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進神秘的未知 (0107) / 林世儒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一種認為今生的一切都是命中註定,所以完全接受命運的安排,只是過得不順遂時會抱怨為何是我?另一種則認為自己可以改變命運,透過努力可以改善自己目前的狀態與處境,相信未來一定會更好。而這類的人還可粗分兩種,一種致力於所謂世俗的成功,讓自己更有名、有錢、或有勢,改善物質生活,過得更加體面與受人敬仰。另一種則朝向相反的方向,讓自己更具有接納、包容、與愛的能力,更覺知並更能處在當下,追求著內心的平靜與祥和,提升自己內在的精神生活。但不管是哪一種人,要改變與提升自己都很不容易。

根據葛吉夫大師的觀點,人類處在宇宙的邊緣位置,我們受到三律、七律、因果、偶然…48種的律則所影響,因此所有的調整與改變都會十分困難,所以有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而即使非常努力也不一定會成功的說法,而事實也是如此。所謂的心靈成長或蛻變,就是要減少這些律則對我們所造成的束縛與影響,我們所受到的束縛與影響越少,我們就越覺得自由,我們想要達成的事情也就越有可能成功。

對於剛接觸「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學員,我最關心的不是他們多快能把動作組合起來,也不在意團體跳得多整齊、多精準與多優美,我最在意的是學員們何時能擺脫「內在顧慮」的影響,因為它消耗掉我們絕大部的能量,總是在內耗中虛度光陰,所以我們很難進步,無法改變與成長。如果不能去除這個大漏洞,再多的努力和學習,恐怕都無濟於事。

什麼是「內在顧慮」?簡單的說就太在意別人。它是指我們總是覺得:別人對我們不夠重視,對我們不夠好,老是欺騙我……,還有擔心別人會說我、譏笑我、評論我、貶低我、不尊重我……,我希望帶給人正面的形象、我努力的表現自己是好的、是有價值的、是極為特殊的……,為了贏得別人的讚譽,我不惜調整與改變自己的真實需求,甚至委屈自己去取悅別人。為此我們經常因頭腦裡的內戰感到筋疲力竭,其結果是最終一事無成。

每當進入舞蹈動作的組合時情況就特別明顯,遇到困難動作無法順利完成,新人往往會開始傻笑、搔頭、推眼鏡、東張西望、或動彈不得。在這「照妖鏡」之下,一向不為人知的「內在顧慮」透過各種形式呈現了出來,無法接受自己實相的人馬上就逃之夭夭,顧不了什麼成長與蛻變,趕快去換個讓自己覺得安全與愉快的法門。但其實這是最寶貴的片刻,唯有我們看清自己的實際狀態,明白自己的不足,才能對症下藥,才有可能獲得真正的改變與成長,所以看到自己當下的笨拙與愚蠢是個祝福,因為這是生命成長與蛻變的真正開始。

在課堂中我們用「觀卦」的六種觀法來看清自己,用「坤卦」來接納和允許自己當下的不足,並去除沒必要的反應、念頭、情緒、和感受,改用洽當的方式來面對與穿越。也就是老子三寶中的「慈與儉」的實際應用。三十年來有太多哭著要回家的同學,被我好言相勸勉強留下來繼續學習之後,透過「觀坤慈儉」這四個方法,除了順利的把舞跳了出來,更重要的是改變了他們的生命的態度與品質,不再受到自我批判、自我否定、以及太在意別人眼光之苦。

「神聖舞蹈」是個犀利的完美工具,透過它我們可以看到自己的實相,透過它我們可以去除許多無意識且有害的慣性,透過它可以提升我的的生命品質與滋潤靈魂,但最重要的前提是要能去除「內在顧慮」,不然舞跳得再好、再精準、再優美也是白搭,因為舞者的本質沒有改變,面對生命的態度和方式沒有調整,那就失去了學習「神聖舞蹈」的意義了。

我心中開始有個願望,推出一個兩天或三天的工作坊,透過神聖舞蹈的實際練習去看清自己,然後經由理論的解說,了解如何藉著「觀坤慈儉」一一破除「內在顧慮」所產生的心賊,而能真正的停止頭腦、身體、和情感之間的爭鬥與內耗,偕同一致的為自己真正的願望和需要服務。這樣無論事後是否繼續透過「神聖舞蹈」持續精進自己,或是改換其他法門,都能有事半功倍之效。

我最關心的始終不是舞蹈而是舞者。舞者能不能去除「內在顧慮」,能不屏除內外在的干擾「不受影響」,能不能把注意力持續放在自己決定的地方,這些才是我教學的目標。沒有人就沒有舞蹈、沒有人就呈現不出神聖,我期盼和朋友們透過「神聖舞蹈」一路舞向自己的實相,舞出生命的神聖,舞進神秘的未知。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