衷心(0036) / 心音: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心音: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每當我和自己的內心深深連結的時候,往往會感覺到,在冥冥之中似乎還有一個未知且遙遠的心也聯繫著。祂帶給我一種祝福與安心的感受,讓我每次在面臨困難或找不到出路的時候,能夠穩定下來,暫停行動反身自省,釐清自己的衷心,然後確認方向再繼續緩步向前。道路總是迂迂迴迴,進三步退兩步的,而內在的衷心和遙遠的呼喚,總是能讓我安步當車,關關難過關關過。

因緣際會自己開始成立工作室開班授課,Misherr 為了愛,她決定拋下高薪來幫我招生,助我能夠在這條未知的道路上走得順遂。可是第一次的討論我們就鬧翻了,因為我堅持一個條件:「絕對不可以主動打電話找人來上課」。她非常生氣,說如果不能打電話,那她怎麼幫我招生?而我也非常的拗,堅持這是絕對不可跨越的紅線。在激烈的溝通無效之下,Misherr 終於放棄了,我們的合作就這樣不歡而散,十多年後我們才一起工作到現在。當時我的內心帶著一個信念,學員是因為覺得我這個人的質量好,而主動願意來和我學習,而不是我們主動去拉人來上課。所以我們只會發信件,而不會主動打電話去說服人,完全採取被動的方式在招生。而且我深信如果我不適合走這條路,那麼冥冥中的那股力量一定不會讓我走下去,而我必會走回上班族之路。還好在經歷過無人來參加的課堂,經常招生不足的窘境,眼看走投無路了,終究沒有餓死或改途,當年的初心和遙遠的連結,以及Misherr的無悔支持伴我一路到今。

我會這麼做是和朋友的一次意外交談有關,那時候每個星期我們都會去真善美企管公司上課,有一回我打開落地的大玻璃門出去上廁所,再回來公司關好門時,一樣是學員的江正與郁晴夫妻叫住了我。然後問說:「每周我們都特別坐在櫃台這裡觀察來來往往的人們,每個人都是推著門進,推著門出。已經看了好幾個禮拜了,發現只有你是拉著門進、拉著門出。你為什麼這樣做?」我說:「用推的如果外面有人,可能會被門撞到,所以我都是用拉的,讓門朝自己的方向開啟,這樣就可以避免撞到人了。」而且我認為用推的比較粗暴,用拉的比較溫和優雅,只是我沒說出來。

因此我決意用溫和而且優雅的方式來對待人和這個世界,招生也是如此。當然困難度會很高,必須把自己好好地打造成優良產品以產生足夠的吸引力才行。但我並沒有太擔心,因為我沒有要做大事業,或擁有很高的影響力,只要收入足以生活,能夠在這條心靈成長的道路上順利走下去就滿足了。如果自己的品質不夠好,無人青睞,那我也無話可說,學藝不精品質堪慮怨不了人,只能乖乖地回去重找工作,專心當個上班族了。

我始終沒有忘記初心,每當面臨困境或抉擇時,我必會詢問自己的內心,我要的是甚麼?怎麼做可以滋潤我的靈魂?然後等待。一段時間之後,似乎是從那遙遠的地方會給我的心一個回應,然後我照著我的內心的聲音去做,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衷心(Innig)/海寧格

「衷心」就是內心,而「由衷的連結」也發自內心,從內在通往內在,彼此交流。我們的內在是什麽?是我們的靈魂和我們的心。由衷的連結也就是從靈到靈,從心到心。

那是什麽樣的靈?什麽樣的心?是我們的靈,是我們的心嗎?或是,那是一個共有的心靈,一個共有的心?這心靈是否超越了我,也超越了你?那是不是有一個更偉大的心,凌駕你我的心?

我們從何由衷?從我們的內在還是外在?或是從一個可以涵蓋兩者的層面之中?

我們彼此由衷連結的同時,卻也和另一方遙遙相繫——我們彼岸的另一方。於是,我們既緊密 又相距遙遠,但總保持一顆深切關注的心。我們由衷地處在某種一致性裡頭,同彼岸的另一方,所以我們由衷地感到平安。

那麽,內在之旅上會發生什麽事呢?我們安處於內在,卻也於自身之外的另一方——遙遠而相繫。


轉貼瀋陽歐醬娜在<微信>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30

老師的文章今天也很啟发我,常常自己走著走著就忘記了初心,也感覺不到了生活的美好。迷惘當前,不知如何選擇的時候,原來可以問問自己,是什麽滋養我?停下來朝內看看,哪怕當下沒有回應,等等過後會在不知道什麽地方就收到了回應。這個回應通常的感受是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轉貼北京YY在<微信>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30

在導師招生上我一直特別認林老師的做法,這個好像也是我的一種執念,越是看著層出不窮的新營銷手段,越是覺得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手段,但我覺察到我內心的撕裂感,我想這也是源自我內心還沒有真正明白我所要的吧。


轉貼南寧冼智敏在<微信>對本文的回應  2020/04/30

一直很感恩遇見過林世儒老師,並跟隨他學習多年,所習得的品質一直很受用。這篇文章與我很有共鳴,我對於教學這件事,也有著不可逾越的原則,所幸我也沒有想要謀取暴利,能繼續生活繼續修行就已滿足。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