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生命的春天約會 /施崢 (珠海)


2014年的秋天與「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的相遇,只能說是冥冥中的安排,我在完全不知道要上的課是什麼內容,只是憑著信任和我一起去的老師,以及心動的感覺,這是我第一次以這樣的方式去上一個課程,沒有對課程老師的任何了解,從沒聽說過這個課程,頭腦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完全沒有常規選課程的步驟,聽說課程—了解老師和課程內容—打聽課程效果,所有關於頭腦的過程完全忽略的一次上課的經歷(從此以後我選課都用這種跟著心的感覺選擇的方式)。

當我去到上海的課堂,隨著課程的進行,感覺到平時生活中意識不到的內心深層的情緒,一直被我忽略的一個自己漸漸的冒上來,課程最後一個下午,我慣常的頭痛又來了,我知道她是一個提醒,但不知道是什麼,我只能躺在教室裡,爲了不影響同學上課,自己躺到教室的邊上,高老師幫我鋪好墊子讓我舒服的躺在按摩的墊上,林老師在帶課的間隙輕輕的在我的雙腿的雙臂之間各放一個墊子,讓側睡的我呼吸更舒暢,課間我閃現一個念頭「我回來了」隨著我說出這句話,眼淚就像開了閘一樣流出來。

老師與主辦方陪伴著我,在又開始上課的時候,林老師溫柔的說:「你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做按摩,不管是按摩還是被按摩都可以,這會對你有幫助。」我選擇被按,整個過程中我持續流著淚,被來自主辦方有按摩經驗的同學細心照顧著身體,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按摩完後我擦著眼淚輕鬆下來,頭痛開始緩解了,忽然意識到,我的父母來自於文革受害者的家庭,因家庭成份不好一直遠離家鄉上海,我在這樣的家庭長大從小身心浸潤其中,小時候間中曾和在上海的奶奶、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家族中的哀傷情緒以及心的嚮往,孩子的身心是感知到的,心其實一直在上海,而我的身卻一直不在家鄉,那一刻我有了心回到家,身心合一的喜悅。

這次上課隨心而選,一切都安排的如此巧妙,地點,心嚮往之地(頭腦不知道);人物,就像家鄉親人那樣的溫柔;按摩方式,猶如江南的細膩而踏實的在;第一次感受到不干預只有愛的場域下,身心自動的復原的過程,這就是林世儒老師說的「春來草自青」吧。

有了第一次的收穫,就有了「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的復訓,因爲上次自己的狀況,沒有跟上課程,復訓前我只是想把手法學熟練一些。再次來到林老師高老師的課堂,沒想到的收穫一個個在我的身上發生著。

愛其實一直都在

第二天早上,「祈禱靜心」,拜下去的時候頭有點暈,趴著休息時五味雜呈,翻了個身,感到委屈又有感恩,結束的時候想起對於林老師和高老師,好像自己不能坐在林老師身邊,走去坐在他身邊,感到有一些害怕。

接下來的按摩中,當我爲夥伴服務完自己也進入深深的寧靜,做到一邊,突然冒出個念頭,好想爲父親這樣的按摩,眼淚就下來了。我愛著我的爸爸,在我小時候每每能撥動我心旋的就是父親,是我兒時僅有的情感記憶,這幾年的經歷,我走上了心靈成長的路,當我遇到生活的岔路口的時候,因爲不能理解,得不到爸爸心理上的支持,我感到很委屈,那時自己走得這麼艱難多想得到爸爸的肯定。

遇到林老師第一個感覺是氣質和爸爸好像,以爲自己知道這一點,沒當回事,昨天發現自己嚴重投射了父親,愛父親又怕他的不理解,因爲愛不允許自己有怨,完全感受不到有埋怨的存在,一直壓抑著自己,又總想做給爸爸看我有多好,這個內在的自己這次終於可以被看到了。

在林老師高老師溫暖的場域,草兒開始冒出來了,隨著情感的流動,眼淚帶走了心中的壓抑,下課走去擁抱林老師,感受到濃濃的父愛,其實父母真的不容易,看著孩子生活中遇到了狀況,看著孩子在做一件他們認爲錯的事情,看著孩子過得艱難,心裡很著急,同時他們又知道要做到不干涉孩子的家庭生活,盡著自己的努力希望能做些什麼,其實當時父母比我更煎熬。他們和我生活在不同的時代,無法理解是自然的事情,說說好像都知道的道理,有情緒擋著其實之前沒有真正看到這一點,現在開始接受他們是這樣的,也接受自己和爸爸不一樣,接受他們用他們的方式愛我,也接受自己有和他們不一樣的方式獲得幸福。愛其實一直都在。療愈的過程在「易學按摩」回歸內在的課堂上,在按摩的手指間悄悄的發生了。

在按摩中與愛相遇

在靜心的隨意舞動環節,身體忽然開始要旋轉,感到自己能不斷地轉下去,就會有恐懼讓自己停下來,深深的悲傷壓在胃裡,無法表達,身體無法接受的乾嘔,想要把它吐出來,當能夠發出聲音開始哭泣的時候,乾嘔的感覺消失了,身體繼續的抖動,要把這悲傷放出來,悽美的愛情故事中那個美麗而善舞的女人,因爲動人的舞姿而給心愛的人帶來了不幸,「我愛他,卻害了他」。那一世只能把哀傷深深的埋在心裡,經歷中的信念伴隨著靈魂來到此生,生活中,不能展現自己,不敢把愛給出去。

面對今生最愛的兩個男人,總有著愧疚之心,脾胃一直不好,這麼多的害怕,對自己的苛責,施與受的靜心中,施得小心翼翼,受中有一份隱隱的愧疚與渴望。看到此生種種遭遇的源頭,生活中的發生全對上了。之前家排中排出了兩個前世,感受到情緒,知道在那世丟掉了自己,只知道與現在的生活有些相關,但又不知是怎樣的,這次是全身心的知道了,身體把細胞記憶的深層壓抑釋放出來,林老師陪伴著我度過恐懼,帶我回到當下,溫和的告訴我:「不要再鞭打自己了,過去的已經過去,以後可以好好地去愛。」

懂得了自己,之前一直生活在過去,此刻才真正可以把過去放下,清清楚楚的讓自己回到當下,知道要怎麼好好地愛自己,同時把愛送出去。老師說:「快去照鏡子看看。」快點跑去,鏡中面容的曲線都變得年輕,面色紅潤,兩眼變得明亮動人。之後的每次按摩練習中與每一位夥伴心貼著心,服務的時候收穫愛與內心的平靜,接受服務的時候收穫著感恩。感恩林老師高老師給予這春天般的場域,生命自然朝向勃勃生機,把心帶回到當下,與愛不期而遇。

這次課後,我有一次在療愈工作坊做助教,腰部沒有外在原因的出現了狀況,疼得不能扭動,平時只能小心地走路,腰用不上力,在心理學上我知道與支持的感覺有關,也就是做自己的內在父母的力量不夠,當我爲朋友做完一次「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後困擾我幾天的腰開始有了力量,痛的狀況消失了。

後來又有一次因情緒引起了重感冒,(其實我們生活中許多的病痛都是由情緒引起的,只是我們沒在意)鼻塞清水不涕源源不斷,隱約覺得「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裡學到的「神聖舞蹈」可以幫我,於是開始跳了15分鐘,舞蹈的過程中鼻水止住了,停下一會兒就開始流,因時間關係之前約好的一個「養生主按摩」的個案,只得赴約,個案前有擔心自己的狀態影響做事,又跳了半小時的「神聖舞蹈」。

沒有了鼻涕,鼻子還堵著,等我把按摩做完,發現一切症狀完全消失了。之前還和蘑菇妹紙說:重傷風了,先不約個案了,此時我馬上告知:繼續約吧。我發現對於身和心容易陷入狀況較爲敏感的人,情緒容易被過去牽扯,頭腦喜愛胡思亂想未來的親們,林世儒老師教的東東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回到當下,不被過去和未來糾纏,做自己的內在父母,拿回自身成長的力量。

回到南方,我開始給一些朋友按摩下面是接受按摩後大家的反聵,讓我驚嘆每個生命都是這麼不同。

1、躺下時眉頭緊鎖,(平時常常是這樣的表情)她剛開始按摩電話就響起,孩子在學校身體不適,接完電話繼續,按到一半睡著了,表情放鬆下來,嘴巴出現吮吸的動作,接著是一個甜美的微笑,仿佛回到媽媽的懷抱,稍後發出均勻的鼾聲,直到做完把她叫醒。

2、按摩時出來很多畫面,有一個孩子的、有與自己女兒溫馨的,有在無人校園裡孤獨的等等都會很快過,到後面感到沉靜下來。

3、像涓涓細流緩緩流經每一寸肌膚,卻又一下一下深入骨髓,穿越心靈,穿透靈魂,滋養著我。什麼都不用想,只要將自己放空,完完全全的將自己交還給本原,交給她。她是按摩師,也是陪伴者,整個過程中,每一次將手放在我的手心,都能感受到支持的力量,滿滿的,都是愛。

我的所有不舒服不愉快她都能感受,有趣的是,她漏掉沒按的部位,正是按了會痛的部位(自己都不知道),而這事先並沒有溝通過。

一位讓我驚喜的老師,一次讓我驚喜的體驗。

4、 柔和的音樂,柔軟的掌心傳遞來的溫暖,不知不覺睡著了,仿佛媽媽小時候的撫摸,輕柔的肢體的觸碰,被關懷的感覺滋養著內心和身體,伴隨著呼吸而來的拉伸和按壓,恰到好處,如春風拂面,如細雨潤物,感覺到滿滿的愛護,非常不錯的心靈按摩。

5、 今天與人有衝突,有話說不出,養生主按摩後半程睡著了,喉輪處抖動不已,以前按摩從來沒有睡著過,看到三個畫面a.樹林裡有陽光照下來。B.陽光照著的樹林有人在彈琴。c.寺廟裡有悠揚的鈴聲。

6、 之前在催眠中呈現的畫面一直都是黑白的,死氣沉沉的,一次養生主按摩下來,過程中看到彩色的畫面,雖然還有些雲,但天是藍的,還有美麗的鬱金香花在開放。

7、 進入到一種很深的寧靜的狀態(此生只有兩次,這是其中一次)。

8、 從小缺少親人之間的撫摸,按摩後回家主動放鬆而且用心的抱了老公,得到了之前一直想要,而沒有得到的老公的回應。

「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最近做得多了以後真正體會了雙修的效果,雖然我給她人按摩,自己的收穫確是更大,看到自己使用身體的方式,慢慢學習放鬆使用和疼愛自己的身體。每一次的按摩自己能夠進入一個深深的寧靜的狀態,就好像自己的生命之樹的根系一次次的向大地延伸,在每一次的情緒風暴中,越來越不容易被帶走,與小我的分離變得容易,做事行動力變強,內心越來越定和有力量。與「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的相遇、相識與相知,讓我感嘆生命的奇妙,一切都無聲中發生著,一次次迎來生命的春天,心是那麼的踏實與充滿感恩!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2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