦白說這樣做超級有效,但就是少了人味。

直到有一年我在南寧帶領「葛吉夫神聖舞蹈」(易學律動)七日營時,有一位同學到了第五天,連「第三必修 Third Obligatory」這支舞的第一步都跳不出來,就一個簡單的墊步練了五天還不會,真是不知要如何教她才好。可是這五天她是超級任地的在學在練,不斷的錯不斷地練。這是我今生第一次親眼看到甚麼叫屢敗屢戰,她可是超級有毅力和恆心,要我第二天就不來了,怎可能堅持到第五天。

看著她一遍又一遍練習而無法突破的懊惱和自怨,含著眼淚又堅強的承受著痛苦與挫折的煎熬繼續苦練。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就喊了「停」並請全體學員坐下來,放了音樂大家一起靜坐。我在內心問著,我能為這受苦的靈魂做些甚麼?說些甚麼?靜默一段時間後,我聽到內在有個聲音說:「人心苦,所以天心苦,天心苦,所以我心苦。」

突然間我感受到這位學員的痛苦,她心裡的苦痛還有身體的苦痛,都完全發生在我的身上,包括她在練習過程時的種種感受和心路歷程。我正在受苦,而為了要解除我現正面臨的苦痛,必須解除她的苦痛,因為她是源頭。她不苦了,天就不苦了,天不苦。我也就不苦了。

靜坐完我忍不住著眼淚,把這一切身處的痛苦感受說出來,她哭了,所有學員也都哭了,因為這是我們內心深處共同的傷痛。同時我也把過程中動作做不來的深層心理因素說出來……。奇妙的是說完這些話,當我們重新練習,她就可以正確地做出動作了。(幾年前我寫過兩篇,她也前後寫了兩三篇文章,記述當時的情景和日後的影響,包括她兒子因此事件從學渣變學霸的過程,甚至連她兒子的老師也因此而來上課一探究竟。)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葛吉夫大師所說的「良心」,第一次經驗到所謂的「感同身受」。而那超越我的話語經由我的口中說出,內心的感動不在話下。我是說的人同時也是聽的人,一切都如海寧格大師說的一樣:「這些話語對於聽的人而言是一份禮物,它們改變了某些東西,帶來新的行動與秩序」。

很幸運的,我和南寧的同學們都收到了這份豐厚的禮物。我終於有「感覺」了,我的「情感中心」開始恢復運作,「理智、情感、運動、本能」四個中心終於都可以動了起來,接下來如何讓它們和諧的為我工作,將是下一步的功夫,而我的「內在之旅」又向前了一大步。


話語(Das Wort) / 海寧格

在內在之旅中,如果我們沈定下來,這股引導我們的偉大力量有時就可以凝聚為精辟的洞見,也許是一個字或是一句話,讓我們從它的運行中接收到。或者更確切地說,那股偉大的力量能夠透過話語來改變事物,它在話語中前行,從而達到目的。

這些話語就是行動,它們讓事物完成運作。

這些話語從何而來?是何種論斷?還是思考後的結果?

它們是從安靜的凝聚中浮現出來,所以那不是一般個人所說的話語。它們是創造性的話語,來自於超越我們的自身。

但特別的是,它們永遠是愛的話語。這裏指的不是感受上的愛,而是一種神性的愛;這種愛做展現的,永遠與偉大的力量和諧一致。於是,這些話語對聽到的人而言是一份禮物,它們改變了某些東西,帶來新的行動與秩序。

此外,話語還有更多的作用。話語不只作用在被訴說的對象,還會觸動那些長久等待提示和尋找出路的其他人,也幫助他們再度回到和諧。

當我們把這話語告訴另一個人,會發生什麽事?我們會忘掉這些話。這些話語只是通過我們表達出來,因為我們的忘記,因此能夠保持它們的純粹,也保持我們的清晰。

內在的旅途上,有時這樣的話語會被送來給我們。即使它的巨大令我們害怕,也不要緊抓著不放,它必須順著偉大力量的帶領而去。

當有人需要我們的提示——一個字或是一句話,好讓他得到解答時,此刻我們要把自己退回來,走入內在,把他的狀況和相糾葛的人事物都放下,而回到與萬物一致運作的和諧中。通常在突然之間,這話語就會浮現,被送來給我們。

我們把這話告訴他,同時將自己退回來,讓他單獨地和這話語相處,讓他單獨地處在這股力量之中。

到最後,這些話語總能發揮效用,並且立刻發生。


轉貼一篇來自馬來西亞學員 YvonneTan,4月12 日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老師,記得去年年尾上您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課在練習祈禱靜心時,我開始激動的淚流滿面到結束時的感恩平靜,那時我告訴您我找到自己了。回到日常生活我開始對自己有自信,知道自己要什麼也真的不會害怕和顧慮別人怎麽看我,朝著前方走。走著走著。。

在這非常時期,對身體的敏銳,疼痛,胸悶,發炎,等癥狀,曾經的呼吸困難,住院的經歷對病重和死亡的恐懼非常強!

春源的網上教課,我學習了怎樣面對,恐懼明顯減少。有參加奇跡課程的讀書會,有幫助可是不懂怎的,覺得用不上力。。。

每天聽老師的錄音我的心被安撫和滋養,除了喝水等練習專註力,我開始練習神舞Scale。可是總覺得自己的動作像機器人,以為配合唱會有感覺,結果更糟,唱得來忘了動作,關註動作就唱不到了。上星期五加入菊嬌辦的網上讀書會,當她提到如果是我們自己得了新冠肺炎,我們會怎樣,我巨大的恐懼被挖出來了,我崩潰了大哭。。

菊嬌緩緩的慈悲的叫我擡起頭睜開眼睛,用跳神舞時的眼睛沒有焦點的往前看。。管用!它不會讓自己陷入痛苦的深淵!過後我讓自己正坐深入的觀和接受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菊嬌也提醒我好好的聽世儒老師當天的錄音『回歸』,真的,我聽了好幾遍,很感動因有很大的觸動!

內在之旅正帶領著我往前走,我要深入的探索“我”到底是誰?走著走著,我又卡了,我懷疑在奇跡課程裡所學的是真的嗎?頭腦打結了。昨天菊嬌帶領我再去探究我為什麽會被卡,她提醒我,若我們只在頭腦,不深入的體驗,接受,怎說拿起,如何來放下呢!昨晚聽了兩遍老師的{感動},好像有所感觸但又說不上來。。

早上起來喝水時,突然一句話打醒我:我太執著於自己的身體了!我願意承認了!我突然看到感覺到我不是一具身體!帶著這份驚訝,我練習Scale 。音樂響起,天啊!我的動作帶著我的歌聲(用7輪唱出的,雖然不到位)我的歌聲帶著我的動作與那份感動完成整個舞蹈。

再跳第二遍亦是如此!我停下來正坐,再重聽老師的{感動}我感動的淚水湧出來。我體驗到了老師說的理智中心,情感中心和運動中心結合時的力量。是,這內在之旅的感動是孤獨的,可是是震撼的!震撼後我回到生活的平靜,繼續練習專註力,喝水,洗碗。。正坐拿起,放下等。

我感動,我感恩老師們的引領,帶著我走上內在之旅!世儒老師,您知道嗎,每次您的課都讓我打開生命的一道道被深鎖門。向您鞠躬!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