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0038) / 工作:維持注意力的持續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工作:維持注意力的持續

有一天在上課前和學生們聊天,有一位還在清華大學修博士的小夥子說:「老師,你必須賠償我的損失。」我好奇地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必須賠償你。」他說:「我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挺快樂的。自從參加了你的律動/神聖舞蹈課之後,就少了很多樂趣。本來看到漂亮的美眉,就會過去搭訕幾句,挺開心的。現在可以清楚的看到,她們很多時候都是睜著眼睛在睡覺,說的只是夢話,讓我頓失興趣,害我找不到女朋友,人生失去很多樂趣,所以你要賠償。」

的確我們每天大多時候都是在「睜著眼睛睡覺」的狀態下過去,只用到四層意識狀態中的第二層而已,只是「醒著」,從不知道有第三層次的「自我意識/主觀意識」,以及第四層次的「客觀意識」(相當於成道者的意識狀態)。自從開始進行「自我觀察」之後,很快的我就發現自己的注意力非常有限,既集中不了多久,又很容易走神,更嚴重的是,常會被外界的事物所吸引,而偏離主軸。比如原本在寫作,因為要用的某個成語不太確定,上網搜尋了一下,搜尋結果裡有個有趣的詞條,於是就被吸引點了進去。然後有被另一條引發興趣,又跳過去看,等到驚覺時往往已經偏離寫作一兩個小時了。而平時慣性的胡思亂想和做白日夢,那更是占用我更多的寶貴時間,可是卻很少發現到自己的這個大毛病。

自從深刻地體會到「注意力就是我」、「注意力就是愛」、「注意力就是在」、「注意力就是靈魂」時,不禁打個冷顫。我的生命中有數不清的時刻,都不明不白的消逝了。那些時間,我的注意力不在當下,那些時候,我只是拖著自己的屍體在走,哪些日子,我並沒有真正的活著。

為了保持清醒,為了能夠真正的活著,我必須做些什麼,不能再讓自己進入沉睡。於是我接下大量的工作四處開課,不但沒有假日,甚至只剩交通時間可以休息,即使如此我也在所不惜。因為在工作坊中我必須帶著高度的「注意力」,這是強迫我自己脫離昏睡的最佳方法,因為我會懶,如果不靠外力,逼迫我帶著注意力,我肯定是兩天捕魚三天曬網成效有限。

經過三四年如此密集的鍛鍊,我的注意力的確有所提升,有段期間每天可以連續寫上七八個小時的書法,或練上幾小時的鋼琴,聽上幾個小時的易經。有時不免會感嘆,年輕時如果懂得這個道理就好了,就不會像現在經常處在書到用時方恨少的窘境,唉!真的是事非經過不知難啊!

要能覺醒擁有注意力難,要保持注意力更難,而要持續不斷地維持注意力尤其難。就是因為深切的知道箇中困難,所以我需要也更願意精進的自我鍛鍊。

而在這幾年下來果真讓我嚐到了些許甜頭,帶著注意力去進行每一件事的感覺真好,清楚地去經驗、源源不斷的創意、彭湃的精力、興趣的擴展,敏銳度的增加…….整個人覺得活生生的,生命還在不斷的快速成長中,完全不知老之將至。好多事情正在做,更多事情等著做,還有非常多的事情很想做。

既然存在給我有如此多的事情需要做,而且每一樣都需要高度的注意力,每一件都需要很多時間去完成,那麼能夠讓我活到五百歲嗎?


覺醒(Aufgewacht)/海寧格

「你終於覺醒了嗎?」對什麽覺醒?覺醒之前你又在哪?在別處?還是與你自己同在?

盡管我們知道自己身在何處,卻並非時時覺醒。我們到底在哪?我們在這裡,卻沒有真正的在此時此地。

只有真正在此時此地的人,才是覺醒的,沒有什麽會讓他分心。如果他分心了,沒有全心貫注,他會在哪?心有旁騖,他便在其中昏睡。他睡在一個大夢裡,那些不存在的、不切實的都仿佛是真,他在夢裡看著它們,就像真的一樣。若他果然當真,那就是依然沒有覺醒。

內在的旅途上,盡管我們常常閉上眼睛,但仍然保持清醒。我們從內在覺知到此時此地,全然地覺醒於,當下所發生的一切。

覺醒,我們才能如實照見;覺醒,我們才能如是看待自己;覺醒,我們才能看見什麽是合宜的;覺醒,我們才能看見什麽是有助益的;覺醒,我們才能看見接下來發生的事物,真實的因果。

因為覺醒,我們看見已經過去的將永遠過去;因為覺醒,我們看見未來有什麽,以及會有什麽樣的未來;因為覺醒,我們知道自己活著,活在當下;因為覺醒,我們為生命感到喜悅;因為覺醒,我們如實地接納一切。
因為覺醒,我們如實地看待其他的人,也如實地愛他們。覺醒,就是愛。


轉貼上海方圓在<簡書>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5/03

「注意力」這個詞進入我的視野,完全是因為林老師。因為從5年前第一次上老師的課開始,他就在用各種方法不斷地教導、演示、引領體驗、鍛煉我的注意力。讓我知道,原來注意力這個東西是那麽神奇,它不僅有長度,還有廣度和深度。

而在之前我多年的受教育過程中,只是訓練了其中很小的一方面,所謂的「集中注意力」。兩者相較,品質高下立現。怎麽說呢?就好像曾經我所被訓練的「注意力」,是手持打火機在黑夜中行走,只能短暫且僅限於照亮眼前的一點點範圍;而老師教導的注意力,更像是手術台上的無影燈,UPS持續供電的明亮,並且可以很大程度上讓陰影處隱藏的事物顯現出來,被看見。

在老師的課堂上,這種受訓練的注意力比較容易明顯而直觀:當學習一支新的舞蹈,未受訓練的注意力可能只能模糊看到老師幾個片段的動作。一段時間之後,可以看出更多的動作以及動作之間的順序。加入數拍子之後的注意力,能比較清楚地看到動作與音樂節奏(時間)的關系,以及更多動作本身的細節。

而只有當收回視覺,把注意力投注在自己身上時,才會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參與動作的關系,以及相應產生的念頭、情緒等等。這時其實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開始」跳舞!

我記憶最深刻的一次,是在第三次學習第一必修的課堂上。是的,第三次!當時我對這支舞的動作已經完全熟悉,因此更多的注意力可以放在自己身上。

當帶著老師要求的動作品質,在某個時刻恰好做出某個動作時,我的心門突然就被那個節拍「鐺」地一下撞開了一條縫,然後音樂旋律一下子流淌進入我的身體。沒錯,我在時隔兩年多第三次學習這支舞時,才第一次真正「聽見」了它的旋律!而之前則只是像小和尚敲木魚一樣,心里僅存著它的節奏拍子。雖然旋律我已經很熟悉,並且可以哼唱出來。動作也能毫無困難地全部做出來。但之前那個旋律卻永遠只像是商場購物時的背景音樂,仿佛跟我沒有絲毫關系。完全不是此刻,我整個人「浸泡」在旋律中的這種感覺。

我正驚詫於這種不同的感受時,一份前所未有的細膩情感開始從我的內在升起。那是一種無法言表的全新的感動,並不來自於我的任何預設或已有的體驗。它升起於無形的某個空間,好像也並不需要任何外在理由,但它帶給我的那種感動是那麽的純粹與滿足,就那麽坦然而神秘地徹底震撼了我。那個片刻,我突然看到我的身體並不由我的頭腦控制,而是自動地配合著那個旋律在運作,而每一個節拍都像是以我的身體撞擊產生的。

我與音樂的關系,就像隨風的柳條,像順水的落葉,和諧而自然。我的頭腦一反常態的沒有喧鬧,心中是滿滿的幸福。這太反常了!而當我的頭腦突然陷入對這個現象的思考時,這份美妙的和諧卻瞬間消失了。我又重新陷入手忙腳亂的「機器人舞蹈」中……那次課上短暫的關於更高注意力的品嘗,讓我之後的日子回味良久。並成為在遇到困難時鼓勵我記得保持注意力的很大動力。

其實說來慚愧,現在我的注意力也沒有進步太明顯,反而越來越多地看到自己時常處於無意識的「昏睡」中,被自己的機械性反應搞得哭笑不得。現在的我最大的改變是可以比較坦然了,可以接受自己做不到,接受自己容易因惰性而中斷。

唯一不敢忘的,是繼續鍛煉自己的信心和意願。這就不得不說,老師的「記得喝水」和「易學正坐」,實在是兩個日常生活中特別實用且「便宜」的練習注意力的方法,我使用至今,獲益頗多。每每想起,心中就會再次浮現對老師的無限感激之情。

真心希望更多的夥伴都能使用這兩個工具,讓自己體會「清醒生活」的幸福與愉悅!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